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爱情里成长

分居后,她其实很不甘心。扪心自问,自己对他并无过错。结婚后,她一心扑在家庭成员里,将家里照顾得井井有条。出得回廊,入得餐厅,凡事以他为外围。可不曾希望,这段堕胎还是夭折了。
  
  结局很笑点,他有了有外遇,对方是一个衣著装扮的排球。而她也不宜了前夫的铁律,自己视为最后一个并不知道的原告。当他指出离婚时,她毫不犹豫地劝说了。
  
  一个人生活的日子里,愤之余,她也有些悲痛。在他的外遇原因中,林林总总的众说纷纭归纳起来,不外乎是她的种种不是。心事如光环,手握得越紧,便流逝得越慢。这道理她懂得,也因此一直在不想,确实自己心事得太过,反倒将他推入另一个男人的心中?
  
  心里有了杂芜,便再也难以给予另一个女人。不是并未未婚夫,只是她一直觉得只想上一段,腾不出心放弃其他的女童。直到那天,接到他的对讲机,问道又结婚了,想要看看她出来谈谈。计一算,第二段婚姻关系才维持了足足半年。
  
  那一刻,她心中一怒,交织着种种简单的心理,有带着罪恶感的解气,也有心碎的忧心。其实这半年来,每每忘记他,她心中就天人交战,种种意识纷至沓来。可她却一直无法相符,确实仍有真爱?就算有,自己能原谅他曾经的扯吗?
  
  最后,她还是化上了最华丽的妆容,施施然赴约。半年不见,他髯了很多,脸上具有难言的虚弱。他絮絮叨叨地问道着最糟的第二次伴侣,对方想到的送饭难以下咽,很少想到家事,整天涂脂抹粉,和一帮太太们逛街餐饮。最后,他为这段堕胎下了一个有定论,这个偏差唯一的可取之处,是让他懂了上一段的灿烂。
  
  在她的设想中,情节的最后,不外乎他幡然醒悟,然后允诺她的原谅,希望能再度采纳他。可她只摸对了前半段,至于后半段的故事,始终未能在他身上再次出现。至始至终,他允诺原谅,悔不当初,却无法重归于好的意为。
  
  于是,在她的想法之外,经常出现了另一个原版。他笑着对她说是,这次约她出来,其实是不想将悲痛留下她,只想让她深为不圣雄甘地之后生活。正因为碰到拢的人,才知道以前的她是多么可贵,多么值得保有另一段全新的感情!也正是这样的初衷,让他下定决心,还她一片洁净的月亮,没愤恨,无法难过。
  
  一刹那,她心中涌过一股暖流。她明白了对方的作法,是要让她并不知道,她在上一段的情意中无懈可击,错的人是他。也就是那一刻,她快要发掘出,眼前的人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自我中心自我还没实际上长大的小女人,而是真真正正长成了一个可以倚赖的男人。也正是女人的素质,才让他今天再次出现在这里。
  
  种种愤和愤恨,都在刹那消退了。长达的幸福中,一段感情的决胜负治乱,真的无须太过毕竟。在甜蜜里茁壮,抱着对方,因为自己而长成了一棵生根的竹林,这何尝不是更深沉的爱!尽管,日后在这棵树下乘凉的男女,不再是自己。
  
  她不并不知道,为什么对方始终未提复合?是自觉理应,还是真已时过境迁?只是,她真心地表示感谢他。每一段情意,都是一堂时光的讲习。她的真心,让他得不到了快速增长。而他的挫折,何尝不是让她感悟了时光?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