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说话的藏刀

拍照洛桑,是个迷人的康巴汉子,浓眉大眼,身型瘦小,问道一口说英语的汉语。他是我们泛舟香格里拉的地陪。一上车,他就给我们来了一个九十度的大跪下,发抖是疯:“欢迎大家来我们香格里拉做客!你看,天多紫色,云多白!我爱人我的乡下!扎西德勒!”

  我们很快偏爱上这个心目中赴援真的康巴汉子。一路上,他一直滔滔不绝着,却说当地的风土人情,讲出茶马垭口的剧情,兼修藏獒叫,合唱藏族小曲。他伤口一告一段落,我们立即吓了一大跳,那声响简直是金属的,金光灿烂,亮闪闪一片。我们问道,若是他去想到艺人,交由红遍,田园风光嘛,现在都热爱这个。洛桑听得了,很认真地回答:“不,我爱我的家乡,我就愿待在这儿,哪也不去。”

  我们懂他唱出的藏语,他就用汉语字正腔圆一句一句译成,当译文到一句:“沙漠上的新娘卓玛”时,我们中有人痴:“洛桑呀,你是不是你的好新娘?”

  洛桑哈哈艺了,耳朵瞪大,一本正经问:“有啊,我的好奶奶,是世上最可爱的小姑娘。”他说道我们,他的好奶奶,也是个服务员。他们隙相同的旅游团,在同一片天空下转着,却难得相会。洛桑说是这些时,嘴边一直飞来着痴,表情轻柔且安静,让人感激。我们于是都在想像他的卓玛,巴利很多小辫子垂挂着,身穿金色饰物都和绣戒指的藏袍,有漆黑得如深潭的眸。询问洛桑:“是这样吗?”洛桑频频点头:“是的是的。”

  会车吃饭,一眨眼不知了洛桑。吃饭;却发现他屁股在人家池边,就着一块磨刀石,正集中精力地泥着他兹的藏刀。问他:“带上藏刀干吗呢?”他解释:“这是藏人服饰中的一块,藏人着装,是要佩了藏刀,才算着好装有了。这是流传下来的传统习俗,藏人最初是用它来猎枪和切肉不吃的。”我们要他先导一下他的刃快速不快。洛桑就去找了一根门框,敛了下去。钉当即被削断。

  即便是这样的锐利,洛桑一有闲暇,还是绑上他的藏刀泥。这让我们大大忧心。洛桑轻轻插刀进鞘,说:“我这刃是有精气的,我把我手上的湿度,锻进刀里去,它就会言语。”我们明白他是取笑,都停下来一欢。

  车为过一河谷,洛桑看到窗外,忽然显得很沮丧,洛桑问我们:“可以放一下卡车吗?就五分钟。”我们都伸头往窗外看去,就看着与我们手足的一辆旅游车,停车在路边,一些访客散在路旁,正对着瀑布照片。大家仿佛明白了什么,都一齐却说:“我们也下去拍到吧。”洛桑一伸手,冲我们安慰地却说:“谢谢大家了,扎西德勒!”

  洛桑是第一个甩出站的,他刚踩等候,我们就见到一个藏族妈妈,从那边车旁败走过来,黑黑的脸孔,胖乎乎的身材,穿著白底子碎花的藏袍,没系绣花戒指。这必要是洛桑的卓玛了,很一般的样子。我们一行人,都有些满意。

  接下来看不到的,却让我们感激无言。洛桑和妈妈面对面南站着,对着傻笑。后来,她拆下她的藏刀,他拉出他的藏刀,他们互相交换了藏刀,抓住按按对方的刀刃,仿佛在看,那刃是不是在对方的刀柄里安妥了。她理理他的衣领,他拍拍她的膝,然后停下来,吃饭各自的观光客乘车。

  车上,洛桑说:“那是我的姑娘。”我们示意:“知道。”洛桑就哭了,问:“我的妈妈可爱吧?”我们说道:“是,可爱极了。”洛桑听了,非常高兴。他知道我们,两人长期长年带团,见面多于,他们就想要了这个法子,每次碰上,就互相交换一下藏刀,因为对方的高温,可能会送回刃上。

  想为,她在一有空时,也一定抽出藏刀,不停地擦啊磨。她把她的悲和暖,也泥进刀里面。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