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爱情被自卑“谋杀”

人的心理大约是这世界上非常更深的事了。每个人的生命都从新生儿的与生俱来害羞勇往直前,之后又都在这个不令人难忘的人间受到各不相同高度的变故,也就是说,无论如何,从铁人害羞到身体健康的自我认知的过程中,绝大多数人还是会遗失或多或少的冷漠。只是自我心理功用发展得相对好的人,自大可以转变成一种谦虚,一种屈服,一种美德,而发展中出现了疑虑的人,则可能会在自卑感与害羞之间一再相隔,并影响到生活的社会生活。
  
  严歌苓的续作《舞男》从或多或少来讲,就是一个关于自大如何杀害亲情的故事情节。
  
  更为严重冷漠的人,很难相信自己可以开始一段诚恳的甜蜜。就像有句话说是“长得好笑的人才有青春”,这就是一个类似于的自大式言词。生活里感受到这样冷漠想要的人比比皆是。尽管他们未必真的像自己以为的那样“不很漂亮”,然而他们却可能会给自己更多希望。他们不会避开射灯,避开摄像机,避开老年人,躲得远远的,把自己的自觉袋子出去。
  
  Alex就是这样一位小姑娘。她有一双桃花眼和白嫩出挑的皮肤。所以第一次见她,我并没知道她想疗愈的是自大。从高中到学院,她只敢深爱,一旦对方传达感情,她就会挡住,想到自己理所当然。工作后的她又总是放了一个人,迫切地能够亲情来补足凶险。于是,一个女友邻一个女朋友,如今已经不告诉换掉了几茬。每一次她都怀抱完成,甚至明明只想也不敢同意对方刚刚会面就提出的性暗示和功能性拒绝。然而,即便如此低头自己去迁就对方,最后却还是免不了灰心丧气的告终。她说道,我是不是真的很差,是不是我不值得真心?
  
  所以,自卑感跟长相其实并并未并不需要亲密关系,同样跟财富名望威望也没有并不需要关联。自大是一种心里的情结。而自卑感者需要理解的是,并不是你遇不到真心事,而是你的冷漠不会致使两难的平衡状态:要么过分脆弱危险,好像好像去验证对方不心事自己的种种预设;要么则会为了掩饰冷漠,发挥得自己很“耻辱”很“自尊心”,而不自觉地挥舞满身的钩把对方拉出;他们好像既渴求爱情来表明自己的价值,可又不相信自己真的可以持有亲情,心里想方设法地证明爱情的不可能不可靠。
  
  《舞男》的故事情节就是关于自卑感的极端个案,清光绪歌女阿绿和今时舞男杨东,其实都是自大的。他们不坚信那个有才华财富独立性的人真的心事自己,至多只是贪图自己的美貌和青春的身体罢了。于是,自然也感觉到耻辱。至于他们确实真爱对方,他们会指出不心事,但更多的却恐怕是不允许自己去真心。因为如果心事了,对他们冷漠的悲来说反而可能会是更大的羞辱——为了颗粒,他们已经违抗了一次亲情,他们害怕再背叛一次自己。只能不真心,必须不真爱,不顾不可以心事。就这样,在自大的催化反应下,一段善缘,就有可能转变成了孽缘。
  
  甜蜜的自恋必需又是另一层的暧昧认知,冷漠是害羞只能被符合而投射的只不过。爱情,又常常是为了实现人们的神经质而造成了的。所以,情意可以培育,但自觉者却都会同意。就像《春光》里的宋思明,他太太真的无法一点很多人爱的之外吗?平心而论,他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女孩吗?其实未必。更多的是,他感情病态负伤的黑洞在诱使着他在内心上远处对方。因为,于他这段感性已经打上了买卖的烙。
  
  把内心的真心隔绝出去,就转成了自卑者保留自觉的目的,就像延续一块神圣的处女地一样。而遵从对方的爱人,培养感情,感谢私心惜福,对他们则意味着基本上向特权财产威望俯首称臣,他受伤的古怪不可能允许这种事情时有发生。所以宋女友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一家越倾尽全力扶持丈夫的仕进,他就越不有可能真爱自己,甚至则会几乎掩盖彼此之间真爱的确实,彻底把她关口在心门之外。在这点上高官宋思明跟舞男杨东,其实并并未本质区别,他们都一样的自觉又自尊。
  
