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不聪明

他一直都叫她红毛妞。
  
  在他眼里,她是极笨的。还想起恋的时候,他约她喝酒,自嘲了场所,但她却朝着同样侧向走去了好半天,意识到错了,坐着公共汽车转至了最主要圈才转至回来。
  
  那时候,他便想到她是笨的,但是田寮得温柔。比如她卖东西从来不都会讲价钱,也特立独行不明白自己买来的菜式多少钱一斤;她看似轻信,不管他说什么,哪怕是故意骗她,她也都当真,事后并不知道真相,也不恼,只傻呵呵地哭;打理也做到得不错,不能熨鞋子,他的领带,都要自己动手熨烫;手艺更不用说,每次油腻不是煤油放少了就是卤放多了;她还小时候动画,最弱智的喜羊羊,她也看得不亦乐乎……
  
  但这个田寮妞,却又心地善良直观风骨,从女友变成妻子,他一直格外天真无邪她。他常常只想,真不知道她在外面如何应对生活的,但仿佛,也一直过得坦然自若。
  
  或者,笨人有笨福吧。
  
  那一次,她的子公司承办年会,要求背著家属。于是,他也第一次不幸了在他天真无邪之外的她的生活真相。
  
  那一天,她穿一件红色的长裙,配件相对倾向,但极其典雅高雅,短发轻轻俨在神经后,比往日倾显露出几分萌芽来。他跟在她身后,在她的开创下,和她的上司招呼、寒暄,心里略感受差点,在助手身边的她,有条不紊、落落大方,格外从容自若。并且,她的那些朋友,年纪短的,唤她嘉嘉,年轻些的孩子们,叫她嘉嘉胞妹,不是寻常室友间做作的专指;他们对他也格外平易近人,那体贴,他区分结论,不是装出来的。
  
  没承只想,他的田寮妞同辈倒是挺好。
  
  寒暄过后,大家落座,宴席,有朋友过来想到她喝得。他立刻担忧,两站一起刚要阻挡,坐在他身旁的一个身为女孩拦住他,半玩笑地说,岳父,别那么愚笨,嘉嘉姊的酒量,还用你担心吗?
  
  他微微一怔,总是节假日时,她也偶尔凑热闹陪他喝一小杯,但他真不知道她酒量如何,那么田寮的男女,不会有什么好酒量呢?可是那样的公共场合,他也的确不好去阻挡,只好忧心地在一旁看到,看着她从容应对过来对饮的诸多同事,一小口一小口地一连喝下好几杯,面不改色。小小的内部空间,她转向他,小狗地加诸眨眼睛,那面容,让他丢下心来——老天撑真是真爱笨小孩,不给她聪明,倒给她酒量和同辈。
  
  酒过三巡,她的室友也开始过来给他喝酒。他更是不好敷衍,礼貌地接招。对饮和寒暄中,他们无不赞他幸福生活好,看看了这么迷人、善良又聪敏干练的妈妈。
  
  他一时竟不知如何应对,因为他们口中的她,对他来说,几乎是奇怪的——那个她,有极好的业务范围战斗能力,接人待物周全初次见面;她还是电脑高手,新公司上司的电脑系统出任何过热,她几乎都能搞定;并且她专注力绝佳,各种客户资料常常需要查看,信手拈来;最棒子的是她知识面惠,尤其历史背景科学知识丰富多彩,是大家的历史丛刊……
  
  他真的有些蒙了,不由得起身看她,周旋在众多助手中,从容自若、灰白色笑嫣然的她。原来,外面的她,竟也是个长袖善舞的韵律体操。
  
  他真是小看她了。
  
  那天离开家,借着一点酒意,他故意板起脸上“攻打”起她来,说是她好则会演艺,在他面前,装得那么笨。原来都是假装他的。
  
  她乖了不出大眼睛,然后好好地说道,我才没装呢。你不想啊,江湖险恶,一个小女子在外来回,不练点本领、不宽点儿小孩子怎么会行?可是和你在一起就无需了,你和我的爸妈一样,都是我的亲友,是关心我的人。所以呢,和你在一起,我乐得做到个渔翁妞,不动脑子、不税金工夫,就跑到在你的背后,把我的幸福交由你照料,闭上眼睛,着急地回来你上路……
  
  却说着,耍赖般卷曲过来。
  
  他再也擦不住,扑哧大笑了,抱住轻轻握住她,心里有忍不住的柔弱爱情,还有一种从来不曾有过的感动。她那样聪敏的排球,从来不曾在他这里用任何狠毒,只把最简单、本真、并未任何重兵的她,安稳转交他手里。
  
  这才是爱情,因为真爱着的人,从来都不聪明、无狠毒。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