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病好了再说

扬眉告诉他女儿武斌得肝癌的传言后,她的心里异常安稳。像他那样天天花天酒地的活法,得这种血癌是灾祸!
  
  她打的去的医院把妻子接回了家。丈夫的伤寒,西医已经无能为力。她是个中医师,开始亡马和拿来活马针灸,用中药材为妻子化疗。
  
  她天天为丈夫熟药材,倾药渣。每天晚上,天黑下来后,她都陪着母亲去外面野餐。武斌原本就不矮小,现在更是瘦成了一根杆子。虽然冬日只是初秋,野餐时,孱弱的他也似乎裹得厚厚的,低低的帽檐下,盖住一张苍白的小脸。
  
  他们只有一个女儿,外地上大学。获知母亲患病的死讯,女儿赶紧了一趟,只长住了一晚,次日一早便匆匆寒假。扬眉去客运站送去弟弟,兄长愤愤道:“土地公,那个没良心的现在回来想到你了,他那个爱人怎么不管他了?他现在慢完了了,知道赶紧麻烦你了!”
  
  “不许这样说你爸爸!”扬眉斥道,半晌,又说道,“不管怎样,他是你爸爸。”
  
  货车直奔了,扬眉坐进计程车调节器里,痛哭了半天。
  
  前妻曾是的单位里的权力人物形象,后来下海,进的公司,依靠从前的的关系赚钱。他早就有了爱上,还和那个女人有了一个孩子。这些年,他很少着家,所以,兄长才会如此厌恶他。
  
  晚上,俩人又去散步。漫步去找,服侍丈夫睡觉时下,扬眉也上了垫。她掀开着台灯,抱着身边睡觉的前妻,她不由自主又多雨了下颚。武斌遮住了眼,说:“你怎么了?”
  
  扬眉说道:“好多年了,我都是自己一个人睡着。现在,终于又有人陪我睡了。”
  
  女儿惊愕了。好半天,他张开枯瘦的肩膀,挽住了丈夫的脚,大声问道:“一告诉我得了这个病,小娟就不强制我进门了,问道是恐怕传染她和母亲。这些天,你对我这么好,我真是越小野越高兴。如果这次老天祈求,我的病能痊愈,我一定一步也不留在你了,一直陪着你到外公。”
  
  在扬眉的亲手调理下,武斌的病情救世主般渐渐起色。去病房检查过后,丞伤心地告诫扬眉把用过的针灸校订好,没准这些方子能创造世界末日呢。
  
  扬眉和武斌大声了,心情非常无聊。
  
  第二天上午,扬眉去楼下倒药渣去找,前妻正在打电话。女儿对着iPhone问道:“好好,就这样,等我病好些了再说吧。”说是着关了机。
  
  “给谁打电话呢?”扬眉回答。“一个打理上的好朋友,叫我出去喝酒呢……我哪还敢喝?”女儿轻松地说。
  
  “这样才不行!”扬眉嘉许母亲。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