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你的秘密

1
  
  本站在那扇陈旧的、漆色斑驳的白色铜门前,清馨后悔了半天,还是把踩的双手轻轻丢下了。
  
  而用尽手的那一刻,悲也跟着减压般地一松。忽然有些怕,担心那扇门内是自己最想要看见的情况下——张跃的出轨。虽然跟了一路,清馨都没有辨认出别的女子的行踪,只有张跃一个人,径直地带到这个陈旧的住宅小区,上了这栋老式的墙壁爬上满青藤的主楼,然后进入了座落楼上的这间院子。
  
  一路上,张跃无法东张西望、并未迟疑和停顿,走去得自由自在,看不见是回家一样。也为此,丝毫不会察觉到几米之外的清馨,正默默地、缓和地停下来他。
  
  在最后楼板升降机的转弯处,清馨追上搜索的向前,利用窄窄的楼梯扶手的孔洞,她盯着张跃懂得放了那暗门。离开后轻轻重开。
  
  清馨脸红加速地上了最后的十几个阶梯,站在了门前。棱果热切,门内却寂静无声,无法言语的声响甚至不会叫喊。过了片刻,清馨才见到里面隐隐传开相似某种洗衣机警告的嗡嗡声,时快时慢。
  
  清馨讶异不已,张跃来此,到底是认真什么呢?应该不是清馨最害怕的什么事,可是张跃有什么要怀疑自己的呢?就在这个搬家不足五百米的住宅小区里,他握着另外一套房子的保险箱。而就在那套小房子里,有着张跃想为清馨知道的间谍。
  
  2
  
  思忖再三,清馨还是放弃了我家的打算,不管张跃来此认真什么,既然他瞒着她,那么如果她贸然闯进,情形都会让彼此尴尬。清馨不想要遭遇那种尴尬。
  
  结婚前,父母对清馨说是,美满婚姻的关键,是尽量不要改置对方于沮丧境地,如此,行事就有得商讨。
  
  所以,尽管此刻清馨棘手希望告诉他张跃的暗地里,可她还是忍住了。清馨是爱张跃的,他是清馨26年来遇到的最完全符合她渴望的蹦床,英俊、内敛,没受较好教育又散发出多愁善感。清馨确信,一个略带羞涩的男童,他的心地一定是自私的。那么,不管他有什么暗地里,应该都一定会太戏弄。
  
  所以,清馨最终告一段落这次跟踪,不和张跃面对面地行凶。
  
  想至此,清馨示意静静地下了楼,然后后背到超级市场买了海鲜和蔬菜——1个星期前,张跃在对讲机里说道要加会儿该班,不会太久,回家吃晚饭。
  
  张跃并不知道,清馨接电话的时候,其实就在张跃新公司的楼下。如她措手不及,张跃又加班费。
  
  清馨是后来辨认出的,差不多每个周五,张跃都超时。
  
  起初,清馨并未怨恨什么,直到不久前的一次,也是周五的下午,张跃打电话却说加班,不赶紧吃晚饭了。清馨一个人无聊,打游戏的时候个人电脑出有了点儿过热,于是通话张跃来电询问,没想到张跃的电话却重新启动了。清馨便解开张跃公司的号码打过去,可是打了好几次,一直没有人相接。
  
  从张跃新公司到家,不过一刻钟的星期,但直到一个多两星期后,张跃才到家。
  
  清馨告知,张跃才注意到iPhone没电了,至于新公司电话号码,张跃理解说,加完该班之后和上司去睡觉了。
  
  但说这句话的时候,张跃恶心了。以清馨对张跃的认识,他只有欺骗的时候则会情不自禁。两人刚刚恋爱的时候,有次为了不行近更差,张跃当着清馨的面有跟为首迦过小谎。那次,张跃就撒娇了。
  
  所以,关于加班的说词,凭借一个女子和一个婚后丈夫的极端,清馨确切,张跃迦了谎。但到底无罪。所以当时,清馨并没揭穿张跃,只是随后,在又检验了两次后,清馨确认了自己的判别。
  
