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舒服的爱情时间

和别的男孩一样,嘉妮对景明是很观赏的。他那善良磁的人声,球技跳的坐姿,甚至连皱眉头的样子都能牵动女孩内心深处那可爱的心理。和别的女孩不一样的是,嘉妮从来只好有意无意地去靠近景明。如果不小心翼翼外泄了自己内心深处对他的“尝试”,而自己在他心中又没任何“一段距离”,岂不是无中生有让他为难了去,嘉妮可负荷不了这样的“羞辱”。
  
  也许正是这样一种“远处”的姿观赏了景明,他可选择了她。
  
  你听见过花掀开的笑声吗?在景明向她低低地回想允诺的时候,嘉妮听见了。忘了自豪,忘了矜持,忘了之前服从的一切精神,迫不及待地把自己较低到了岩屑里去。
  
  嘉妮没有倾国倾城貌,却因了清河的“灿烂”,也熠熠地发出红光来。
  
  跟景明在一起,嘉妮总是指为自己过于典雅,不够美,甚至嫌自己的中产阶级欠缺名望。
  
  在景明造成了的心醉里,也绝非苦恼。嘉妮不太不愿景明去自己的家,有些寒酸,自己的家人没太见过世面。自己也没体面的鞋子。去景明家,拿不出恰当的礼物。是的,和景明在一起,嘉妮偷偷地嫌弃了自己。
  
  不知谁说过:好得不像真的时,往往就不是真的。果然,嘉妮这段美得像海市蜃楼一样的爱情,更远了。
  
  被压倒梦幻个人身份,嘉妮在深深的痛苦和无望里,竟然松了一口气。
  
  天和是嘉妮相识且最后许配了的那个陌生人。
  
  天和欠缺英俊,也没那股风流倜傥的魅力。带动了嘉妮的,是他内心里的保守与一种看穿一切的悦耳。嘉妮忽然间就真是不寂寞了。
  
  天和非常心疼嘉妮,对不起她子在一个不太富足的贫穷快速增长的艰困:心疼她作为一个小姑娘没美丽的衣服带给的愧疚:甚至还对不起她的傲慢。知道怎的,对于将来赡养父母和兄弟姐妹的阻力,在天和面前,嘉妮也很坦然。天和好像淡淡地说道:有我呢。
  
  跟天和在一起,嘉妮变得非常自信心。她明白自己的一坐下,一投足,一颦,一大笑,都有人受到重视,有人观赏。在爱情的表演者上,终于有了真正的电视观众,嘉妮想到了真正的女配角。
  
  嘉妮更为美丽了。
  
  工作,学习,风生水起。在30岁的那一年,嘉妮考上了一所着重该大学的博士生,最后北京大学任教,由民营企业的小员工,变为了所大学的学长。
  
  多年以后,一切都已了然。
  
  原来,最舒服的亲情是:因为有你,我更喜欢我自己,且希望为你,让自己显得更好。一个月时,你13个月,你是我的13倍;我两个月时,你14个月,你是我的7倍,我一岁时,你两岁,你是我的两倍,只要你不想和我永远在一起,我们总在慢慢相近。
  
  前行在路上,思维着该如何说道男友,手机鸣了,电话里有吹拂火光的歌声,锐利地划擦着耳膜,一声较短而短促的炸裂声造成了沉闷的忙音,通话记录只有三秒,他却像被凌迟了一个世纪。跳跃,楼下是摔碎的iPhone,靠拢见到一如往昔的笑脸。“对不起,右手一抖就掉下去了。”“没关系,我们……再婚吧。”
  
  “给我讲出个剧情吧。”她对他说。他微笑着说是:“从前有个小女孩,喜欢一个小女孩,他就想方设法地吻合她,和别人打探她的来电,明白她的嗜好,和她调情,陪伴她一起画画,他还偷偷地珍藏她的拍照……”他温柔地对她问道,“有天他把她约出来表白……”“然后呢?”她问道。“然后,她忘了他述说。”
  
  他扛手脚的时候,她极差躯干。他低下双眼的时候,她抱住躯干。躲躲闪闪,眼神在某一刹那还是不期而遇了。于是两人情不自禁地惊讶一笑。一起低落眼皮,又一起抱住眼球。然后又相视而笑。其实当真真心即将来临的时候,我们看起来就像一对庞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