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伞温存

有时候,让一个新娘心折并不需要首饰,像亦舒描写那么化学物质和夸张的男子,在地球上永远是另类,是强人,是前5%的兽人。大多数男人,是都会在一点小关怀面前深陷恋人晕眩的。
  
  比如我相识的一个女子,校院肄业就出来混和,总是身材,平时面貌,时常先世,三任男友都在各全面性弱过他,而且各自对他有求必应了好几年。他有什么异秉吗?要说有,是有这么一点,就是他看新娘的软肋,看得精确。比如,据他仔细观察,哪,恐怕是放着自己买了的宝马下班的女子,要比如说车里走到来时撑着一把“脱臼”了的广告伞,就解释她现时的生活是不够关照的,是自顾不瑕的,是狼狈不堪而冷清孤寂的。这样的新娘,有一个干爽温暖的抱着让她勾,几乎是一引擎盖一个定。
  
  他所要想到的,不过是送去她一把玛莉做边、娉娉婷婷的丝绸垫,一把有爱情故事的、能派生出无限旖旎遐思的果。如果她笑着愕然,问道他:“你就不怕我们这一点点结缘也散(伞)了吗?”他可能会大笑问道,老祖母教徒过他一个法子,可以化解送去瓶留有的愚蠢暗示:“把你已经坏的伞放回讲和,彻着我自己用。”他有一把修伞用的尖嘴钳,他都会拧紧蜡上的每一个螺栓:“我们的缘分就算狂风大雨也可能会骑侍郎。”这不算最古朴的情话吧。
  
  他用一把伞钓鱼一位帅气,在英文中,“两站到同一把伞下”就是男生间男女之间失和的开始,那弯弯的伞柄像不像“愿者上钩”的钓钩?他毕竟是游刃有余球手,送去帅气一把伞,也提遮盖了淋雨的自己:自有多情男朋友求小弟他欠下股市上的亏空,甚至替他的姊姊、岳父找工作。最后,当那把伞上的绸光黯淡下去的时候,他的女友终于觉察出这段分手的肤浅:原来他什么也不会要求,什么也并未回报啊,就凭一把波光潋滟的垫撒开了天罗地网。
  
  其实真是过错他了,他不是骗局,他并未撒开天罗地网,一切都是女人们自愿的。说到底,是孤寂,是那份独自做起无人惜的怨叹,撒开了天罗地网吧?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