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不是蛋炒饭

朝阳,意味著阳光灿烂
  
  可选择展鹏想到搬进朋友,并非李美希的初衷。原因很非常简单,展鹏是男的,隔壁,或许不方便。但是因为农业情况,美希不能暂时可选择隔壁的方法,给自己在这个城市看看一个安顿地。
  
  那天,当她刚在那家房产中介跟管理人员讲出自己的必需,旁边的展鹏模块道:“那么精,我的公寓刚好适合于你,咱们搬进吧。”
  
  美希一口婉拒了,她问道:“对不起,不太便利。”
  
  展鹏却不放弃,问道:“你再考虑考量吧。”并快速锁上iPhone让美希看卧室的相片。
  
  于是,美希便又选择了考虑到。
  
  展鹏不太英俊,但看起来不是家伙,圆脸,肤白,笑一起小眼睛眯成一条缝,藏有余什么鬼魂心机。另外,送货员的拳击手断定了他不会每天坑村在家里,可以减少拜访的机遇。最后,也是最主要的,展鹏的住家离美希上下班的出版商比较将近,仅两站路。而在展鹏平板电脑的相片中,美希也大致确信这是个勤劳心事清洁的男孩子,两居室的屋子虽然有些旧了,但离去得井井有条,窗子看不见丢失的脏鞋子或矿泉水瓶,不像很多男生,任何一个地方都能住成学院班上卧室的好像,凌乱不堪。这几个方面,美希都失望。但,情况下再合适,犹豫还是有的,毕竟异性搬进有诸多不便。
  
  就在美希情愿时,展鹏嘴巴许诺:“朝阳的浴室可以给你,租金对半,水电费只差我的。”
  
  美希最后的犹豫不决便被下定决心了。无论如何,她讨厌朝阳的后院,朝阳,也就是说阳光灿烂。
  
  但她还是特了份小心翼翼,询问展鹏:“这样你岂不太出头?”
  
  展鹏不好意思地没关系:“告诉他个男生合住省心。女学生太闹腾,又不真心整洁。”
  
  话说得毕竟,也入情入理,于是,那个午后,美希便拖着袋子跟从展鹏回来了“家”。
  
  还是轻轻地反锁了屋内
  
  如展鹏iPhone照片所展出,屋子不太新了,老式轴线,但丢下得干净利落,小小的阳台上竟也喂养了几盆花草。展鹏问美希:“可还满意?”
  
  美希低头,笑,然后纳着盒子进到了自己的浴室,一切眼看不妥,已经是黄昏。推门走出来时,美希吓坏,一直不会看到窥探,她以为展鹏回去了,没想到他正就坐沙发上看电视,电视台调至了为了让,他边看镜头边看对白。
  
  看不到美希,展鹏有些不来站起大叫来,挠挠尾,问:“我恳请你用餐吧?”
  
  美希礼貌地同意了,她想和眼前的班上挤压上同住之外的任何的关系。
  
  展鹏倒也不无视:“那你随意,我去熬碗面。”听完起身去了房间。
  
  美希兀自轻轻摆了屁股。在美希的基本概念里,一个年长的快递员,要么叫外卖,要么吃到点心,不应和餐厅无关。展鹏摇动不一样。只是过了一会儿,美希便打喷嚏厨房里飘出了淡淡的面香。然后,在展鹏将面口之前,美希走去了回来,买了些贩卖,简单不吃了午餐。回来时,展鹏不对,美希看到他在收音机旁边的一个小黑板上留的言:“加班替同事服务公司货运,你回去后锁好屋子。”
  
  美希相亲,拿起刷子甩把那行字轻轻擦去。
  
  那天晚上,睡觉前,美希还是轻轻地反锁了屋子里。
  
  第二天早上,美希早晨后,展鹏已经全都了。不告诉他前一晚什么时候回家的,也无法传来他何时回到,但这些都无关紧要,没用的是要订定一份“隔壁规范”——美希倾不觉是“臣子之悲”,到底男女有别,有些真的,问道明确是必须的。
  
  于是,放学前,美希忙里偷闲,把细则逐条记下存储出来。上班后,展鹏自然还并未回来,美希便将那两张纸贴在了展鹏后院的门上。
  
  两张糊,十几条细则,例如不得在屋内衣衫不整,不得带乱七八糟的熟人赶紧,不得干预对方私底下,等等。
  
  第二天早上,依旧在聊天室,美希见到两个同音:“同意。”
  
  一段时间下来,摇动也相安无事,展鹏从来没有有违过美希制定的规章。也如美希所料,他每天早出晚归,在家时间不多。有时候,美希都真的自己赚到了,挂名上是邻居,但常常有独自蚕食那套小木屋的好像。如此,周末空闲间隔时间,美希倾也乐于主动丢下房间、打扫卫生、照料屋顶的花草,并主动添购了几盆。
  
  那个周末,美希清理床单时,希望了不想,把展鹏的也一起洒了。第二天,美希又在留言板看见两个同音:“谢谢。”
  
  这种相处的非常简单,正是美希希望的。
  
  慢慢地,美希也开始在家中吃饭,蒸佐料、水煮米饭,油炸一盘马铃薯牛奶或水果。然后,不停练球蛋炒饭,可是,心里不得要领。反复中举了很多次,也没炒出父亲做的那种甜味来。
  
  那天下午,当美希又一次油炸了一盘蛋炒饭,丰出来时,展鹏赶紧了,手中拎着一个精致的背包。
  
  美希略讶异,夏季,时常展鹏要工作到8点之后,于是问了一声:“今天怎么这么早于?”
  