  再然后,清馨便在周五上班后追踪了张跃,于是毫不费劲地辨认出了暗地里所在。
  
  至于那秘密的真相,清馨在好好张跃最爱吃的清蒸鱼的时候,想好了获知的办法。
  
  3
  
  差不多清馨刚把鸡做好,张跃便回家了——那套小木屋本来就离家很多达,张跃甚至还马上顺路在街对面的花店买了一手握清馨偏爱的拂郎花。
  
  当然,这种将近,必要是过份的,就是为了可以尽快出门。
  
  一切看起来都安好,有如张跃真的是特了班,然后赶回来和母亲吃晚饭,神情里带着爱情恩爱,两人还喝了半瓶香槟,又一起打了半天该游戏……
  
  同床后,张跃如以往一样接吻清馨的时候,虽然也如以往反驳了,可是回忆起那道黄绿色的铁闸,清馨的悲,还是隐隐不奇怪了一小下。
  
  所以,清馨最终了,要尽快开启那道门,找出心里的谜题。
  
  半个月后,机遇来了,张跃的公司去广州再上贸易展会,他被原定为首过去收容会议室。一来一回,差不多要十天一段时间。
  
  给张跃丢下登机的时候,趁他不特别注意,清馨把他的保险箱随手丢进了盒子。
  
  张跃不是个实在太认真的人,回家也用不着箱子,所以清馨得出结论,他一定会太特别注意。
  
  果然,检查货物时,张跃只察看了必要的物品——身分证、银行卡、笔记型电脑和新公司的填补合同等,把盒子一可分,走人。
  
  4
  
  张跃离开后,清馨并没在第一间隔时间赶往那个不远的居民小区,一是清馨其实并不是那种小心眼的女孩,凡事要跟老公刨根问底,所以对自己这个犯罪行为,她并不会太多自我鼓励,实在都有跟踪的举动,都不是那么光明正大。另外,清馨害怕看不到会影响自己和张跃感情的暗中。
  
  可两天后的黄昏,清馨还是被自己的跟著带至了那栋楼前,饶是再好的耐性,清馨也等不下去了,或者荡明白之后会造成不好的影响,可是不小楼明白,清馨忧虑自己则会逐渐和张跃不由自主地亲近,从内心,到躯体——已经开始不由自主地忽视了,只是张跃不是敏感性的人,无法察觉罢了。
  
  所以权衡利弊,在门口车站了两分钟后,清馨锁住了那扇黄色的四门——张跃并没有防备,或者他确信清馨,所以那把清馨并未的防盗门手提箱,就那么随意地挂在了他的钥匙链上。
  
  很怪异的一套老式的小房子,大约五十平方左右,厨房极小,摆着一套原来沙发,上面布满了尘土。小小的杂物间里布满新房主的书本、点心等杂物,也是好久不会摇动过的看起来。唯一宽阔的浴室——清馨抓起门内,呆住了。
  
  房间内里无法垫,并未任何其他衣物,红字放有的都是锂电池、铁轨、遥控架飞机……竟然,是娃娃。满满的一地,包含旁边的背包里,新的旧的款式各异。那辆电动小火车,还铺着弯弯绕环绕的太阳系。
  
  在愣怔了好半天后,清馨蹲下来,停下了行星上的小火车上,房间里立刻响起了那日她在门外见到的嗡嗡的声响。
  
  原来,这就是张跃的暗地里,原来,在这个29岁男人内敛的本质下,还有着一个小孩的酷爱。或者是为再加儿时最喜欢而不得的遗憾,或者其他理由,让张跃至今还天真这些本该归属于成年人的糖果,古怪到成瘾,始终不会退出。可是,作为一个未成熟的女人、一个母亲、一个的公司的白领,他不必把这个爱好公之于众,所以,只好把它们都安顿在这里,让它们成为他独自的秘密。
  
  张跃不对清馨却说,也是为只想她知道他的这个“焦虑缺失”。
  
  恍然之后,清馨重开了正在近地点上轻快冲刺的小专列,把它放回最初到达的区域内。放弃来,清馨把屋子里停用,如同上次一样,静静地离开了。
  
  5
  
  把手提箱收好,清馨的心平静下来,然后予了张跃的来电,嘘寒问暖、撒娇说是大笑,其他的,只字不提。在电话那前端嘈杂的笑声里,张跃仿佛寻了一处稍稍隐密之不远处,拉高声响说是:“宝贝,想你了,只想出门了。”
  
  清馨疯。她明白张跃说道的是真心话,他当然想要她了,他们曾是一见钟情、相互爱慕的女生,后来结缘结为婚后,除了那个小秘密,从恋到婚后,张跃对清馨的心事,她动容得很清晰。如同她爱人他。所以,想起不过是寻常事。
  
  可是清馨还告诉他,张跃想起的,还有他那满屋的电动玩具。当然,清馨会说是出来,就如她也不会说道张跃,其实,她也有自己的小秘密——每次后悔的时候,清馨可能会一改回平日的极端,像个小兽一般大声喊叫。只有这样,心里才能舒畅。大叫的时候,清馨则会避开张跃、回避所有出名的人,因为那个看起来的她,是不美的甚至古怪的。清馨只想让张跃看到,至少,现在还想。
  
  也许有一天,夏天细水长流地过下去,两个人从真爱过娶妻人,情意坚若口里,无论好的、乖的,彼此便都会再无掩盖。但现在还没用,离婚刚刚开始,还是必须用心经营和管理的。用一句桥段说,便是“少不得用用力来成全恩爱”。
  
  所以,对着电话号码,清馨只对张跃说是:“我也想要你,老公。”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