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被爱情撞了一下腰


  
  考入十年的的大学同学聚会,去还是不去,这个疑虑这几天一直纠葛着李梅。
  
  近几年,她很少和女生联系了,即使德比战的小聚餐,她也口实养育小孩而报销。其实,不是只想挈,更多的是一种内心的恐惧。十年前的李梅,窈窕淑女,姣好的长相,让她荣登系花的左边。可是,如今镜子里那个身形发福、面色黯淡的她,早与当年判若两人。
  
  张威最近好像早出晚归,说道有一个新项目要得标。凌晨的电话里,有嘈杂的歌声,有吆喝饮酒的呼唤,有女孩的笑声。
  
  李梅告知自己,淡定,张威是为了她和父母,才去拼命干活的。自己每天的空间内,就是这180平方米的公寓,一个整天闹事的弟弟。她也生活习惯了这样的孤单。她不偏爱现在的生活,可是又想去转变。好在张威明白她的牺牲和代价。
  
  当年和张威结缘,起源于李梅爸爸的一个朋友介绍。
  
  张威是当地人,两个人谈婚论嫁时,他自己的广告公司刚成立,毕竟比较勾,结婚典礼办得比较寒碜。可是,李梅不在乎这些,在她的眼里,真心是一切,别的全部都是是苍。
  
  婚后,两个人各自忙着自己的工作。张威的新公司,眼看着衰微出去,效益也很好。
  
  李梅怀孕期间,妊娠反应特别大,张威就心里她,先请辞在家猫全身,等以后想上下班了再说。生完了母亲,盯着襁褓中的女儿,李梅怎么也舍不得离开了他去找工作。跟张威商议了一下,就在岳父起了聘用爸爸。
  
  二
  
  李梅打算不去同学聚会,可是,一件事情让她改变了主意。
  
  前天,张威一如既往晚归,只是各不相同以往的是,他的裤子上有一抹唇印,淡淡的,粉红色,肿胀了李梅的红斑。她不想揪住张威,答道个明白。正在这时,起居室里张威的iPhone,接获平淡的震动声。
  
  “张哥,那上衣你换回的时候,记得自己洗一下,以免姑姑见到多心。”发短信的是子公司的3人小朱,李梅对她有感觉,一个俊秀可人的小姑娘。每次看到李梅,她姑姑总长母女短地喊着,嘴唇特别香甜,还总给她提拔各种健美的料理。
  
  李梅还真多心了,这唇膏是怎么蹭到了张威身上的?
  
  李梅一夜没人睡好,第二天,儿子吃完晚饭,她就把妻子摆在了三四楼的邻居家,两个孩子们常在一起游玩,临时让看一会儿是没有难题的。
  
  时钟对准十点的时候,张威出门了。李梅一脸凝重地坐在沙�l上,茶几上是那件领带。
  
  说吧,这是怎么回事?李梅心平气和地问。
  
  什么怎么回事?儿子呢?张威转头退了卧室,顺手还拿了日报。
  
  这个紫色的唇印是怎么回事?李梅车站一起,坐着张威的脖子。
  
  不知道,你别没事找事,我看你就是馀的,真得让你上个两班了。
  
  张威说完这话,转身就进了洗手间。李梅的火“蹭”地就上来了。
  
  什么叫没事找事,这个粉红的唇印,如果没什么亲密关系碰触,怎么可能会有。而且再加小朱那条短讯,她的心里就特别不难受。
  
  她整天辛辛苦苦想到家务,养育女儿,谁都并不知道带小孩绝对是个意志力活儿。除了起床是闲着的,李梅在家,哪有闲着的心思,刚离去的家,一会儿就被儿子弄得乱七八糟。
  
  李梅兀自在卧室大声,替自己赦得慌,也替自己申冤。
  
  洗漱再行的张威,丢下李梅却说,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累官你还高约这么胖,你想到你的“游泳圈”,还有你那“猫头鹰腰”。衣物永远只有一个配件,那就是家居服。
  
  这就是张威眼里的李梅,不再穿什么都漂亮,不再是那个素颜帅哥,而是一个古怪的家庭。
  
  张威边换衣服边说,中午有可能会,晚上要跟技术顾问说好官司,就不回来喝酒了。
  
  关门声让李梅回去过神儿来,接着她就嚎啕大哭。
  
  这个时候,智能手机听见。是学院时候玩乐的很好一个闺密,却说她下周末回国,专供赴肄业后的十年之约。闺密却说这次十年派对,是肖飞发起人的。
  
  肖飞,是李梅的初恋女友。
  
  你不仁就别怪我罪人。李梅当下就应允了闺密去参加同学聚会。
  

共计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