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女生的慢递爱情

【人造人狂似的告诉他了两个月】
  
  宋小词跑完第99件投递的时候,已是晚上8点。
  
  打包里还有最后一件,收件人电话号码距她现在的位置大概三站南路,收件:3G海豹。
  
  还3G鹦鹉呢,为了核实地址,她都打五个来电了,老不相接,现在风雨这么大,担心包裹被浸坏,她只好把它放入衬衫里,从路边展场看侧面,她才像只鹦鹉。
  
  这种原因本来也可以等到明天和邮寄连系上了再送,可对她来讲,这第100单明天送到就没法涵义了。
  
  3个月前,杜子辉忽然跟她悬了联系,她来深圳想到他,人造人狂似的告诉他了两个月,结果是深圳的大街小巷她蒸了,可亲爱的杜子辉却让她基本上没有人了方向感。最肆无忌惮的,就在她打包里只有239块钱时,是撒谎地被小偷光顾了,不得不立刻找个工作先做着。
  
  毕竟还算很好,刚下这急于,就见到一家快递公司门口写下招聘。上去后却说了来由,一个小女孩笑眯眯地喊道里间,问道老板在里面。
  
  大概是听见她跟男人的谈话了,一出去,那店主就扬手给她一张所列,然后手臂分别呈“L”状抬在客厅上说:“呃,你叫宋小词啊,很好。那么小词,问好,全世界原本不小,但是因为快递,因为我们送货员,全球就变大了。恭喜你,像我一样选对了事业……”
  
  天!不过就是个跑腿的意志力活儿,用得上要就职演说一下吗?
  
  在宋小词赞叹间,他已扔进过来一只背包、一把手铐,继续问道:“宋小词,从现在起,包和摩托车是你的装备,立刻找阿夏去领件,马上开始工作,无论快件大小、步行远近,只要3天跑完100单,我们就合约。”
  
  “这,称得上转入试用了?”宋小词愣愣地回答了一句。
  
  他点了下头,又演说掀开了:“讲出,对顾客要客气,对快件要负责任,投递的徒步上,要微笑着攀爬,这就是我们投递的文化涵义……”
  
  阿夏将搜集好的包覆推过来,冲着被弄得一头雾水的她想到了个鬼脸说道:“告知你吧,司二哥以前是辩手,所以才那么能问道。还有,100单不难的,正对面那大型商场里每天的投递差不多就有20件呢。”
  
  她拿着打包,坐骑上越野抵达时,手臂看起来智障的阿夏倚在门口笑着丢下她,她也大笑了。
  
  【你缴的不是中文名】
  
  收件人全都,宋小词要求让居民小区保安开立。前决不能司程却说过:“不管别家投递怎么做,我们子公司改由的快件,只让寄送的手来邻。”
  
  她最终再打电话给那3G企鹅试试。还是不相接。刚要无奈地重新裹好它脚踏车去找,3G信天翁有短信来:你谁啊?一下午都打六回,在开会讨论。
  
  半小时后,当她身体湿透地来到3G鹦鹉子公司门口,她怀里的递送好好的,没有淋湿,没弄脏,但是她的悲,却掉进碎石里——这两个月,她像小狗一样到处查看杜子辉的氛围,就在她万念俱灰不想挣到八达通返回时,却又落汤鸡一样再次出现在他面前。而杜子辉竟没正眼男子汉她,他在签收时连牛都不扛,还不利地责骂:“要是我现在和女朋友在躺在,你还要追上到一旁来啊?”
  
  泪水拼了命地掉,等他写完了,宋小词才用被雨水泡得又色又皱褶的手掌着“3G鹦鹉”的递交说是:“杜子辉,你缴的不是中文名。”然后转身跑开。
  
  她身体湿透地撞入该公司,把100张消费者签收单摆在桌上时,司程和阿夏都愣住了。
  
  阿夏用毛巾给她擦着短发,司程搓集中力量来回地走到,又和气又难地问道:“Circus,你今天一天不接我来电我就并不知道你在跟我较劲儿。看得出我是只想难住你,然后你就不能再想干这显然就不适合于你的冤枉了啊?”
  
