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谁都幸福

曾见到这样一个故事情节:在友人的派对上,一个35岁的女人们,中等貌美,本科学历也不较低,却许配了个气宇轩昂的好老公,据传他是哲学博士,后来想到饰品经营配了家,订婚十年,有一个粉雕玉琢的儿子,好多女人们半妒半羡地赞叹:“嫁到这么好的女人们,这个女人真幸福。”我笑着不说话,想想她的剧情不能这么非常简单。
  
  这个女孩叫明依,她刚成婚那会,老公还是大学里身为的教授,台下的男生们多数是冲着英俊老师来的,明依也是,那时候她当然可能会去考虑台上魅力非凡的他拥有者只有一间20平方米的筒子楼食堂。
  
  婚后的情况下虽然不尽如人意,但如胶似漆的爱情可以太少一切。小两口一起在公共饮用水间洗澡,一人一头栓眼罩;在烟熏火燎的楼道里吃饭,饭后老公陪着她边洗碗边聊天;周末手拉手去看场影片或是完童养媳吃顿饭。小日子虽然清贫,但明依觉得快乐恋人。
  
  怀上父母的时候,老公的演艺事业刚起步,天天周旋于供应商和好友间,用餐陪酒忙玩,每晚足足深更半夜回没法家。明依非常难过,面前的陌生人虽然还是熟知的外貌,却样子实际上换掉了一个灵魂:他没间隔时间对着大肚子的爸爸嘘寒问暖,没有人心思对此女友的温存疑虑。在生活的残酷考验下,他合成了男人真爱努力不爱美人的事物,简直就是一个工作狂。
  
  居住美国的大姐去找看她,明依哭泣着告知二姐:“老公给不让我只想的幸福,我只想结婚。”姊姊静默,第二天给她带来一本美国专栏作家小说家的畅销书小集子,里面有一句话让明依有所感受到:有一种女人们,不管她改嫁的是建筑工人还是议员,她都有能力让自己过得快乐。没错,男人的真爱,为什么要靠女人们给呢?
  
  明依向父母援兵,请求奶奶过来找来买菜洗澡,照料这个自己不得已兼顾的小家。她不再等老公夜归,不再像以前那样每天缠着他问长问短。也盗了,原来真是天昏地暗的生活,渐渐更为阳光灿烂起来。
  
  女儿快速3岁了,他们搬去了一家人。钱财都花在房款上了,明依受雇了个油漆匠把围墙一翻,购入了简单的工艺品,就这样凑合着先搬入去了。老公每天回家都能看着一点点新的变化:厨房里古朴的手电筒是用硬纸外层蒙上灰色暗红碎花图案的织物做的;自己到海南公干带回去的可可,吃剩的外壳被大胆改为造成了外形可爱的小猪;卷筒纸用完了,明依给筒芯精致地裹上了一层米粉红色羊毛细布,教教儿子用娃娃标语,画成五彩的亮、黄绿的树根、白色的湖泊、银色的太阳,这样一个DIY小笔筒推到书桌上,做到妈妈的每次看到心里都暖洋洋的。生活越来越有美感。
  
  可是,汤妮的再次出现幸好划破了明依的快乐憧憬。她是老公经营上的重要律师事务所之一,年轻,糊口富足,有经商头脑和管理能力,带着一种咄咄逼人的美和声势。汤妮频频向老审批好,老公不免有些心猿意马,暧昧不明。很多人都来向明依指使,有的是打抱不平,有的纯粹为了看热闹。
  
  明依却还是和以前一样,看自己的序文,种自己的花花草草,抚养刚上幼儿园的妹妹。
  
  在老公回去的时候,给他送去上感觉的拖鞋;在他早晨洗漱的时候,延后给他挤迫好口香糖。她对烹制的有兴趣越发浓重,时不时来些新奇的水粉。比如把香蕉切开小块,灌入上奶酪,然后缠上全麦饼干屑;去凤凰旅游的时候研究会了用蒜叶和新鲜葱特干辣椒炝油炸;跟婆婆协会了认真四川泡菜。
  
  种种小行销让在外面吃到用意了大鱼大肉的老公留在家就会大笑多补上一碗拉面,加一句:“还是家里的菜式吃到。”明依把周末的一段时间预谋一起,老公有空的时候,带上孩子们,开车到附近的农家乐,老公没空陪她,她就自己带着儿子去游乐园,或是看最新上映的动画。每次娘儿俩都伤心地手牵手返家,女儿欢声笑语,明依红光满面。
  
  老公终日惧怕,如果明依明确提出那个难过的难题,他不告诉该如何回答。但明依快乐地过自己的那一天,从来不多问道一句。当然明依也有变化:她回复了几分婚前活泼可爱的看起来,习惯衣著越发精美;她参予了教法课程内容,精研高尔夫球;她该组织姐弟导游去尼泊尔,赶紧容光焕发,给儿子带到一条工艺品织锦的小上衣,送去老公一个乌木镶银的盘子。这个跟了自己十年的女人们,身上原来还有那么多自己不了解的特质和热量,这一切都让他好像既陌生又熟知,并深深为之带动。
  
  汤妮的不想就这么慢慢淡了,没了。男朋友去看明依,崇拜无比地追问她的根本原因。明依笑着问道:“以前我据说想到嫁个好老公就能幸福,现在看来,男人的美好,是要有让自己美好的战斗能力——热爱生活,陪伴好家庭,不冷遇自己。”
  
  有战斗能力让自己人生的女孩,才有能力也给陌生人快乐。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