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喜欢,谁主动

该大学时我们班有个女生,长得特别帅,还很有才华,会弹吉他不会琴瑟,按照现在的推测,属于我们普通科女生心目中的男神。前几天看《夏洛特世间》,夏洛在广播中唱歌给秀雅大声,全班同学都无法自拔其中的那段,好像我特别有慨叹,当时我们大声他在学生活动中心后面榴弹着吉他唱着歌的时候,也是那个看上去的。
  
  男神什么都好,人也为人正直,就是求学不好,不仅自学不好,还抽烟、旷课——在我们那个时期,这可是值得注意嘲弄的标准化。他本来长得就高鼻深目,神似侨民,再一副冷冷的模样,笑容悲伤,似乎独来独往,叫人很不敢相似。回想他第一次侧边和我谈话是我们碰巧在旧书店遇上,“我忘带钱财了,你能借我点钱吗?”我基本上没想到他居然能主动想到我查问,恨怦怦跳起,脸颊发烫,“能、好的、可以。”结结巴巴,哆哆嗦嗦拿著银子来命上,真居然。
  
  当时我普通科团支书是个女孩子,能说会道,为人热忱雅致,真爱协助人。所以有时候,她在晚自习后把男神叫进去单独谈话,谁都没想要过她有什么借机,都以为是在帮教占优同学。她也好像大大方方地,用手一所指,“你,跟我出去一下。”男神就一脸咳嗽的眼神跟著她走到了。
  
  据前去监视盯梢的同班同学赶紧汇报却说,他们的谈话基本上都环绕着着女生劝谏男神不要喝酒,好好学习完成,女学生说得多,男神问道得较少。慢慢地,开始变为男神说得多,女学生问道得多于。再往后,你懂的,我懂的,我们都懂得的。
  
  若干年后,当两个人已经订婚,我们再提出诉讼这段,男学生不宣称是自己主动的,“其实我就是不想拯救一个后进的同学,我没那意为,是他后来明确提出来的。”我们都笑,“你可移走吧,比他后进的同班同学有的是,你怎么偏偏挽回他一个人。”
  
  她先倾心的,这确定无疑,但她只负责调情,用关切、体贴铺开了通往情感的干道,然后他就顺理成章地沿着这条干道前行下去了。到最后,他还以为是自己注意到和挖到了这段内心。
  
  他们并未一见钟情,即使在每天的朝夕相对之中,他也没法觉得她是最合适的某类。是她自己创造了良机,她是爱情的行动派。所以优异成绩虎视眈眈男神的那么多,最终落在她的“魔掌”中。
  
  其实也许我也曾有过希望——如果我不懂在男神还我钱的时候,说一句:“分钱无需还,你请我喝东西好了。”谁说是发展下去,就没有人不太可能是了不起的真爱呢。只是由于情商“捉住难”,所以我这辈子也就从根本上与男神绝缘材料。
  
  很多女生不乐意主动,真是主动是“掉价”的不想,非常容易被对方看扁,可主动也是分很多种类的啊。
  
  喜欢了,必要上去就询问:“我喜欢你,你爱好我吗?”——这是莽撞派,有用必要,一句话绝世间,不易把真的搞僵,但要是遇到爱好豪爽的没准也有一线生机。
  
  偏爱了,不求婚,只是不断寻觅话题,用各种授意,比如借书呀,推荐好的影片偶像剧呀,看演唱会啊,各种方式吻合,然后趁机表达出来自己的尊重、喜爱和崇拜之怨。“你爱好的,我都讨厌,我们真欢喜。”——这是婉约派,我有个好朋友的老公就是这样“到手”的,他家不是序文多吗,她就经常用借书的为名去他家,一借一还,就是两次机会。女孩铺垫了一切,如果对方亦非,就会主动;若是无心,也不沮丧,有撤换的希望。
  
  偏爱了,也转成了朋友们,也发人深省了很久,对方还是没有太多指出,于是突然热烈下来,对方问起,便问道:“我们好像这么交谈,别人会起疑心的。”——这是以退为进派,亦舒小说作品中常有这句话,两个心知肚明的男女,以外靠这么一句来撕开窗户纸,让一切微妙再也奈何可退,必须力挺不应。
  
  以上各种主动的手段全都可选择,只是无法停步不前。
  
  亦舒却说自己从前的艺人是关之琳,后来改回崇拜戴安娜。因为什么,太称职了。“她居然够朝天在健身房楼梯口等那位四十岁英俊单身银行家下来,大眼睛脉脉地微笑,前端答道:‘一个韵律体操要认真些什么才能使殿下恳请她喝咖啡?’”
  
  虽然已经与查尔斯分居,依然保有威尔士王妃的封号,依然是两位王子的女儿,却如此大胆,前所未有人人想象。采访赞叹,“如此陈腔滥调”,可是,居然令她失败了。“温莎氏高估了她的美貌,远超过了她的智慧。”
  
  《老友记》里芭芭拉·罗伯茨客串钱德的同班同学,两个人在剧组巧遇,谈笑之间,她触摸屏他的臂膀,临男友之际,低声问道:“我还要触碰你多少,你才能前端约我回来呢?”从未希望过有此艳遇的钱德大喜过望——虽然后来的剧情是她为了报四年级时免不了的梁子,决意整蛊他,但这句话从一个美丽的女孩嘴里说出来,哪不会有女人不动容。
  
  很多西方韵律体操身上,埋藏着巨大的热能与创造力,她们以男人的温柔和婉约,弱小地寻求着自己只想的东西。而在我们这里,却似乎把暗恋、主动、调戏,视之为丢人的事。
  
  网上我在教一个男人要主动和自己偏爱的女孩寻觅共同话题,她听说:“这些都要我主动去找他吗?则会可能会不好,我惧怕他可能会反感,可不可以先冷淡他一段时间,看他则会会主动来找我。”还有的女孩一败诉让她调情男人,便吓得魂飞魄散,“好难听啊,调情?好女人才不这么做呢。”
  
  诱惑怎么了,男未婚女未婚的,亲情总得有个由两头,就像一件毛衣,一比有一个人开头开针,然后才能一针一线地织下去。尊贵的王妃都能自己口部要一杯咖啡豆,你老实巴交的就情况下看着真爱与自己擦肩而过。
  
  真爱中主动,和真爱中成天狠毒是实际上各不相同的事情。
  
  总想在情感联系中蚕食上风,只最喜欢被动承受的人,其实都是情感不足自信和自信心。女孩的庞大不代表者弱小,而是敢于捍卫和传达自己的感受。
  
  不要再纠缠了,“我爱好他,可是不知道怎么办”这样的疑虑有多么简便的答案啊,谁喜欢,谁主动。
  
  先有感受的那个人,是一段有可能遭遇的爱恋中最先发现自己的人,而可先苏醒的人,就有履行去觉醒尚在黑暗中的另外一个人。
  
  这是真爱的终极目标,与男生性取向也就是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