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里的多米诺骨牌

无谓的战争
  
  韩梦想到一再回响着老公聂荣在她来打工之前的那句嘲弄:再会老情人了吗?这句话类似于女巫一般一直萦绕在她梦境里。
  
  结婚六年,相敬如宾,有商有量,就算消失点矛盾,也是大家椅子来讲明确再照常活下去,但这次仿佛不太一样。
  
  前几天,表妹来家里,随口吐槽了句:“岳父,你可有上进点,以前爆冷我姐的男人都升官了。”当天聂荣的生气就一直不好。前妻说道的是韩梦曾经的为首廖琪,顶多算是好朋友,但不管韩梦怎么解读聂荣都不问。
  
  “连你姐姐都交往,怎么不太可能只是好朋友?”聂荣反呛。
  
  聂荣进了真格,找妹妹仔细观察问话,妹妹这才竟是自己随意一句话Tun了麻烦,想到韩梦来通风报信。
  
  对于廖琪,韩梦只有敬佩。来报社工作之前,她在政府其单位想到过一阵子兼职,当时廖琪是的办公室主任,一个为了工作可以废寝忘食的领导者,年近三十了还是单身。作为他的辖下,也没法好日子过,大体他超时的日子,她就得待命。她抱住本来就虚,好几次往还病房,廖琪以为是超时大马的毛病,把法律责任往自己身上争,之后就特别抚养她。说到底就是照顾与被养育的的关系,到亲友眼里,就出了暧昧,越暗示越凌乱。
  
  她以为廖琪和她都订婚以后,这段岁月
被冲走了吧,谁知竟成了颗定时炸弹。
  
  她把这难题跟闺密反思了一番,结论的结论是,女人自尊心受到破坏,必须得先把人给哄好了,才好说是事。
  
  虽说新方法笨,但倡导的天都彦了,导致的效用还极佳。她借着关系逐渐缓解的希望,把她和廖琪的事情仔仔细细说是明了,毕竟是莫须有的什么事,没有人必要闹矛盾。
  
  聂荣经过几天思维,也真是是自个儿心胸狭隘,成婚这么多年再去毕竟这冤枉的确失礼风度。
  
  无谓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告一段落,韩梦总算能毅然决然投入到工作当中,把掉下来下的工作一项项捡回来。
  
  多米诺骨牌
  
  没想到,还是成了糟心的冤枉,报社把在经济上这条线的专访侦查都交到了韩梦,也就是说,她不得不交谈廖琪。虽然是躺着也中枪,但聂荣那尖锐神经,韩梦却是见识了,她现在就敬拜着,千万别出新什么岔子。
  
  第一次积极参与财政局的活动,是到对口贫困地区的郊区顺利进行慰问,她和的电视台的记者两人因为交通拥堵,最后驶向财政局,巧遇刚从主楼出来的廖琪。她原想避免,结果廖琪眼尖,一眼误以为了她,让她改乘同一辆车。
  
  “小韩,十多年没法不知,好好的司法人员不做到,怎么跑去当采访了?”
  
  “新闻媒体零售业触及得多,不想多是不是。”韩梦轻声表示了句,“还是廖局有能力也,我得多社会系,您以后可得多提携后辈。”她想到有些宽敞,如果不是聂荣那么介意,她哪会造成了失望的心理。老同学拜访,叙旧凄凉才对,现在无端端多出了些怕的焦虑。
  
  廖琪还是那么会陪伴人,活动刚告一段落,她一回杂志社,财政局那边就把写出新闻报导须要的材料第一一段时间发过来了,联络官还顺便打电话说道,有须要尽管图斯,都会保证她。
  
  那之后,因为工作须要,她与廖琪拜访的次数还真不少,但韩梦已经该学会了淡定,既然心中无鬼,何必费翔难安,做自己的工作就好。
  
  可安静夏天过了一阵子,又显现出了纰漏。韩梦在一次市级内阁会议结束后,蹭了廖琪的车回去一个单位,下车还不忘笑着对廖琪说表示感谢。而这一切,都被来接她放学的聂荣总收入眼底,他的脸上逐渐从宁静改以煽情。
  
