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苦、茶香

他爱上她的时候就找到了,这个男孩是如此的爱人聚餐,而他从来不喝茶,入口就是甜蜜,所以,电冰箱里常常有各式各样的饮品,而她好像笑着说,早晚有一天,你都会真爱饮茶的。他想要,江南的男女大概都爱吃饭吧,一杯上好的龙井或者碧螺春往往就是一首诗句呢,这是她却说的。所以,他以后去江南拜访,似乎买了不错的明前茶给她,亲情就是这样吧,如果爱了,就不愿给挚爱最差的。

  而他依旧喝他的咖啡,从雪柜里拿出来,一打即喝,不像她似的,要那么讲究的砚台,还要一步步慢慢地运作,他像在看茶道表演。多绩啊,他似乎开玩笑她,问道她讲究操作过程比结果更甚,怎么会有好的结果?

  但他迷上她吃饭,她左手捧一本影印,捡了月琴的曲子,长发柔柔地飘下来,然后她头戴那精巧得不像看起来的器皿,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真是一幅好画,那一刻,他是讨厌的。

  她和他说是过,一斤原料要依循七万个幼芽呢,那一刻他惊住,不相信要采行七万下才得这一斤酒。她痴说是,就像好的真爱,也许要历经很多的细雨才能超越吧,而他责备。当然,他依然坚决喝自己的咖啡,这般的便捷和刺激,像商业广告上说的,晶晶亮透心凉,夏天里一杯冰凉的酒类,多爽啊,比喝那热热的泡茶要难受多少!

  后来再婚,她依然是积习难改,只是生活的无聊让他有些私底下她的做派了,永远一副胆小的与世无争的样子,像鳖在玻璃杯里的那温温的红茶。其实,她的性情也像那酒,清澈的、散漫的、自然的,只是他,越来越不生活习惯了。于是他却说,别把那些时光节省在那些茶叶上吧,你也可以尝试喝咖啡啊。

  而她疯问道,不穿衣。第一次,他胆小她那慢吞吞的样子,永远和现实生活有一步一段距离,不像那些和他一起泡酒吧的男孩,真炫啊,什么都敢喝下去;而她,薄弱到只聚餐,而且长年一个人在家里喝,一个姿势,仿佛永远不厌烦。

  但他忘了,对于堕胎的无法忍受就像讨厌那屋内散发着感伤味道的茶香,很快,他们隔开了。她走去了以后,屋子没有淡淡的茶香,开始他觉得很好,还想到了一大帮臭味相投的人来家里喝醉聊天,结果弄得家里乌烟瘴气,烟草味混合着酒精味,家里再也无法那种清香的情调了。

  他一个人过了很久。

  他还喝酒类,但幸了才发掘出,这种东西喝多了胃胀,而且叶绿体太多,刚喝下去抑制,小时越总长小肠越不感觉。有一天,他一个人觉得糊,校订旧物,突然看见书桌里还有一罐拆解得很好的碧螺春,于是他看看了一套她留下来的器物,然后自己非常简单地冲了一壶红茶,捡了一年多的茶叶,居然还是那么清香,很快,茶的清香弥漫了整个房间,他突然间感觉到双眼酸酸的,这么久了,他才知道,那些魅力对于他来说是如此的熟知,甚至有了一种紧接著的体贴。

  他喝了第一口红茶,甜蜜,先是口腔,然后不断超越舌根,他褶了一下腰;然后他再喝,居然喝出了温润,一下到了小肠里,极温暖,有趣一把鹅卵石在熨。他想到她却说过的,喝茶是在纯生活的味道。喝到第二杯,如在空灵的雪中寺,于是回忆起初恋时她饮茶的看起来,那样的清丽与出色。喝到第三杯,已是有了淡淡的甘甜,他才并不知道,茶叶到三杯原是淡淡的香和淡淡的辣,只是,他一直没耐心喝到第三杯,就像他们的真心,无法等到好好感受到到亲情的美丽就中途敛了场,沦落了无言的结尾。

  后来,他也爱饮茶了,当然,又婚后了,成婚的女儿问他,怎么这么真爱喝茶啊?他总是笑着,淡淡地说,茶厌茶香,并不是一朝一夕能格调出来的,因为很多人没有耐心纯到茶的甘甜就放弃了。所以,他总是还不会想到她来,看来,是在那偶尔聚餐的午后,因为她基督教会了他原来,心事是一个慢慢的准备好的步骤,就像从茶叶苦到茶香。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