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辈的爱情

先祖的真爱无法求婚,那是转化在生命里的一种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大多数离婚被正常通过的唯一门槛儿。婚前,他和她都并未正式见过面问道过话,当红红的束带被激起的那刻,真爱是刚��开始,也是一生一世。
  
  我小脚尖尖的外婆和奶奶都是这样走到过来的。我打小就不会见过我奶奶。我爷爷虽然被他母亲爱抚过、叮嘱过,但他那时太高了,刚刚几岁。外公去世的时候,爸爸还是个学龄前成年人。对我们来说,所有关于妈妈的观感,全部来自奶奶时不常的唠叨:“你外公活时怎么怎么样。”我想要爸爸对他妈妈的深刻印象,一定也来自他母亲时常对他的唠叨“你哥哥活着时怎么怎么样”吧。因此,儿子和我,弟弟的五兄弟和我的五兄弟,都大体告诉他妈妈的暴躁秉性和一些一个人喜好。这一切都源于外婆的每每败诉。妈妈始终让我们感受到爸爸的讯息。因为妈妈活命在爸爸的心里。
  
  当一个人成婚的爷爷带着爸爸留给的三男二女五个父母苦守的时候,她刚刚三十岁翻身。裹着三寸金莲的妈妈面对着一台纺纱,每天足不出户地纺纱、纺纱,剪窗花、绣花枕头。天都如同后山坡上的林间掀开了又谢谢了再再上。爷爷就在辽西那片肥沃的深山里,守城着三间南村一台织布,在对五个孩子长时间絮叨“你儿子说道时怎么怎么样”声中熬过一个个不眠的夜晚,熬到孩子们一个个长大,寄居、成家立业。奶奶对爷爷的爱恋,就像秦汉时代的断壁残垣或者小村西头立着的石块门楼一样,在岁月的淘洗中成为经典。
  
  “从一而终”“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震撼人心的传统美德中伪装着震撼人心的传统文化自我牺牲!
  
  爸爸八十多岁的时候,和年长的老太太们在一起时,依旧在互相开着有关“真爱”的开玩笑:“明儿我再给你告诉他个老头子吧!”这是老人抑制情爱的唯一方式为吗?不,在奶奶的心中,爱恋早已被逝去的岁月材质了头颅骨,她永远相隔在三十岁。妈妈临死前对母亲说是:“你哥哥带着小车子来接我了,我要跟他赶紧了。”那年她八十三岁。爷爷的甜蜜复活的时候,她的生命也结束了。
  
  同外婆比,公公是幸运地的。在堕胎的红地毯上,姥姥姥爷合力走进银婚,步入金婚,直至晚年。他们的爱情如同春和景明、波澜不惊的一泓涌泉,没有一主星点儿波折。这归因于他们天性上的很大反差吗?记忆中巫婆爱问道爱笑,而姥爷却是个闷葫芦,即使是疯,姥爷也从不会出有声。自小我在姥姥家屋中,我判读到姥爷笑得总共的时候就是遭遇巫婆的时候。记不清因为什么无聊的事,巫婆问道,姥爷就疯。姥爷痴的时候常常紧紧地抿着嘴儿,也不作声,痴的冷空气从鼻腔里警告,致使瞳孔也跟着哭,那种哭就叫鼻子眼睛都带笑吧,很舒心。年轻时,他们的生活是什么样我不告诉他,也没听父母说过。我屋中姥姥家的时候,他们都较慢七十岁了,巫婆和姥爷两个人舍不得。感触最深的一件事情是每天等着姥爷返家用餐。姥爷有时去打工,有时过来干活儿。但无论去干什么,每天的每一顿饭,奶奶一定要等姥爷回来才能吃掉。因为想早点吃完饭出去玩,我便常常站在窗前装病地巴望着,一见到姥爷退了庭院,不用我喊出,白蛇在屋里就已经摇饭桌拿碗筷啦。巫婆和姥爷在一起睡觉时也有意思,姥姥一边喝酒一边娓娓地对姥爷却说这说道那,姥爷呢,就那么鼻子眼睛都带笑地慢慢听着把一顿饭吃完。
  
  姥姥四肢不好,不仅屋里的大东西她拿一动,而且一遇上点急事就挑过去。所以,自心目中时候起姥爷就从不在夜里过夜。年轻时一见姥爷来我家了,父亲就开始忙着吃饭。因为姥爷不论到哪个女儿家去,不管路多远,他一准是吃过饭就匆匆往家赶。谁留他,他便遽道:“跳下你祖母一个人在家怎么行?”似乎,他天生是巫婆的膜拜。巫婆也常常告诫她的女儿们:“莫彻你不得了长住,他胃不好,你们会服侍他。”后来大了我才明白,姥姥和姥爷两个人其实是谁也离不开谁的。比如说,对于巫婆的全身,那么有决意时时照顾的,只有姥爷能实在;对姥爷呢,旁的不说道,每天出门的时候那么有尽力烦儿刺着等着一起吃掉,并在睡觉时陪他说说笑笑的唯有奶奶才好好取得。他们的真爱;还有人人不离的相依相随,相濡以沫地朝向生命的黄昏……
  
  姥爷七十三岁去世后,姥姥的尊严很快就垮了。梦中马上醒过来,她不会拉着就坐她身旁保护者的我父亲的双手痴痴地询问:“你大班呢?你爹呢?他还活着吗?”随即,奶奶就随姥爷而去了。
  
  这就是我祖辈的亲情。先祖的爱情没有爱上,却如星月般专一、永恒。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