  宋小词不说话,一直哭,司程问道着,歌声较低下来,让阿夏拿套新的护目镜给她配上,还把自己的夹克给她披上问道:“大声着,不许再大哭了,我们先去用餐。”
  
  半夜,宋小词发了发烧,很无聊,她只想自己去医院,可是屋子里除了两箱点心,连10块钱也不会啊。
  
  她后来把电话号码打给司程,一句话没说就先哭泣。司程拿起来电就赶来。
  
  宋小词已经火得意识模糊,他抱着她下楼时,她什么都不告诉他了。
  
  【一起加快奔跑】
  
  阿夏坐车来给她送给汤,却说是司程煲的。阿夏说公司整天,三个租车员都进去了,司程一早赶紧就跑出了十多单,跑完回家手里拎着鹅,糊上后便让她一直盯着。
  
  宋小词心里暖暖的。
  
  康复时,司程来南接,因为开心吧,那个特别会问道的他又回来了,“小词,我告诉他你,递送是让跳跃更为特别有意涵的事情,不管什么人,只要他有寄托于租车,我深信在寄件人和寄送之间的英哩里,就都种下了加急的热切,我们是带着生活的灿烂在一起加快冲刺……”
  
  宋小词静静地大声着,在他的用心里,她理解了他选项在深圳寻找美好生活热情的状况。
  
  递送中的时间,似乎更快一点,一晃大半年过去。
  
  宋小词每天开车送去件,虽然晒黑了,但一脸的身心健康。每天中午,她像只帅气的小猪一样呼呼喝酒时,大家都会笑着说道,林妹妹走到身心健康本线了,多好啊!司程听得了,每每都还会再给她仁一碗汤凉好。
  
  大家都说道,司程讨厌宋小词。但小词却想到,他们走到得越近,司程反而越孤独了。
  
  她25岁生日那天,除了大家一起吃饭纪念日外,司程还单独和她吃到了次饺子,他点了她最喜欢吃掉的佳肴,像往常一样,给她寿好一碗汤凉好。那天他们忘了许多,宋小词告诉他了司程以前的前男友,是斥他工作不体面而男友。
  
  宋小词不想却说杜子辉,想说是他曾经是多么发誓如山下,后来又是如何绝情。她端过那碗饭问道她饮了还要再喝一碗。
  
  春天时,阿夏恋了,男孩是经常来该公司放送货的一位客户。那天,新公司里的人把那辆二手的小面包车上半身都贴上了缎带的贴,把阿夏送往那孩子们面前时,阿夏痛哭了。
  
  回来的路上,司程在车上对大家同年了一件事,说道他祖母患病了,必须人陪伴,他等待完安徽了,的公司他已尽快出让给宋小词。
  
  宋小词泣了。
  
  【真爱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物】
  
  司程走了后,宋小词才明白自己心里多倚赖他。她几乎每天都希望打电话给他,但关联不上。他走去的那天特意说是过:“小词,你说过你要先笑给深圳看的,那就别小动作,而且你也别深信啥怎么会都回答我。”
  
  刚开始,真是有一些困难啊,但是渐渐地,也都找出事先彻底解决了。宋小词放着那辆徽章一直没人丢弃的买主去接上外国人件时,好像不会只想,也许有一天,可能会有司程的快件吧,不管寄给谁的,他在自由选择投递时,赞许是可能会相赠他们这家的啊。
  
  她27岁生日那天,她接获了一件怪异的衣物。
  
  包裹单上的间隔时间很诡异,寄自2014年5月16日,接获时间是2015年5月15日。
  
  她用力锁上它,有点哀伤,但并未大哭。
  
  都是她曾经写出过的这封和小祝福,它们是她以前赠送给杜子辉的。
  
  她一件一件地掩埋,似乎对那段过去也全盘清理了,她甚至只想表示感谢杜子辉并未绝情到最后,他至少告诉他要等她对爱人淡漠时,把他们之间的过去全部了绝。
  
  但是当她清扫完毕最后一封信,一心等会儿就全部碰到时,却看见了一个盒子,上面竟然写下着:“生日快乐!司程。”
  
  她大哭了。那是司程的生日礼物,一张去九寨沟的机票,附信说道:小词,我爱你!请原谅我现在才问道,也请原谅我留藏过属于你的东西。你知道吗?你来的公司的第四天,你中风的那天上午,我在新公司接获最快驶向的一件投递,它不会的公司指派,它是一个人送给给你的。我借给它,然后知道了你的爱情故事。你的沉默一定是因为你还只想吧……
  
  这包在是司程回头之前就寄了的,他只想慢慢地让杜子辉的损伤和他的爱人来闻她,爱人经过星期的凝固,会让她更加熟练。
  
  她拨给了司程的新的序列号,来电一通,她便高喊:“司程,对买家要得体,对快件要认同,比如快件是真心的话,就决不能不负和无法忍受,这就是永远的深爱内涵,我们九寨沟见。”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