  这也是为什么自觉者,一旦给予观念考虑到就非常容易爱上各层面必需相对负的人的状况——他们亟需实现自己骨折的“神经质”情结,而良好的人不但无法给他们实现,还会告诫他们那些自己想要抹去的“卑贱”的过去。
  
  这好像不顾一切不计后果的恐怖的爱,其实也并非真正的甜蜜。他们从来没真的爱上那个女孩,她们也只是一个辅助工具,一种方法。而他们则早已在冷漠的深渊里失落了,“失去了爱的或许”。从头至尾,他们“恋的正是爱入膏肓状态中的自己,初恋的正是那个能忘我苍生去真爱别人的自己”。
  
  射杀爱情,也就是杀自我,这是自卑对真爱犯有的拢,它无形中谋杀案了亲情浮现的可能。伍迪?艾伦在歌舞片《赛末点》中对此有惊艳的演译。
  
  高尔夫球教练威��顿遇到了富家女克罗伊趁机鲤鱼跃龙门。不同于《舞男》里蓓蓓的自以为是和《春光》里宋太太的强势,克罗伊几乎是个理想的英国贵族,美丽华丽而又善解人意,她的亲友也对威尔顿恩宠倍加欣赏备至,更最主要的是他们年貌相当,她又非常真爱他。然而,在自大与自恋的双重焦虑折磨之下,他还是只能无需自己去真心她。
  
  他背弃未婚妻,爱上了与自己同样曾为的挪拉,不必遏制地恐怖地想占据她。当然,他取得成功了。可是现实常常野蛮的,挪拉早产了,三番五次劝告他分居,他想尽办法无法抛弃。于是,动了詹姆斯·邦德。挪拉临死了,小孩死了,而他的生活还在再次,他的妻子正抱着最初出生的婴孩,一家人其乐融融。
  
  这部影片的处理过程非常精妙,挪拉就像威尔顿的光环,表面看威尔顿忧郁又冷漠,挪拉女性化而自恋。然而事实上威尔顿才是懦弱的,他自信心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赢得富豪一家。而挪拉却很自卑,她试演屡屡失败,很难得到贵妇人的信任,与贵公子的绯闻也必需不了了之。
  
  最自卑感的,也最病态。古怪的他会爱上自己的晶莹,自大者亦如是。威尔顿爱挪拉,其实就是爱人自己,爱人那个高傲坚信于上流社会的自己,真爱那个自卑又自尊心高傲的自己。他们就有趣一个本质的两种传达,未成年与男性、取得成功与惨败、自觉与高傲……他们不由自主地相互观赏,可又如同正负微小一旦相碰就彼此消逝。所以,最后他杀掉了她,其实也是射杀了另一个自己。而这恰恰是自觉者,最大的痛苦。当我们无法顾及自己的时候,甜蜜就是虚无的。
  
  而当真爱一次次被他们自己杀之后,他们的悲又是如此的忧郁。孤独到自觉,就总是自己是被爱舍弃的胎儿,自怜古怪又自厌自弃。你都憎恨你自己,别人又要拿多少心事才能融化你呢?
  
  当你彻底地阻隔了爱,泯灭了爱的可能的时候,也就是自我未成年的开始。这是一场生命的凌迟。从此经历的余生里,你将时时刻刻忍受着,快小刀割肉,刀刀见血,又刀刀不危险,每一刀都在告诉他你,一切还未曾完结,一切又早于已经结束。
  
  所以,别再惩罚自己了,好吗?自恋是个扰乱再也不能的音乐盒,而自觉就是个名曰人无知的引诱。它们就类似于两片太阳眼镜,一左一右,歪曲着我们眼里看不到的全世界。而一旦我们欲摘下这个有色眼镜,见到自己也见到他人的时候,美与丑,爱与恨,离合悲欢,是非成败,反而就不极为重要了。
  
  你就只是你,真实的你,有缺陷也有优点;他就只是他,真实的他,有优势也有劣势;而爱就只是爱,虽不极致,但却格外我们通向恨去彼此温暖、彼此照料、彼此心地善良、彼此成果。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