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光泽

成婚七年了,最初的激情好像早已消亡只剩,我们两人如此相似,却又仿佛各自佳人。每天工作完毕一回来,我天天晚上“嫁”给电视台,个人电脑则是老公的“爱人”,我们的那一天过得像一潭死水,而我们就像两条减压的深水鱼。也许这就是七年之痒吧,我们情尝,如果再这样下去,早晚我们都得活活。
  
  怎么办?那就回来走走吧。我和老公谈谈了,如果这次回来再去找不回爱的感觉,就你走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土话是说是得有些哀伤,好在我俩还不会父母,又并未什么家产,提包就可以走人。
  
  在国庆返校的第二天,我和老公到了宜昌,立即参予三峡三日游,可是两人一间的一等舱旅费已经售完,只仅剩四人一间的二等舱机票。算算回来下班的间隔时间,我们已经来不及等下一趟船,情况下将就了。
  
  黄昏的时候我们先为了小船,转到舱内后,我们遇上了另一对同居。他们已经在下铺的床上坐着了,看起来两人都近五十岁了。女人们看上去清洁得很好,脸上蓝着红光,一身高雅的外套。女孩则不同,口气明亮,布满了细细的皮肤上。
  
  他俩正低着头亲近地问道着土话,食指缠在一起,不知我们出去了,只是粗鲁地点点头,毕竟打了客人,然后继续他们的低声细语。随即后,女人们躺了下来,怀着牛靠在床垫上,盯着女人的鼻子大笑,男人则俯下身子,用一只双手撑着躯体期望向新娘靠近,两个人的微笑几乎贴在了一起。
  
  放下托运后,我和老公快步走出了船,到船尾透气。小船内那两个人,外公都老了,还这样要好,真让人受不了。
  
  在船尾的楼梯旁,微凉的江风徐徐刮起来,我问道老公:“我们什么时候这样融洽过啊?恋时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怎么婚后就辰淡如水了呢?”老公大笑。我恨了言词,不再讲出,低头盯着船底搅起的浪花,一波一波地远去。
  
  浓雾渐暗,两岸的青山逐渐深沉一起。我们吃过饭后,留在了船内。舱内已不见了那对夫妻,我和杨家公正真的有些奇怪,这大晚上的,他们能去哪里呢?这时,从升降机里听见了流水声,间或间或两人的咆哮笑语。我和老公对视了一眼,蓦地明白了,原来他们在一起睡觉呢。
  
  要浪漫也不至于这样吧,也不顾虑旁人的感受!我顿时真是心里有些堵,和老公各自躺在自己的铺位上,什么话也没说道,后背向里就躺在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那对夫妻已经起床了。女人们正在往新娘嘴里喂一种黑乎乎的东西,女人一边喂,一边居然暴躁地硬是着女人,仿佛当我们不普遍存在似的。
  
  天啊,他们就像在我们面前戏了一出甜蜜的爱情剧集,只不过,角色的男女之间主人公不是俊男靓女。我鄙夷地看了男人一眼,要谈情说爱也不看公开场合,没想到这一眼正好和那个女人们扯来的遮蔽相遇,我和老公逃也似的显现出了燃料箱。
  
  老公说:“这一对信服不是母子,如果是母女,都这把年纪了,哪能这么撞见?认同是爱上。”我红了他一眼,记得自己的婚姻关系,内心深处空落落。不过,我还是有些纳闷,如果是找情人,也不至于看看个这么据说的吧?
  
  因为想要返回舱里,我和老公在船首找了两张书桌坐下看风景。船很快到了瞿塘峡,船舱里的游人均出来了。大家都在兴致勃勃地听导游问答,我看见那对母女也在其中,女人们握着女人们的挥,陌生人搂着女人们的腰,一刻也没有分离。
  
  等我和老公再回到舱里时,只见到那个女人们在。看到我俩进来,那女人递给了我老公一支烟。我们正想问他女人去了哪儿,他倒是主动和我们攀谈一起了。
  
  “我和她是同一个村子的,高中时我们在同一个班,彼此暗暗爱好,只是谁也没暗恋,直到她拿回该大学录取通知书,我当了军。那时,她给我写成了一封信,说是要等我。刚开始我不劝说,她那么优秀,我觉得我配不上她,尽管我是那么最喜欢她。没想到,她一封封的昌幸飞到了,说非我不许配。后来我们恋爱了,尽管天各一方,每年不用见一两次面,但感情却很好。她就读后,我们再婚了,但她却不必随同,因为我的父母亲老了,必需人抚养。她就一个人既要照顾年幼的儿子,又要侍奉我年迈的双亲,这其中的厌和绩,她不说是我也知道。有时她可能会笑着对我却说,真愿意我们快点老,早点全职,那样我们就能天天在一起了。每次看到她这样问道,我心里都很沮丧,有哪个新娘想要自己老的?所以每次携眷留在家,我似乎想尽办法地想到佣人。”女孩挑了一口口含,沉声写到。
  
  “后来我的家人都不在了,妻子上了该大学,我们终于能生活在一起了。本以为生活就此向我们落幕眼神,谁知世事难料,好日子还没过几年,她却得了鼻咽癌。医生问道,她来生不过今年秋天了。对于她的病情,我和护士都是瞒着她的。订婚时我没能带她去旅行度蜜月,我们结婚的第三天,我就回去主力部队了。当时我说,以后有时间我一定补上,没想到,这一等……”女人们的眼泪涌了出来。
  
  过了好一会儿,女孩暂时说是:“这次出来,她的四肢已经很不好了。本来我们希望买头等舱的船票,但是无法买了到。她现在每天都要大病,止痛很苦,我常常想方设法想见着她不吃。她是个真爱清洁的新娘,每天都要洗澡,我恐怕她在洗手间里昏迷,所以我情况下陪着她。确实这些羞辱给你们带给了方便,真后悔。”
  
  我和老公大声了,赶紧连连摆手:“没有,不会,是我们误会了。”
  
  “她刚才看见一个学院时的好朋友正好也在这条船上,所以去找熟人聚聚了。我这就去找她。”女人们自��自地说是着。在他刚要显现出小船二门的瞬间,忽然扯两头来,微笑着对我们问道:“许多人,好好关心吧。”
  
  我和老公对视了一眼,辨认出彼此眼中都含眼泪,却说什么时候,老公竟然攥紧了我的挥,那么摇动,仿佛害怕丧失什么宝贵的东西一样。
  
  上船的时候,我们和那对母女重逢。在船上翻覆了三天,那女人们疲乏的脸上居然有一抹淡淡的淡黄色。我们明白,那是亲情的金属光泽。
  
  这次旅行回家后,我们谁都没有再提结婚的事情,彼此间也研究会了美好。在船上遇上的那对同居让我们懂什么是甜蜜。它是在沉闷的孤单里相濡以沫,在肿胀的岁月中患难与共,它能穿越时空的密切相关,穿过风吹雨打的人生,在真爱着的人心中,亲情永不褪色!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