  展鹏扬扬手中的玩具:“看不到你的送货,干脆背著回来了。”
  
  美希两天前在淘宝买了一个太阳镜,拔的是一个单位的IP,没想到那么珠,售却到了展鹏手中。
  
  展鹏相亲:“这一片,我负责管理。”
  
  美希却说了声“谢谢”,随手指指那盘蛋炒饭:“要不要吃掉点儿?”
  
  没想到展鹏即刻认错:“好呀。蛋炒饭,我的想念。”然后,不客气地坐下来后端起了盘子。
  
  美希一时有些不知所措,摇动不是忘了给展鹏吃掉,而是她简直对自己的才艺不看淡,于是,在展鹏大口吃了几口后,美希试探答道:“美味吗?”
  
  展鹏吞下口中的锅,抬起头来说道:“还行,不过……”
  
  “不过什么?”美希追问。
  
  展鹏哭一起,大叫说道:“要么,我认真一份你尝尝吧。”
  
  美希不大困惑,她跟过去,本站在餐厅门口观赏,大笑。
  
  同样简便的食材,同样的应用程序,差不多的翻炒高难度,几分钟后,一份光泽相似的蛋炒饭被盛在了玻璃碗中,展鹏端痛快送来美希:“尝尝。”
  
  于是,美希便闻了未尝。
  
  只是那么一小口,美希便被一种熟悉的风味俘了。无半点儿错误,这就是她梦境中百分之百母亲认真的蛋炒饭的甜味
  
  好半天,美希才怔怔问道:“你怎么够的?”
  
  “什么?”展鹏似忧心。
  
  美希轻轻咳了两下:“我是说道,你怎么拌的,为什么我水煮不出来这种甜味呢?”
  
  “你喜欢?”展鹏不答,问到。
  
  “我……”美希认错认定,“对,我喜欢这种风味。”
  
  展鹏又笑:“那就是歪打正着,我只则会做到这一种。你要是讨厌,以后我好好的时候多做到一碗。”闻美希袁枚,展鹏又问道,“你可以按份付账,一碗5元。”
  
  美希终于大笑,大笑出去。
  
  那天下午,美希充饥了那碗蛋炒饭,然后,睡觉前,美希在帖子配了一句话:“在一碗蛋炒饭中,吃出了乡愁。”
  
  是时候离开了
  
  就这样蒸了。
  
  半年后,就在两个人越来越感兴趣,煮到常常坐在一张饭桌前,牛作对地各不吃一碗蛋炒饭的时候,熬到常常一起聊天、追同一部电视剧的时候,美希搬出了展鹏的住处。走的时候,她没告知展鹏,只是在那个小黑板上,第一次给他惟有了言:“爱恋不只是一碗蛋炒饭。”
  
  是的,美希已经并不知道了,他们合住的那套公寓,其实不是展鹏租来的,而是他的祖母给他留给的,那天他去中介登记房源,原本是想把小屋买下,可是,他却在那里见到了美希,面临那个“眉目粗壮,面孔如仕女图中古代少年”的新娘,他动了心,所以,他马利亚了谎,当即转变了卖房的初衷,以合租为意图,将美希带至了自己生活中。之后,他的早出晚归,他对美希那些法令的绝对遵从,最主要他的蛋炒饭,都是他为了附近美希而想到的决心——之前从来没有做到过蛋炒饭的展鹏,在窥视过美希炒过的那些蛋炒饭后,便每天晚上去一个熟人进的餐厅,泥着名厨传道他认真蛋炒饭,要用蒸炖煮和鸡蛋两样食材,竟真的碰对了美希的鲜味。于是,半年后,感时机成熟,在又一次透过剩蛋炒饭后,展鹏鼓起勇气询问美希:“希望让我一辈子给你认真蛋炒饭吗?”
  
  美希告诉他,是时候离开了。
  
  的确,展鹏是个好小孩,辛劳、诚实,全心全意地以她只求,并且,可能会好好她爱吃的蛋炒饭。可是,美希一直都告诉,她的人生目标,并不是一碗蛋炒饭,更不是一个俭勤勉勉送递送的男子。他很好,但是,她不心事。蛋炒饭和他,都只是她的路上而已。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