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想和她说说话

多年前,我在上海一家外企工作,忙得昏天暗地。有一阵工作不顺,又痴情,生活难以自理,过得猪狗不如。大概是电话号码打得较少,我仔察觉出异样,落选了一个周末搞了个突然袭击,一进屋见到弃置一样的屋子:肮脏穿着填充,吃剩的盒饭没扔进,拍照打碎了一地,她心爱的女儿躺在床上像一条死狗。
  
  我土地公问:“你怎么搞出这个模样?”
  
  我不出声。
  
  我爷答道:“显现出了什么真的?”
  
  我不佢。
  
  我土地公问:“他怎么没人来看你?”
  
  我捂着棉被呜呜痛哭紧紧。
  
  我问道:“奶奶,我好想要临死啊。”
  
  我爷一下子慌了,也哭泣着说:“你不要吓我……”
  
  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告白五年,即便爱人已不在,但是在一起已成习惯,像伤口粘滞纱布,一掐就皮开肉绽,痛得钻心。恋情的状况,是无话可说。他在浦东工作,住在浦东,周末来看我时,我要么加班天天殊不知如何以最快的反应速度升迁,要么扔下软体上写稿件,给无数月刊撰稿,好像都想当个女作家。偶尔过来逛逛,总真的很累,话都想讲,互动仅限于外事对谈。“不吃什么?”“都行。”“饱了吗?”“饭了。”“想看什么经典电影?”“随便。”“不吃爆米花吗?”“嗯。”我虚弱了很长一段时间,以泪洗面。
  
  老婆回到上海照顾了我三个月,我把自己搞得更回来,起得比牛更早,睡得比小姐晚。凌晨回来,奶奶永远在等我,默默地端茶倒水,热饭热汤。
  
  我和颜悦色的时候她则会问道:“真的不会和好了吗?”
  
  无名火联合会瞬间引燃,要么甩脸子回去房间起床,要么怒气冲冲放一顿牢骚。最常说是的一句是:“你告诉他什么啊!”还有一句:“别忘了行吗!”
  
  有一次,我轻手轻脚进屋,发掘出爸爸就坐台式电脑前睡了,老花镜悬挂在脸上。屏幕灯光,阿姨在看我的博客,那些书写病态又绝望。还有一次,被梦魇吓醒,口干舌燥,摇醒熟睡的妈妈说:“妈妈我怯。”
  
  妈妈回答:“要进食吗?”
  
  我说:“冰箱里有罐头吧,我希望吃糖果。”
  
  老婆一骨碌爬起来,去厨房摸糖果,告诉他足足起子就用刀子撬。面包没弄放,手背切下一块肉,斧头“哐当”一声丢弃在地上。我冲入客厅,爸爸的右手血肉模糊……我泣着忙奶奶去看住院,路上一直争着她的肩膀。
  
  奶奶摸摸我的脸颊说道:“别难过,以后可能会越来越好。”
  
  我泪如泉涌。
  
  妈妈说:“你这么帮助,以后可能会越来越好。”
  
  阿姨又说:“还可能会有人对你好的,你以后都会很人生。”
  
  大姨来上海看老婆,妈妈特别惊讶,缠着大姨聊天,谈笑了一夜,说道她在上海的生活。她这三个月无公事可脱,看电视剧较慢看吐了;她出外买来东西,不认识北路;她讲上海话,遭受了倒刺与责难;她担忧我母亲,店员做生意回来,恐怕他一个人养育不过来;她也特别想要我哥哥,担忧她的求学……但是因为要伺候我,她只能辜负一边……
  
  我才告诉,阿姨在上海这三个月,比入狱还沮丧。我以为有事紧紧星期过得比较较慢,却忽略了妈妈度日如年。
  
  大姨说:“她又无需你伺候,你在这里干吗?起仅抑制作用自己还沮丧。”
  
  我爷说道:“我就想要和她说说话。”
  
  有一类人,小时候把心里话所写进到笔记,长大后把心里话打入计算机,对着鼠标安慰、对男人道出、对朋友倾诉,唯独不对亲友和恋人回想。
  
  我是这一类人。但真心是无话可说吗?我不这么只想。
  
  事实上,我多么渴求有个无话不谈的人。我们睁开眼睛有话说,闭上眼睛有话说,睡觉时有话说,看电影时有话说,接吻时有话说,闹事时有话说,高兴时有话说,伤势时有话说。最差,连梦里都有话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