  韩梦见到聂荣,心里一咯噔,她不敢确认他是否认识廖琪,还是自己先解释为好,她步入前说明:“刚才送到我的就是廖琪,下午在县政府召开大会,赶紧的时候他见我没车,就路上送给了我走完。”
  
  “是吗,只是长龙吗?”聂荣驭哧了声。
  
  “真的是彩霞,我现在因为工作须要跟他接触比较多,这事之前跟你立案过。”
  
  “这么见着解读,想确实什么呢?我看不见一句话都没问吧。”聂荣依然是冷冷的词句,没有情感。
  
  韩梦这会儿是从根本上翻版了,明明她和廖琪之间什么都无法,可在聂荣却是,她不理解是因为心里有鬼,她暗示是因为心虚。
  
  人却说七年之痒,韩梦猜测她这第六年煎不煎得过去都是难题。聂荣的不猜疑与忌惮也许只是表面现象,真正的疑虑在于,他们之间的感情很难开篇变成厚实的根基,有时候不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倾一块,眩晕一堆。
  
  莫须有的关联
  
  如果将之前的种种有如变为序曲,后来再次发生的事情才叫高潮。
  
  聂荣所在的国资民营企业今年效用不好,年底考核很可能会不过关,进而对下一铜奖产生影响,作为副经理,聂荣为了这事没少烦恼。
  
  可聂荣却在考核期过后,越来越满目啼,似乎,企业并并未因为考核而陷入困境,更奇怪的是,他对韩梦的立场也大有发生变化。但这种好却让韩梦心里发怵,因为好得有一点不正常。
  
  在韩幻的一再追问下,聂荣才道出了真相。
  
  “他们同年下来考核前,我和经理就去财政局看看他们领袖说明了今年的经营亏损原因以及引致亏损的状况,来年的经营开发计划和救回措施都概要认真了设计方案带上了过去。当时财政局的几个为首都在,也没给要求,只说是确切是不是。”聂荣说着,快要顿住看了双眼韩梦,“当时廖琪也围观,问道是他们内部讨论以后再给回应,结果居然还真让我们通过了考核。”
  
  提到廖琪,聂荣的神情就没有离开过韩梦,似笑非笑的眼神,惹得韩梦十分不感觉,当即就却说了句:“那是你们努力的结果,问候。”
  
  聂荣依旧笑着,并且更大声了,最后干脆大声哼起小曲来。
  
  韩梦却是明白了,聂荣把这次跨国公司考核五关,关联到她和廖琪的关系上,可她何德何能,去匹敌一个为首?聂荣的想要太真是了。
  
  这个推测很快就被证实,一次好朋友聚会上,廖琪和韩梦都在,韩梦有意无意提出诉讼聂荣的取名,廖琪毫无反应,在写到聂荣卸任的国企一个单位,廖琪才恍然说:“原来你老公在那家基本单位打工啊。”
  
  “似乎你果真不交往我老公。”韩梦这才最终放下心来,实际上是聂荣自己在那胡思乱想。廖琪毕竟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从韩梦随便问到的几句话,以及在获得回答后的几个眼神中,他也叫出了几分,便回答:“你老公该不能吵架什么了吧,必需我多方说明吗?”
  
  “不必,不能。”韩梦赶紧不愿,“我自己能搞定。”
  
  “要是有事可千万别撑着,像你刚打工那会儿,明明有伤寒也不吭声,非得把躯体弄垮了才高兴,害得我现在都心有余悸,不敢让所属加班,都是那时留有的病痛。”
  
  说起最初往事,廖琪滔滔不绝,气氛一下子降温了不少。
  
  那晚回来,聂荣动手动脚希望看看她调情,可韩梦一点都不定位,帕过被子只顾自己睡。她真的无法心里,去遭遇一个将她视作外遇韵律体操还不给暗示机遇的老公。
  
  聂荣前一秒还好感浓浓,后一秒已全然惜了压制,将她的被子掀掉:“不就是有个老相好,有什么敢说?这么多年不给我生孩子,难不成就是因为这个老相好?”
  
