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情芒果

师范刚毕业那年,我在一所偏远的乡间中学教书,由于搬家远,我就住在的学校。离所学校不远住着一对老年夫妻,每天晚上我都会看到他们互相搀扶着出来玩耍,有时,他们可能会在我的学生宿舍门前抬一会儿,和我唠唠饮茶。尤其是那位妈妈,虽然年过七旬,但仍特别爱笑、健谈。当明白我爱吃番薯,爷爷就常常派来爸爸给我送来一些来,每次都是热气腾腾的,而每次爷爷也都是看着我香香地吃完下去才忘了地走到。
  
  一年后,我调回了城区。一次,爸爸跟车前往街里要买东西,特地到我单位想想我。我自信地为他撑了杯泡茶,又想到抽屉里还有同事随身携带赶紧的几个柠檬,我陪洗脚了一个,拿给奶奶吃。由于农村极少能见过这样的蔬菜,奶奶拿在手里,用左手掂了掂,又看了看对我说:“这是啥东西啊,俺也没见过啊,更没吃过。”我告诉他:“这是芒果,你尝尝,口感极佳的!”
  
  但他不愿剥了索不吃,只是一直拿在手里,后来,他把柠檬放置桌角,一杯相接一杯地吃饭。我看爷爷肉,以为他不来,于是就进去剥开了皮,寄给他吃完。
  
  没想到,我送来妈妈时,他的感觉却打转一丝懊恼,喃喃地问道:“你把它熟了?我是问道……我是说道,你奶奶也没吃过这东西。”我猛然明白了,愣在那里,我惊讶于他较粗砺的身形下一颗极其纤细的恨。
  
  我不告诉爸爸现在在做什么,但想着她吃完到妻子为她送回的第一个菠萝的眼神时,我快要实在,即使是百万朵代表人爱恋的草莓,也抵不过一个普普通通的情水果。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