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爱,在宁静中盛开

丈夫陈永妍是个不心事喧闹的人,从小到现在都是这样。她和我同为广西人,比我大一岁。当年在广西壮族自治区体操队时,我俩就结识了。
  
  永妍比我早两年先入发展中国家体操队,我离开国家队时,她已经是女队的队长了。常常拜访时,她常常把家里人送来的咖哩拿来与我共享,每每有旁人围观时,她就莞尔一笑:“这是全家菜,老友才能透过!”渐渐地,我俩除了共享辣椒酱,还开始分享所有的喜怒哀乐。
  
  1982年,在印度新德里出席的第九届亚运会,我和永妍紧随其后男、女全能冠军。在回程中,我俩心照不宣地并肩坐在客舱最后一排。我答道了自己最想问的一个难题:“永妍,你有男朋友吗?”“有了。”看着她一本正经地反问,我终究没底了,缓却说:“我罪人!”“信不信由你。”“在哪里?”“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永妍不露声色的大眼睛,像一朵宁静初夏的莲……那天,付驾驶舱的人都在为亚运会上的胜利而派对,谁也没有注意到最后一排有一对美好的年轻人!
  
  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后,永妍退役到天津体育学院完成学业,我回到国家队。几乎每一次我探亲参予邀请赛,无论得失,她都会去国际机场迎我。
  
  我除役以后,健力宝母公司创建者李经纬受邀我加盟。当时,很多亲朋好友却说跨国公司要用我的名字不作零售开发,都劝我要慎重。永妍却好像这是条优异的新形式,积极我:“‘李宁’的牌其实早就有了,扶手、鞍马计划不都有以你英文名字取名的跳跃吗?你那么喜欢挑战,怎么不为其他退伍的守门员扬名一条新路呢?”她的话作罢了我很多疑虑。1989年5月,我加入健力宝。
  
  1993年7月1日,我和永妍在健力宝山庄驻地出席了结婚典礼。堕胎的快乐让我在努力上迎来福气,1994年底,李宁体育产业该公司和李宁集团先后正式成立,我兼总经理兼任总经理。当时为了便于管理,我从亲朋好友中挑选了一些人离开董事会,丈夫也直接参与了统筹。
  
  然而,1997年的亚洲金融困境让我清醒地认识到保险业方式的种种弊端。我和公司高层人士要求实施股改计划,在一定程度上削减家族团员的特权,没想到在新公司内部引起了一场“经理危机”。这一回,又是深明大义的丈夫为我解法了营寨:她率先退出新公司管理人员,不再持有人股权;随后,家族团体在她的带起下纷纷逃命。新公司年底踏上公私合营重组之路。
  
  儿子感觉到我的感动远不止这些,1999年5月18日早晨7时,37岁的她为我生为了个3200克轻的弟弟!在全心上,李宁该集团也早已视为国内最小的体育产业的公司。一次跨国公司晚会上,坐在身旁的母亲马上对我说:“李宁集团的茁壮,也是李宁的快速增长!”这句问起来普通的话让我埋怨良久,因为一路上身旁和铭记我茁壮的人,不正是她吗?
  
  谈到被选为北京奥运会闭幕的配圣火,我不禁又忘记儿子那份宁静的爱。因为一个多月以来,我都是瞒着亲友顺利进行准备,关于出任主圣火以及如何引爆五环塔的许多事,我没向丈夫透漏一点风声,我一直以为这个“终结惊喜”只有到引燃那一刻女儿才不会告诉。谁知,点火宗教仪式开始前一个多两星期,在闭幕式工作人员,我寄出了女儿的短讯:“我为你敬佩!你一定会失败!”直到这时,我才明白,多年朝夕相处,儿子其实早已显现出不难,但她不闻不问,是惧怕我碰到和因“审核协议”而为难,而她对不起于我的又何尝不是一份“解密的真心”呢?
  
  当我在8月9日凌晨2时离开家里时,一场由妻子仔细准备的欢庆派对早已赶紧着我。我的第一个特技就是给丈夫一个接吻,然后把已在沙发上醒来的妻子抱到躺在,随之我邀功似地询问女儿:“我刚才体现怎么样?”丈夫仍然沉浸于在气愤中,沮丧地却说:“毕竟是太精彩了!不过在电视节目上看你怎么瘦了?”“那是因为衣物太多,都有支架护具在内,我整整身着4层呢!”我俩的对话,把围观的友人都逗乐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