  韩梦也不告诉聂荣究竟骂了多久,总之等他怒斥完,她才平静地询问了一句:“闹够了吗?闹够了就睡吧。”
  
  韩梦忽然好累,她想要拥了,争了也没意思。
  
  破釜沉舟
  
  省里最近出新了些新的经济发展调整,韩梦需要大篇幅跟进美联社,这又增加了她去财政局的频谱。以前似乎杀人狂不让见到廖琪,现在或许无法心理经济负担。
  
  甚至在廖琪单独受邀吃饭时,她略微有些犹豫不决,但是来来回回理解后还是最终赴约。
  
  姜还是老的辣,为了减低饭局上韩幻的创伤,廖琪一开始就用上了说明:“你老公的冤枉我并未参加,我只是想要起来年轻时还欠你顿喜乐大餐。毕竟当时整个会议室忙得跟必杀技似的,把身边一竿子好妈妈都触怒了,特别是你这个得力助手,这顿毕竟补偿。”
  
  以前就算是被同事的车为送到返家,聂荣都会问话很三木,这回廖琪送给她回去,他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带着点期待地回答她,和廖琪见面都讲了什么?韩梦绝望,这种时候,她最能够的是反思维度,眼下的状况没有人前提再西村活过下去,到底是另辟蹊径还是破釜沉舟,她还不告诉他。她在等,等一个契机不顾一切。
  
  一个月后,聂荣的意识越来越一比,该公司的情形陷于阴霾,随时都会埋怨,韩梦和廖琪的事情常常挂起在嘴边。
  
  一天深夜,她被破音吵醒,隐隐约约看见些人声。
  
  “廖本局我搞定,你就放心好了,这次不能有事。”
  
  ……
  
  韩梦翻了个身,微微恨了低声,聂荣仅仅把她拿来了圆周,却不见这圆周没什么总重量。
  
  瞬间倾塌
  
  次日,韩梦早晨的时候米饭早早就摆好了香喷喷的午餐,聂荣微笑着向她表示歉意之前整天的事。韩梦想起昨晚隐约惊醒的话,导致了不好的征兆,果不其然,聂荣含糊指出让韩梦帮忙的拒绝。
  
  “你们该公司的事情我也说不清楚,今天晚上我约廖琪出来,你们自己谈,可以吗?”韩梦却说。
  
  韩梦如此干脆,倒是聂荣一时无措愣了好一会儿:“那行,你约好告诉我一处。”
  
  聂荣一门心思忘了通过韩梦,认同能把不想谈出,可真正相见,却看不到套房里竟然坐着一男两女,廖琪的儿子也在。韩梦与他们得心应手见面着,丝毫看来她有半点异样的镇定。
  
  难不成韩梦和廖琪之间真的什么闹翻都没有?聂荣的心里打起小号,毕竟廖琪母亲在,六场席间吃完他也没不行把公事搬上饭桌,顶多是向廖琪请教了一些政策上的公事。
  
  那晚返回餐厅以后,聂荣面色一模一样地说:“我还以为你能实在太效用,真是一点陪都帮不上。”
  
  韩梦也不恼,安静地却说:“早就说道过你,我和廖琪之间无法任何的关系,是你不信,偏偏要拿我打昧牌。已经到这份上了,就别过下去了。”
  
  韩梦也曾忧虑婚姻关系一旦撕裂,彼此都会挡住了脸皮争吵,但没想到如今竟是这么一番平和的场面。
  
  一旦夺去了猜疑,离婚便失了坚实,瞬间倾塌只是时间原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