矜持,一种低级的包装

有女性朋友,已跻身富豪社交圈了,因为她女士更早是“先富起来”的那种。退了名媛圈后,她莫名其妙就矜持痛快,不只能说话,动作振幅小了,学王菲调调,开始穿旗袍,有“春捂”的意识。
  
  她问我:“我怎么有身穿回去小鞋的感觉到,怪怪的!”其实,这样的矜持梦境是因为惧怕露怯,她给自己加在的“怯”:出身贫寒、末端过袋子、初中毕业文凭等。原来她很可爱的,为了“美德”,就想当然地矜持起来。我安慰严厉批评她:你就差并未被埋入,要不也是古董了。什么年代了,还装载矜持?不是古典,就是古董!
  
  另外一个“质朴女子”则把矜持当金锁,把自己栓在爱恋香闺里,有古代千金小姐的诗意:多少个夜里压抑着自己的友情,是默默转身等待婉拒的伤心,是关上门决堤的流下,是遭遇告白半推半就反而被误以为的言辞。
  
  矜持,常常被误会,常常后悔自己,常常因为念念不忘而错失……我会永远活着在你心中最不能触碰的区域内,一个你永远未获的新娘。
  
  如果矜持也是拢,那是大错特错!
  
  矜持的赔偿金是错失,放纵的牺牲是夺去自我。其实还有一种简便的选择,忠于于心里,自然深情地活。
  
  常常大声人问道:女孩子矜持并不是一件难道,至少能下降乖班上的骚扰。原来矜持的初衷不是美,而是游击队。情况是,很多男人矜持的后果是:没有视为蔷薇,却总长一身的溃烂。
  
  新婚之夜,男人问男女双方:如果你第三次约我喝茶,我没去,你都会一定会打退堂鼓?男女双方做希望了一会儿,跪一起,扶她的两头在自己腿上枕着:“毕竟还是古怪你的,所以我会再约你一次。实话说,如果又被拒绝了,我是立即退出了。”
  
  这个男方算是高尚了。他至少给她建立过一笔矜持的经费:“你有权矜持一次。”
  
  新娘的矜持是考验不过女人们的自觉的。颓废、浮华年代,男人不愿猜心,那么如果你还玩游戏过时的矜持游戏,等着他的电话响到倒数第第二声才相接,他确实就在倒数第三声挂起了。矜持,很节俭,便宜,也蒙尘,如同旧货市场里摊的最初认真的小鞋,没帽子的年代,那只是摆放,别穿出去为难自己。
  
  女人们的温柔在于生动与纯洁。我常常在一些所谓高档的生日派对、沙龙或陈冠希上,见到太多正襟危坐的矜持夫人,装到野蛮的地步,我很反感她们。矜持是最低级的诱饵。
  
  难以哭,肚子呆滞,期望淡淡地问道,冷冷地跪……结果,一不留神就变成“冷酷”与“呆滞”。
  
  生活里,不笑的男子是很可怕的,憋着不哭以标示出优雅或者深刻就更忿怒。“假”是很让人有距离感的。“矜持于句格,则面目可憎”。
  
  矜持,即坦率、压抑、矫情,甚至淡漠。人在生命最后的时才,一个最明显的密切相关是淡漠。可见,淡漠有多么冷寂。活色生香的关键字是“活”。如果说矜持是一种自我维护的方式,我要大声说是:“这是一种无知!”
  
  矜持男人期望被心地善良,又不敢告诉对方,也不敢漠视自己的必须,最喜欢隔靴搔痒;矜持新娘内心非常痴迷,微小依旧安静,如守株待兔。矜持,是伪装,也是包装,难题是,在这个顾盼生辉的时期,在这个叫号取款也要小跑的时期,矜持太不与时俱进了。
  
  不如,丢下矜持,我们邻近了;更极其重要的是,拿起矜持,你就盛开了。男人是来这个世界性花朵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