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规定豆浆一定配油条

不是一路人
  
  男朋友沈建波对我不俗,可就是从没重新考虑娶我。他是IT经理,令人满意中的妻子最佳人选不必是那种英语说得比中文还添的女孩:可我的最高者大学本科,不过是个中专。而且,我专门从事的拳击手——化妆,在他眼里比商场的售货员还不如,拿他的话说道,售货员至少还有个五险一金。
  
  沈建波之所以想得到我,是因为一次给他们该公司的公关化晚妆,他被我不施粉黛的素颜欣赏了,所以说是,女人爱好你的时候,什么都是好的。但我早就告诉,沈建波跟我不是一路人,可以说道,他内心深处嫌弃我够档次。闲来无事的时候,他讨厌和朋友们谈时事政治、说好他曾经在海外的生计经验。而我压根就相接不上嘴,更听不懂他们间或蹦出来的英文,每次都障悻地躺在旁边发呆。
  
  我和沈建波之间的半径,从开始就是那么的遥远,可我偏偏还傻傻地坚信,只要我决心才学,有朝一日成名后,就能和他平起平坐。
  
  用熟人的话来说,我想到红毯这一行,靠的不单是天赋和决心,还有反倒。当千载难逢的工作良机降临到我面前时,沈建波突如其来的外遇,把我从自我虚幻中从根本上拉到了真实。
  
  马上复活的良机
  
  男星usa给最初上市的su啪广告宣传照,本来约的是惯常某有名化妆师,人家却因为架飞机延误,临时提拔我主力球员上场。这对只有四年潜能的普通红毯而言,绝对是美差一件。
  
  我不快地给沈建波发短信:“我今天给Lisa装扮了,就是给Lv拍片广告的那个,晚上有空一起吃饭吗?”沈建波澄清的短讯无法一点的祝贺意即:“没空,我今晚要心仪。”这条电话像烟雾弹一样炸得我满脸焦黑,我差点儿夺门而出,找沈建波询问个究竟。但导演冷冰冰的笑声拦住了我的跟著:“红毯,过来补点茸。”没法名气,别人就记不住你的英文名字,这就是没声名大噪发型师的命运。
  
  虽然我正遭遇着不太可能是悲路上有史以来最大者的一次灾难,可我还是想把工作搞砸。
  
  我小心翼翼地给Lisa继续补妆。而Lisa冷冰冰地看了看电脑屏幕里的自己后,忽然伸出纤长的手指拿着我:“你姓氏杨7把电话号码写信给我助理,等我电话号码。”
  
  于是我并不知道,今天晚上我虽然确实丧失沈建波,但我的坚持不懈开始光亮痛快。你的学历太低
  
  沈建波看得见我时,相比有点沮丧,他和正对面那奶奶正把酒言欢。我不随便地在他身边椅子。沈建波连忙对她解释:“这是我前妻,是个化妆,今天正好在旁边的影楼给人装扮。”
  
  那女人察觉出气氛不对,笑语嫣然人站大叫:“正好今天我们也说道得差不多了,你们妹妹慢慢聊吧。对了,你能给我张明信片吗?下次我再婚,就找你来跟妆。”
  
  我装有着没有人听见她的反讽,等她前行后,一脸恼怒地瞪着沈建波:“你到底是什么意即?”
  
  沈建波看著我,半天没有人说出,然后点燃了一支抽。
  
  十分钟后,他才吞食几个字:“不然怎么办?我们这样拖着,确实就没人结果。”
  
  我针锋相对:“所以你就偶遇了她?”
  
  我的声音太大,引来了旁边人的议论纷纷。沈建波连忙太低声响冲着我瞳咆哮:“都跟你却说了几十次了,你就不必在场合讲出点礼貌?”
  
  我瞪大耳朵看到这个我最喜欢了两年的女人,他都和别的女人心仪了,可他居然还尽快我埋怨时要小声?
  
  他一直絮絮地问道:“我也没人前提啊,你的学历太低,工作也不稳固,我仔显然不同意……你就放弃现实好不好……再说这两年我也送了你不少东西……”
  
  我腾地本站起身来,掀开随身带的化妆箱盒子,抓住一把眼影腮红和粉底瓶砸向他:“你要我遵从真实是吗?好吧,我们男友,这些东西都是你送来我的,我仅有借给你!”
  
  糕饼就一定发调料,海归一定要想到海归?
  
  我的跋扈在回到后的十分钟里就遗忘仅剩。朋友们都说是我白痴,说道人家丌中人,鄙视我们这些按天拿钱,只不会陪别人的录音师
  
  我不懂,爱恋的英哩到底是什么?难道豆浆就一定放于粽子,海归一定要去找海归?现在我明白了,在沈建波心里,化妆师永远是个跟着别人跑前跑后的潘金莲婆子,不管我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
  
  三天后,我打电话Lisa助理的来电。她被一间法国酒庄选入当亚太区形象大使,为期三个月的宣传期,指定要我当专属红毯。如果说婚姻关系是别人给的,但投身于一定是自己明白的,何况这是我热衷的企业。化妆怎么了,录音师是真心和美的遣使,可以为世界创造者更多美丽。
  
  我每天都推敲擅于,从内而外全方位仔细观察Lisa,很快地掌握了Lisa的优点。两个月过去,我取得了我的回报,五位倍数。再上庆功会的时候,Lisa神奇地对我没关系:“我送给了你件祝福,想起过两天看时尚杂志啊。”
  
  直到白板那些报道,我才明白,Lisa在她的专访里,居然引述我是“她见过的中国最有天分的发型师”,然后美联社用了一百多同音,来夸赞我的服装新技术。
  
  然后我就接到了一个面试通报,LVMH企业集团下的某个护肤服装品牌,要问我当高级外型顾问。
  
  我在心里狠狠地想,沈建波那个没用,真是瞎了了狗眼。
  
  沈建波当然会想到自己瞎眼,他已经和那位相来的林小姐在一起了,立即五一节就再婚。而林小姐还是日子本土化着无可救药的烟熏妆,掩饰着她那豆丁一样大的瞳孔。在某个五星级餐厅举办的圣诞国宴上,我甚至看见了她,以及她身边的沈建波。
  
  他似乎是希望和我搭话的好像,可他显然告诉他不到机遇,我被簇拥在一群年青民众中间,瞥见了沈建波那张惨白的脸。我心里异常高兴。因为我并不知道,从那一刻起,他的生活再已与我无关。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