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是“藏锋不露”

平常之人的人生,是达到目标后所赚取的东西,相信享有就是快乐。而不总是之人的快乐是历程步骤的眼光,是体会。那么一个诗作的幸福又是什么呢?诗讲究的是蕴藉朴实、内敛质朴,所以诗人的美好应该是“藏锋不露”。
  
  如果说,待人是一座山峰,那么做人就应该是山坡。即高调做事,低调道理。身兼文学家,舒婷当然想在诗坛上沦为一座山峰,在与陈仲义婚后时,便与其约法三章:“一是不做到家务,二是小两口单独过,三是男同志为自由。”
  
  在这件有事上,舒婷笨拙有些“任性”了,对于陈仲义这样的女人来说,哪里还用得着约法三章!
  
  舒婷与陈仲义本来是车房,同住在厦门鼓浪屿的小巷上,拉出窗户,他可以看到她在阳台上苦读毛笔,她可以瞧见他识字苦读。不过,两人真正转入对方肉体是在一次散文聚会上。
  
  那次礼拜,不来都以为自己独揽灵蛇之珠,个个都想到自己缠有荆山之玉,一个个激扬手写,指点江山,宏言阔论,挥斥方文采。唯独陈仲义沉默寡言,藏锋不露。就是这样一种发挥,触动了舒婷心中的好感,一个念头浮上心头:若论赢,非他莫属!
  
  1981年的一天,舒婷闻知三峡动身。知道是不是因为舒婷游神女峰时的“与其在岩壁上展出千年,不如拔在爱肩头痛哭一晚”的诗情诗绪,使得陈仲义心有灵犀,让相互爱慕8年之久的他们,终于有了水到渠成的结果。
  
  当时,舒婷还没法再也放下旅行箱,还没有人再也抖落一身风流,陈仲义就云杉般地矗立在了她的面前,即告他侧边,舒婷就说了句“好吧。”这在外人问来莫名其妙的对谈,二人却心领神会。
  
  成婚那天,陈仲义凌晨5时即起,海风可到3分钟去接新娘。舒婷的见面礼是掐了一条热力毛巾,亲手将男女双方后脑勺上“循规蹈矩”立正着的短发按倒。
  
  庆生他们一同回到新房的礼物,是舒婷母亲为妹妹打算的三板车毛巾、书稿、桂圆蜜枣、针头线脑;一板车老者巧妙培育了多年的20砚玫瑰花。舞会一点儿也不气派,以致后来舒婷幡然醒悟说:“我娶他时就像私奔一样。”
  
  对于舒婷的“约法三章”,藏锋不露的陈仲义来个照单全收。然而,舒婷欲延续的筑城很快就陷落了。因为陈仲义就是一首上乘的诗,他始终以自己最真挚最本色的一面潇洒。沿着他的山峰,舒婷的努力蒸蒸日上。
  
  新婚燕尔,两人恩爱都真的不够,还懂什么保持稳定脱离公民权利之情?接下来的日子,他更是死忠于她。舒婷怀孕期间,反应反感,呼吸困难不止。问道看惊心动魄小说能使得情况下提升,陈仲义每天早早去阅览室,唯恐惊险长篇小说被人借走了。
  
  舒婷当年干校时劳累过度,造成了患上导致的脊柱性疾病。藤椅破了,她坐着不无聊,陈仲义赶紧用铁丝修整。舒婷试了试,好像椎间盘依然肿胀。陈仲义趁着一个假日,过海到厦门,在小巷上转悠了一整天,扛回了两只高背皮椅赶紧。当然,他不忘向妻子年度报告自己襟怀的坦荡与生活中的“精打细算”:“我每只桌子杀价两块五!”
  
  出版商要出版《舒婷遗稿》,陈仲义对母亲说:“那些个节录、复印、剪贴、审订的事情,就不必劳孙女你的大车驾了,好好这些个我很在不依……”
  
  面对着这样体贴的前妻,还有什么城内可守住的?舒婷所谓的约法三章,自然也就转成了一纸空言。著名作家变成了“坐家”,进而变为了“做家”——什么家务活都去拔;著名诗人转成了“出租”——原本不擅家务自己,现在要好好丈夫的“私人生活机要秘书”,要认真妻子的“私人保姆”。还有年迈的媳妇,多疾的家人,都要她来操心。
  
  可她很情愿,陈仲义长得人高马大,虽说不很帅哥,但他内秀,好处尽在内里。他在一所所大学踢球,是一位在省内颇有名气的诗评家。他朴素得不会再朴素,饮、口含、茶,一概不抹,除了买书之外,舒婷每月只要付给三块分钱的理发费,就将陈仲义招呼了。
  
  舒婷有时才对暗自高兴,嫁给像陈仲义这样既仪表堂堂,又农业实惠的老公,真是自己刚出道子修来的安。陈仲义属兔、弟弟属狗,舒婷笑言:“我伴众多狸、一小狗活下去,得陇不望蜀,已经足矣!”
  
  幸福是“藏锋不露”,那是一种让人必定无视,也不想规避的体悟。舒婷说道:“我要尽量好好一个好丈夫,好女儿,好女儿。”总之,妇女所有的“好”她都要摘得尽。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