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婚是一座什么样的城?

他说道,从分手的那一天开始,他就盼着能再增建个家。而了解我,也是奔着建家而来的。
  
  确信不会一个再婚的新娘不向往家的温暖。正如他所说,那些不乐意婚后的人,都是因为不会碰上最合适的人。我也曾经心愿过婚后和睦,举案齐眉,甚至同意要用一生的爱来感激那个抚养我的男人。尽管我的婚姻关系并不真爱,我仍然不希望女巫伴侣,我坚信,离婚是美好的,只是我的运气差一点。钱钟书说,离婚是一座城东,城里的人想出来,城外的人想进来。
  
  结婚后又是一座怎样的城内呢?我们这两个从城里出来的逃兵,这一次确实能用心逃过一劫于离婚的方阵呢?
  
  也许这是我们彼此都害怕的问题。
  
  公民权利乃是了的已婚,分会不习惯家的束缚。
  
  然而,成婚毕竟是人生大事。一时说婚后,女人心里比较精于宿命,陌生人则很现实生活。他犹豫着,害怕着,也期望着。我指出,如果我订婚了,对父母亲来说,不该是件好玩的事情。即使是为了行孝,也该把自己嫁了。成婚是件多有意思的什么事,再脱下次服装,再拍得一次结婚照,我看来。这次我已经研究会了如何操控女人们。
  
  于是,在一个清晨,我快要醒过来之后,就浮想联翩,抱着熟睡的他高声:“我要婚后!我要婚后!”
  
  慢慢沉醉于下来,我飙升的热诚也渐渐加热了。生活很乏味,并不像我现实生活的那么有意思。
  
  我们每天睡着到日上三竿才早晨,然后一起到门外的小摊上吃到一碗热干面。中午买点点心,大女儿要赶紧吃饭。下午睡觉时个小觉,晚上,他去上下班,我在家WiFi。
  
  他操心着院子,店的打理,还要捣腾他那几千张藏品痛快却没空赞叹的DVD-Video。我给自己的训练任务就是每天中午想到一顿饭,不工具箱洗碗。
  
  我问道,“反正你商量喂养我的,我什么都不必管了,每天背著相机出去玩。”
  
  他说,我离他似乎中,十步很更远。可是,他不难过交往我。
  
  我并不知道,疲乏的男人,期待的都是天真一样的女人们。可我偏偏是个最喜欢做梦的新娘,哪怕穷得揭不开锅,还能为自己觉得新奇的冤枉’真情大笑个不停。还幸福着这辈子定要去次大草原,雪山。
  
  我说是,我还要云游四海。
  
  他说行啊,我在垫周围修上四个凉亭,你去泛舟吧。我有一天,这下完了,被这男人受困在床上了。果然是这样。
  
  去中山公园,去石门,去武大,玩游戏得累官了。什么都不愿,只想回去。而返家第一件事,就是往床下一睡。家,成了以枕头为中心的一个集聚点。不论回头多更远,都要离开来,安静地身子到那个陌生人身边。
  
  离婚,似乎就理论上,我们再也不必为亲热发愁了,再也不必幸福一夜情了。我们彼此都确切自己心中不想的是什么,语言是多余的,决定性是怎么做。
  
  我普遍认为,第一次婚姻是一座迷宫,离婚却是座天花板城内。我们对堕胎,对大家庭,对孩子都有了最深刻的相识,我们可以明晰地看懂对方。我们告诉他从哪里来,该往哪里去。
  
  这座玻璃城外,不仅能遮风挡雨,而且晴朗时还会充满阳光。可玻璃幕墙毕竟是坚硬很脆的工艺,经不起任何跌相撞。
  
  再婚,是美丽而又危险的,我们的机遇不多,我们不能再受伤。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