还是因为爱

是梨芸约我来聚餐的。这小女子最近总是心神不定,焦虑也如抬机动游戏般不稳当,一会晴一会阴的让人难以捉摸,我也不敢答道,恐怕哪句话不悦大马她不伤心,她是类似于的林妹妹,太极端。
  
  不明白过了多久,她双脚牛说道:“我爱上一个女孩,很爱很心事。”我得出结论静听的双手,我告诉他这句话只是个引子,后边乃是正文了。
  
  她说道她爱上了一个女孩,一个很出色的男人,长得好,工作好,脾气好,贫穷好,幸运的是那男人也爱上她了,陌生人对她为难心地善良,养育倍加,让她这个大龄剩女关键时刻回忆起温暖俩同音。那段时间是她最惊喜的人生了,他们频频一夜情甚至一起出游,她说是总长这么大除了家人还从没有人对她这么好过,这些让她很风骨,他们甚至已经开始重新考虑不知僵持的幼儿了,一切都如正常的真爱般爱情着。
  
  却不料半路杀出一个升官来,他单位里分来一位年轻靓丽的妈妈,和他坐旁,不仅坐着旁,而且对他一见钟情,九○后妈妈敢作敢当,干脆利落地对他未公开和好,他对男孩说道自己有爱人了,而且就快再婚了,男人俊俏地笑,然后说是:“不是还没珠吗?无法结就有公平竞争的机会。”女孩是个好斗脾性的人,又想到是朋友不好说出让人沮丧的话来,于是只有躲藏在,但却躲藏不过,那女孩不仅上班时间对他痴缠,就是八小时外也不松懈,电邮短讯像密集型的武器一般击向他,那些甜言蜜语,那些体贴卖萌,让女人时常无奈地苦笑,香芸的情却一点点乱紧紧,她很只想让女人对妈妈疾言厉色地说些丢脸的话破了男人的痴心妄想,但男人却只好,女孩只说我的心里只有你,别人做的都是无用功,你要确信我,更要深信你自己。
  
  香芸却渐渐地不确信自己了,她更为讨厌胡思乱想,她时常拿女孩和自己比较,比来比去就灰心,她无法人家年青,没有人家帅气,并未人家则会体贴,总之,她什么都不如人家,难怪男人不想念断然地拒绝接受人家,说不定心里还很尽情呢。
  
  因为女孩,香芸和女人们之间有了无形的磨擦,女孩自觉问心无愧,他却不懂女孩的执著,女孩天生善妒,何况陌生人和小女孩每天都要在一起上下班,何况他们坐下那么多达,何况男孩反击那么凌厉,天啊,想来这些香芸的情都要沉到深渊去了,说实话,她是真的不想念这段爱情,但她却还是决定淡出了,她是个傲气的人,从小就不屑于和绝,何况男人对男孩的立场这样纠结不明。于是她不再接他的对讲机,不回去他的电子邮件,陌生人懵了,不知道她怎么会这样,于是去她家里和单位去找,她便想方设法地躲——躲起来泣。
  
  那天,一位熟人给她送来电话号码,说女人出车祸了,她吓讥讽了,一连声问道他现在在哪儿?受伤了并未?去医院了没有……好友赶紧忍不住她却说已经送给病房了,伤势不重,只是大腿轻微的膝盖。
  
  她悬挂了对讲机就往病房奔,直到认出躺在病床上的他真的只是中弹,她提溜到嘴唇口的那颗心才算重归原地,屈辱感却像潮水般涌上心头,忍者了又鬼还是哭了个稀里哗啦。他什么都没问道,只是张开手臂紧紧地握住她不撒手,就如抱住失而复得的宝贝。
  
  我笑着回答:“和好了?”
  
  她低头,微笑却黑了,有一点难为情地为自己的去而复返反驳道:“主要是他伤势了,这时候返回他实在太不说情义,所以……”
  
  我深深地看住她,轻轻地问:“还是因为爱吧?”
  
  她怔住,脸上越发地红,然后低下头说道:“嗯!”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