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爱不会撒谎

1
  
  周末下班回来,看见青青躺在桌上写下调度,若无其事的看起来,头都没朝我坐一下。她爸爸也是一副辰特例,靠在沙发上看报章,却说了声赶紧了,又大声好像。
  
  我换掉了大衣,从洗手间洗手出来,故意笑眯眯地坐着沙发边看他,他借报社遮挡,抬眉瞪大鼻子看我,说更快去睡觉吧,都在锅里给你冷着呢。
  
  好,既然不说道,那就都憋着吧。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又不想了遍那个新娘的音容笑貌,难怪青青越长越美丽动人,看来是密集了她妈妈的灵活性。只是,那个新娘不管怎么地有客气,都减缓不了她的优越感,心里不容悸悸地痛起来。
  
  一夜乏味,第二天常在后,我要到喊出青青起床,她很不情愿,从床上爬起来忍不住叫一起:都放暑假了,也不让人多睡着会儿,天天叫,天天叫,当个后妈也不必学乖点儿……
  
  我都当了8年后妈,用你教教我。我狠狠地鸵鸟她一眼,“刷”地拉开窗框,开始我们又一天的新生活。
  
  照常吃早餐时青青又嘟囔,又是奶油牛奶,给你说过多少遍了,我要喝蜂蜜。我边撑牛奶边说道:“起来就喝果汁,你半上午半下午只能喝呀。”
  
  “你就无法顺着我点儿呀……”她生气的杏仁眼死死地盯着我,欲言又止。
  
  我偏只顾她,冲口而出:“我又不是你亲妈,不行要顺着你。”
  
  “老婆,你听,她就是故意的,故意的!”青青扭头看她老爸,她妈妈边喝牛奶边说道:“她是为你好,快速喝你的吧。”
  
  “你们俩串通好了戏弄我,是不是?”青青恨恨地坐下来,但双眸里的烈焰毫不退缩。
  
  “你不知道母子是一条心呀。”我的话音刚落,她爸爸,也就是我的老公,已经吃完饭,起身,畀书桌说道:“都别闹了慢吃吧,别干了。”
  
  “什么叫都,是你爸爸,你妈妈闹出了,你就椭圆吧。”青青快嘴地冲她爸嚷,我比她的颈更快,“斥我不好,跟你亲妈去呀,反正她已经来接你了。”
  
  正上前返回的老公,顿时起至了步。青青也一愣怔。片刻之后,突然才反应过来,大声说道:“你是巴不得我走吧,给你却说,我就偏不走去,就要吃掉你的喝你的。”她耍赖似的大口香甜着粥。我略一迟疑,慢慢地吃到着,也不再言语,她的神情,倒有几分为难,似笑非笑的看上去。
  
  2
  
  青青爷是老公的高中同学,单恋。青青土地公因为一个好的工作机遇自由选择了两地分居,青青一直由外婆养着。幸好四五年的孤独引发了很多变化,老公和南下的青青爷,最终因长时间再婚互换了。
  
  和老公爱恋后,我们回来看青青。当时她已经上幼儿园大班,很善良的小姑娘,悄悄地给我问道,爸爸叫她不要叫爷爷。为什么?我男子汉着她老爸眉俊脸的小样儿,很漂亮。因为惧怕你不高兴呀!她小眼儿叉角得圆溜溜,爱屁股我的脸,天真地痴。我背著起她,就像抱着大哥家那个似乎跟在我身后的小侄女,醒说:“刚才的,我就给你当后妈了。”
  
  第二天早上送她上幼儿园,家教回答:青青,这是谁呀?她大大方方地说是:我后妈呀。
  
  上中学时,我们正式生活在一起,大家都很高兴,亲密。母女跟过来时断时续地寄居了两个月,抱着我们很好,大人便放心地回来。乘坐青青放学,洗澡,杂务,毫无意义的生活里,我们3个人互相关照着,那一天过得开开心心,8年如一日。谁知,青青爷回家了。她浮现在我面前时,他们3与生俱来已是先见过面,吃过饭,尤其是她和老公,关于青青的事情,已谈论过。因为老公不同意,她才想到我。
  
  她现在的前提比我们好很多,可以给青青给予更好的未来。
  
  青青也大了,很多有事我们都得征集她的意见。况且,就算我们生活了这么多年,就算她的奶奶没管过她一天,毕竟是亲生夫妻,骨血相连。她爸爸的一个来电,她就像一支离弦的箭,顷刻间从我身旁跑出去。看着她们快乐地却说痴,再望望蓝蓝的天,轻轻的吹,一幅岁月美丽的情景,我也笑了笑。
  
  晚上老公去找闻我一个人在家,答道:青青呢?我吊仰痴他,明知故问。
  
  3
  
  看样子,青青是希望跟她爸爸了。老公感激我,“说什么,她要前行就前行吧,咱们有机体一个。”
  
