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墟中行走的爱情

“老公,你脚被压住了吗?坚持下去,只要能死掉进去,哪怕你手脚都遗了,我也要养育你一辈子。”“老公,无视!以后我要认真你的老婆,我就是你的手和腿。”——20岁妈妈殷小黑
  
  “来人啊,快速带头我老公!”同样被埋在废墟下的20岁男孩殷小黑向救援医护人员发出求援。从被救出那一刻起,她就一直跪在前女友谭显松被埋入的人口众多,跟他言语、鼓励他,直到29小时后他被获得成功救回。“这一生,我来抚养他,我要认真他那只被切掉的左手。”殷小黑说。
  
  同时被掩埋哭求先“解救老公”
  
  余震遭遇时,21岁的谭显松正在洗手,天旋地转、猛烈地摇晃让他意识到震后遭遇了。他赶紧叫女友殷妞妞当作穿着,等待穿着上就带着小黑往出逃。浴室门锁住了,小黑拿鞋子的挥已经放到了卧室,可就在这时,公寓垮了,两人被埋藏地下。
  
  片刻的不知所措后,两人互相呼喊着对方的名称。那时,没看着、不会悲伤,只有一句又一句互相希望的话。“老公,你怎么说吗?一定要死掉回去哦。”“大头,我们一定能活前行回来,你不会舍弃哦。”过了约20分钟,乐乐听见外面有脚步声,于是大喊救命——“来人啊,快速昨日我老公!”
  
  乐乐的喊声观赏了救援职员的留意,但他们发现,大头挖出得较深一些,显松却埋入得较深而且左手被三孔压得死死的。救援职员选择先救乐乐,但大头不同意,“我没人,救回老公啊!”她泣了,声音撕心裂肺,总能“安慰”救援工作人员。
  
  跪地鼓励“老公”一定活
  
  两星期后,FANS被成功救出,但显松一直被石梁挡住无法打掉。大头拒绝接受到安全的大多,而是跪在显松被埋入的之外,不停地跟显松却说一定要毅力,一定要等着救援工作人员来救。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大头一遍遍地求着武警官兵,快些救下她的老公,但当时只有4名武警,其实没有人办法很快救下显松。
  
  “老公,你睡了吗?我给你想到吃完的。”话说出口,大头才发现身边其实没有吃到的,身上确实不会钱财要买吃完的。武警官兵赶紧把身上的分钱都松本了一下。
  
  “有50多元,官兵们替我们买了点心,可他们硬是一口都没吃完,均给我们吃掉了。”妞妞却说,明明已经睡了很久的武警官兵,却强硬地把所有味精留下了他们,“不会井水,我们就拓吐。”
  
  13日凌晨3时多,天下起了风雨,显松说是他快要呼吸困难了。原来,显松一直都难闻相当能登的煤炭香味,大头赶紧跟旁边的人希望为显松“现造”了一条生命走廊——一条通往高处的洞穴。也就是这条真心的缝隙,让显松有了足够的氮气。
  
  有了所需的氧,显松睡眠中些了,但他也更加精神状态地意识到自己的手被死死地跌落,即使活出来也很可能伤残,显松把自己的惧怕小声地说是了出来,小黑立即反问他:“只要人活出来,双腿断了都会抚养你一辈子!”
  
  显松眼里独派着泪光,懂得胸显现出大头曾跟他却说过的话:“老公,你脚被撕开了吗?坚持下去,只要能活出去,哪怕你双腿都残缺了,我也要陪伴你一辈子。”“老公,无视!以后我要做到你的妈妈,我就是你的挥和踩。”
  
  “老公”被救回两人又逃难
  
  13日晚7时多,显松被成功救下!大头高兴得又哭又笑,旁边的人也张开了掌。显松被抬出了夷为平地,并快速送往警车赶往一个省医院。
  
  小黑不明白显松被送至了哪里,连夜在都江堰的每个医疗点找寻。那个夜晚,天好灰,东路好烂,妞妞走去在路上好忧郁,好惧怕她心爱的人。大头并未走到向前,直到把都江堰该看看的区域内都看看完了。最后,有个好心人跟她说是,确实去了青白江,她立即步行到设站。
  
  此时的FANS左脚拇指脚踝不远处已经开始咬破、肿大,袜子完全穿着不进去了,她脱光了袜子。可怜的车上告诉他她是为了想到人,连HK$也无法缴,一位指认的大姐纸条她一百元。
  
  “一路上,我连池中都没有喝一口。”妞妞说道,一是因为没法钱,二是太放心发现心爱的人,“后来我意识到,如果我垮了,老公就没有人照顾了,于是我买了东西强迫咽下。”
  
  她到了青白江,到每一个转送地震背伤人的病房,从急诊科找到住院处,全靠着一双伤痛的脚上,留有一路疤痕流进的脓水!可青白江的的医院还是不会。这一次,她再次遭遇了好心人,他们给了她一个号码,刚好是大区的医院入院处的对讲机。
  
  路上带到成都,坐在一个省的医院第一出院大楼门口的阳台上,她流下了愧疚的流泪,心里一遍四起喊着:“老公,你在哪里?你现在好不好?老天爷,必你让我快些找寻他吧!”忘记口袋里还揣着一个号码,她心里最后的一线希望拨了过去,职员告诉他她有这个人,还告诉他了她门诊部号。此时,已经是16日下午4时!与心爱的人失散已经整整69个天内!
  
  “我要做他被削去的左手”
  
  大头外头到第一入院大楼9一楼普外科,小心翼翼地走近一个病床,她看不到心爱的人正躺在床位上,红肿得金黄色的手臂那样地令人心里,空空的左手袖笼让她猛地意识到爱人的左手已经没了。她跑出过去,上下盯着,显松也不敢相信眼前正是解救下自己一遣的未婚夫,他更不明白未婚夫为了想到他吃了多少苦,只是用正在静脉注射的手臂轻轻地擦去妞妞脸上淌过的流下。
  
  两人忙着答道对方原因,任凭眼泪四溅。直到访谈快速完结时,乐乐才告知新闻记者,她跟显松从认识到现在只有半年小时,因为友情很好,已经订定了嫁娶。
  
  “是这场灾祸铭记了我们的真爱,我只想在患好后就迎娶她。”显松内含着眼泪说着,而正在隔壁外科手术的乐乐则一遍到处看到固体,巴望着固体快点输完后好过去照料挚爱,“这一生,我来照顾他,我要做他那只被切掉的左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