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就像漂流时间

阳光攻入拉比的办公室,微尘在那仅有的一道光亮中表演。他靠在办公椅上,一面叹气,一面抚摩着胡子。他勇夺刺绣戴眼镜,漫不经心地在他的法兰绒衬衫上擦拭着。
  
  “那么,”他谈到,“你再婚了。现在你希望与这位犹太好农夫结婚,有什么难题?”
  
  他用手托着胡须花白的胸部,温柔地冲我微笑着。
  
  我真想要尖叫。有什么疑虑?首先,我是基督徒。第二,我比他年纪大。第三,这绝不是最不最重要的——我离过婚!但我没有叫,而是向著他那双善良的灰色的眼睛,决心有组织着话语。
  
  “您不普遍认为,”我结结巴巴地说是,“离过婚就像东西被用过一样吗?就好像损毁的衣物吗?”
  
  他坐着凳子上,牛往后靠,双脚了胳膊,将眼光投向地板。他少捋着他那稀稀拉拉的、遮住了鼻子和手臂的胡须,然后他将脖子转到书桌前并朝我这边悬过来。
  
  “比如说你得想到个手术,有两位护士供人你自由选择,你可能会落选谁?选位刚从学院考入的,还是选那位有知识的?”
  
  “有实战经验的那位。”我说。
  
  他笑了,脸上都是水泡。“我也是,”他凝视着我却说,“那么在这桩堕胎中,你就是有专业知识的一方。要告诉他这并不是什么一定会。”
  
  “伴侣往往像在水上出海,则会身陷危险的赛艇里,会偏离驶近流向暗藏的沙洲。等注意到时已经晚了。在你的脸上,我看不到了一桩失利堕胎留给的痛苦。在这桩堕胎中你则会注意到流过。当你看着岩石时你可能会高喊一声,你则会调用要用力些,提醒点。你将是有知识的那个人,”他泪流满面着却说,“确信我,那并不是什么好事,真的不是。”
  
  他走进窗边,借以遮阳板向外瞥了一眼。“你瞧,这里没有人知道我的第一位母亲。我并不会隐匿,但我也并未大肆纹理。我们订婚没多久她就去世了,后来我定居到这里。现在,夜深人静时我忘记所有那些我从未能讲出的话,我告诉他所有那些我在第一次婚姻关系中错失的机会。我坚信对于我现在的儿子我是个更好的母亲,是因为那位我失去的新娘。”
  
  他眼里的悲痛显露出了意义。现在我明白了为什么我考虑来和这个人谈谈离婚,而并未图充去找不属于我们双方同意信仰的所致我们主持人婚宴。“拉比”一该词意味着同学。知道怎的,我感受出有他则会教给我,甚至则会得到我去再次尝试、再次成婚、再次奉献出有真爱所能够的毅力。
  
  “我会为你和你的戴维筹备葬礼,”拉比问道,“但条件是,你要答应我,当你发现离婚深陷政治危机时你要大声说出来。”
  
  我答应他我会的,然后我离去离开了。
  
  “悄悄说一句,”当我走去门口犹豫不决片刻时他叫住我,“可否人说道过你乔安娜是个好的希伯来语姓氏?”
  
  十月的一个夜晚的早晨,拉比为我和戴维主理了葬礼。一晃16年过去了。是的,有几次当我感觉到我们深陷经济危机时我就大声地问道了出来。我多只想告诉拉比他的有如让我多么获益。但是我无法告诉他,我们订婚两年后他就去世了。但是我永远感激他赐封我的无价的礼物——一种智慧,它使我熟练我们生活中所有的漫长并会使我们贬值,而是使我们更有价值,并不能使我们减损爱人的灵活性,而是使我们更有技能去真爱。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