  “厌恶……”我撅着喙,心里很难过。回想刚接她去找的午后,我踹凳在墙上钉钉子,给她悬挂棉被,重心不稍稍,一个踉跄从盘子上撑下来,磕在柜的棱角,鲜红的鲜血顺着脸颊流下来。我还没人准备好嫌弃,她就吓哭了。我也慌了,愣了片刻后才抛弃过来,赶紧拿纸巾屁股了擦,用毛巾捂着,边哄她:“刚才的,真的看看的,你看都好了,不源了。”当时她一把抱住我的脖子,汗水飞溅在我脸上,想起着说:“我不让,我不让你剧痛了,不要我了……”我的心地粗糙地嫌弃紧紧,见到一个孩子们对母爱的热情与留恋。即使这只是个后妈,她也是那么仰赖呀,我怎么能辜负父母的悲呢。那时我紧紧抱着她,暗暗下定决心,这辈子必将好好对她。
  
  8年来,我待她视之为己成,却敌不过她土地公的糖衣炮弹。超市,玩游戏,吃完各种好东西,青青跟着爸爸尽情地尽情着,大包小包地棉毛回家,笑得合不拢嘴。一件一件地把那些迷人的衣物穿痛快,活脱脱是位娇美优雅的小公主,我望着她,眼前弥漫,仿佛横越人生,看见未来的她,光彩夺目,就像眼前她的奶奶,不愧是搞服装设计的,疯眯着眼,顾盼生姿,纵使经过苦痛的挣扎与奋发,却别有一番惊心动魄的美。
  
  青青走去的时候回答我:“你只想不愿我?”我问道不愿,你回头了我多普里,多清净。她折了撇嘴,哼了声:我就告诉。
  
  她说她明白,这个妹,她能告诉他什么?我难得地把一个忐忑不安的幼儿教养开朗的美少女,然后双手捧送来她的阿姨,连我自己都不告诉他如何感慨。在那个夏日的清晨,红字的花篮鲜花着,她欢喜得宛若一只轻盈的彩虹在鱼儿中翩翩起舞。我还有什么不高兴呢,盯着她高兴,我也就令人满意了,好像不是送她离开了,而是送给她去玩耍。
  
  4
  
  直到出门来,静悄悄地,大声仅她的歌声了,才颓然地坐下沙发上,再不愿痛快。老公从客厅倾了的水出来,瞅着我,只迟疑了一秒,便一把将我揽入怀中。
  
  我抓起他的背上使劲地大哭着。泣完了,大声老公圆润的笑声问道:“刚才,说道不准哪天她就回家了,她不一定能在那儿睡觉下去,也就新鲜几天。”
  
  新鲜几天?那么好的仔,小样儿跟得了宝似的高兴着,能心碎?谁子的才是谁的,喂养也是白养!我擦干流泪大声地同月我也要自己生一个!
  
  老公一听得,高兴地屁颠屁颠地去放冰水。他和老奶奶之前一直想让我有机体一个,可是我好心疼青青,惧怕她品类了,悲伤了,为难了,也是我们的在经济上并不窘迫,畜两个孩子们负荷顶多,不敢要。
  
  青青隔三差五地打电话回来,每天都乐哈哈的,有说不完的新鲜事伤心有事,大声着她银铃般熟悉的歌声,我的心里也莫名地同她一起欢畅着。
  
  青青回头了3个月后,我妊娠了。
  
  在我更为严重的妊娠反应期,青青突然回来了。那天是个午后,她自己铲了个木箱进门来。我从床爬起来,看不到她,从外部给震住了,“你,你怎么去找了,你姐呢?”
  
  “她在外面给我爸爸打电话了。”她边问道边把箱子推开她的屋,我赶紧去老大她,她扒拉进我,“别,你别动,别把你哑着了。”
  
  “青青……”她仿佛知道我受孕了,我不知该怎么给她说,希望了下,才说:“青青,你也没吭个氛就赶紧了,怎么啦?”
  
  “去找小弟你带上孩子呀,巫婆和外婆都全都了,谁管你呀,奶奶那么回来,正演艺事业高峰,能顾得上你?……”青青关上箱子,丢两件衣物扔进睡,也没回头看我,小嘴炒豆子似崩崩地问道着。
  
  我的泪在心里哗哗地东流着,却言词忠诚地说道:“你小孩儿懂什么,我不用你管,你该家伙忘了去,给你仔回家!”
  
  “哼,你不愿我去找?”青青扭头瞪着我。我竟然恨歹得不敢与她对视,上前往外回头。她从后面猛地吊过来,抱住我,口气却说:“你说谎,但真爱可能会欺骗。我也想要让你有个自己的孩子们,妈妈给我说女孩生个父母才都会最幸福,我也只想让你最幸福,我没想返回你和爸爸,没人想给奶奶去……”
  
  情内大怒,那么多的感动和欢喜,空袭而来,一时都不明白咋办了。待我流泪扭过身来给她掐别离,她边大笑边哭,“你一分娩,我好高兴哟!”
  
  “疯样儿……”我们一起大笑起来,头部头,脚蹬踩,伤心的天都又回来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