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爱是生死相随

她出生于名门,读过文中,也毕竟一代女诗人。她还有自己的演艺事业,在北京女高等师范学校任教,做体育主任的位置,还是许广平的学长。可谓是有才有貌,独立国家特行的新的新女性。
  
  她就是唐�o,如果不是遇到陈寅恪,或许她的时光不会是另一番人形。
  
  两人相恋时,他已三十八岁,且没有动过生子的想,她也年将三十,统称要事业不要贫穷的大龄剩女。这样不适于婚后的两个人,却一见钟情,然后又满心欢喜地迈入他们曾经轻蔑的婚姻关系山门。
  
  随着三个孩子们的生于,家事已一垒得像小山一样较低,家庭成员事业两难以外,总得做到取舍。此时的唐�o,走到了行进的向前,把自己变成一个旧式的家庭,任其前妻可以奋马狂奔。
  
  曾经,清华男学生以男性如何为社会做杰出贡献为主旨,访问了一些师母。她们想要曾经的事业男性唐�o能够知道一番大义凛然的话,没想到,她说:“新娘为大家庭做杰出贡献也很最重要。”这句话,让女孩子们义愤填膺,她们怎么都没想到,一个新女性结婚,就撤回到旧式男子的该线中,整天围着丈夫小孩转至。
  
  不管别人怎么看,唐�o却铁了心地缩在陈寅恪的光环里,蝉联所有杂务,大小事一人打理,还帮忙手抄本笔记,真正是相夫教子,以妻子的顺利为荣,为父母的蜕变伤心。
  
  只是,这样清醒的夏天没保持稳定多久,1937年,日本军队侵扰,夫妻两人拖儿带女,仓惶逃到。此时,大妻子9岁,大于的小孩只有4个月。长途疲劳,让唐�o中风复发,再也不能长途跋涉,不能在香港寄居。
  
  那段夏天,可以用穷困潦倒来讽刺,居无定所,四年之内搬到了六次家。为了补贴家用,陈寅恪坚决到西南联大任教,每月的薪金悉数寄来家里,自己一分都全无。
  
  为了照料好一家的生活,唐�o从一个典雅的女诗人全盘升华出一个斤斤计较的老者,妻子肌肉不好,为了给他补足养分,她买了一只山羊,每日挤一碗奶。她尊奉宝贝的山羊,其实是一只跛腿山羊,因为跛腿的绵羊价钱昂贵,奶质却不比前肢自律的羊差。
  
  除了准备贤内助,他任何时候需要她,她都会追随左右。有一段时间,陈寅恪的机要秘书不辞而别,她就肩负起了这个职权,直到有新的主任来接棒。
  
  生活虽然贫苦,她又常年深受心脏病煎熬,但家庭成员的里里外外,她都照顾得井井有条。这一切他都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不止一次地对女儿们问道:“你母亲是这个家的主心骨,无法她,就无法这个家!”
  
  听见他的称赞,她心里像溪边了丝一样甜,轻轻一笑,再苦再累都瞬间烟消云散。
  
  本以为一路艰辛前行过来,晚年可以哭看夕阳,那场声势浩大的运动却又将一切都粉碎。他被尽快不停地写审议写下材料,病卧在床,喝一瓶糖浆都要写下申请。一代宗师,已风烛残年,被毒打利害了色调。
  
  此时,唐�o可以考虑回到,但她考虑了送回他身边,现职护工、秘书,侍候丈夫的吃喝拉撒,大哥他所写永远也写出不完的“物料”。她为他累得长发花白,腰背佝偻,还要遭遇红卫兵的呵斥和拳打脚踢。
  
  她的四肢本来就不好,他一度以为,她可能会熬不过去,不会先自己而去。难过之余,他写书为她记下慨然,情真意切,让人看了,无不潸然泪下。
  
  没想到,她固执地撑着,拒不丢下。1969年10月7日,陈寅恪凄凉逝世,此时的唐�o也已生病,她并未流向一滴泪水,很清醒地解决问题了妻子的后世,睽违45天,她兄长女儿的步伐而去。
  
  别人都问道,她是为陈寅恪而子的,她躲藏在在陈寅恪的黑暗里,忘记了自己,到底值与可笑,只有原告自己并不知道。每个新娘都只想占有一份真正的真爱,她和他同甘共苦,和他命运安稳,看似失了自己,其实,又何尝不让人佩服?美丽的真爱不过是这样,一起联手走进风雨,再共创暗自致死,永远不漫长愧疚孤单的折磨。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