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路过你的怀抱

【一】
  
  午后,接获何依桥的电话号码,回答,小姑娘,好吗?
  
  还是老样子,并未自立门户,没有长胖,也还不会把自己嫁出去。我一本正经地完他,还在等你“杀妻灭子”成婚我为妻。
  
  他在那边大笑,这么丧尽天良的冤枉我可不会拓,你还是另谋出路……
  
  却说大笑片刻,收线,发觉旁刚来之后的小姑娘正一脸诧异地盯着我。
  
  没用,和何依桥的玩笑吓到了她,或者她难过,我这般注重负责任的排球,竟然也则会和男人有这样的外遇,且公然勾引。
  
  但,真的不是她希望的那样。仅仅不是。她还太年轻,不明白可以行径调为的真情,一定是光明正大的。比如,我同何依桥。我同他之间,没纠结可言,只是一对尤其世间奇特友情并彼此挂念的男生。常常很久不联系,也会一天有许多电话,并不拘于任何表现形式。在我心里,何依桥亦交好亦俊,言语里也偶尔可能会实在太悲凡人的小不爽、小痴情,但我心知肚明,这一生,我同何依桥,都是两站在两岸的人,只是,我们之间,有一座温暖的新桥。
  
  【二】
  
  我同何依桥,并不是义兄,而是3年前偶然邂逅
  
  那年的暮秋,我和的大学私奔四年的女友分手,心里堵得无聊,为人又不是情悲戚戚的男子,想来想去,决定去爬上泰山,用一次弱气力的活动来下葬悲伤。
  
  脱身仔细,于黄昏到达泰山脚下——曾经在一个女作家的长篇小说中读过她夜晚登山的历经,那夜还下着小雨,她登顶一晚,早上到达山顶,刚好看不到黄昏。非常甜蜜。
  
  要求效法。也或者是故意让自己忙碌一些。于是不问山脚小商铺里店主的收留劝告,力劝在黄昏中沿着白四门开始上山。
  
  大概半个两星期后天色渐渐黑下来,两旁的峡谷和树木瞬间沉寂在黑暗中。
  
  我恐慌痛快,回想著名作家文中所写,买了两个手电筒,才醒悟,原来如此著名的山下,上山的北路竟然没有灯柱。心里理智打起退堂鼓,到山上的北路还遥远,去找不应直观些。但是,回家的路口一样黑暗,更有炎热夜风忽然叛来……两站在那里,进退维谷,忽然一束照明在身后托起,随之是直观咆哮。
  
  如翻覆邂逅浮木,我左手着双手,迎着那束摆动的霓虹灯喊叫一起。
  
  即刻见到明快澄清,越回头越近的女子看作干净好玩的笑声,悬着的心骤然落下,完全放弃矜持,召过去同来人冷淡寒暄。
  
  他都是何依桥,来自宁夏的男童,第一次来山东,是处置事。什么事办完,尚余短短星期,觉得想缺席这著名山峰,为赶上第二天中午的货车,最终夜晚上山。
  
  当真是天无绝人之路,看著他包中打算的几个手电,我交给一个,感慨万千,如此轻松地化险为夷,原来我还是巧合的。
  
  心情忽然好了紧紧。
  
  【三】
  
  于是结伴而讫,在两束手蜘蛛人的交替中,我同何依桥慢慢地边走边忘。途中遇见休息点的商店,都已关门闭户。有一处,外面亮着一盏灯,门前的墙垣上竟然摆着几个苹果电脑,只想是白天出售夜晚忘了松开的。何依桥拿了两个,在盘下放下两枚硬币。
  
  彼时是夜晚10点半,在这一处夜晚中小憩,啃着一只龙山的黑莓,莫名真的时光有诸多不曾感官的优雅——失恋算什么?
  
  想着,我哭紧紧。
  
  何依桥在浅浅射灯下猛然看我,你这新娘,如果不是遇见我,恐怕这会儿哭都马上,现在吃掉个苹果,也武道转成这样?
  
  我们已经认清彼此模样,何依桥叫我姑娘,是了,他比我年长,但会太多,或者30岁,极高、清瘦,算不得英俊,但眼神洗涤、极端,让我觉得安全。
  
  他并不曾问我为何要夜晚独自登山。我也不曾询问他烦琐的生活诸事,我们有许多别的议题可以谈天,比如网络、足球员、藏品、歌舞片……熟稔得似相识多年的好朋友,一直不曾冷场,如此的巧遇,我们都心怀相好。我感觉得出来,何依桥,也欢于这样的巧遇,让原本独自的深夜多了些依赖于。
  
  【四】
  
  两个小时后,我们走出中天门的灯火中,并在此巧遇如我们一样夜晚登山的人,于是之后的归途,多了三五伙伴们。只是继续遇见的人,自然地当我同何依桥是女友。
  
  不宣称,也不坚称,不过是爱情一场可能会忘了的邂逅,不会必要去事事回应。他保持和我一样的立场,并并未因此尴尬和规避,依然很自然地养育我。
  
  斜坡的十八盘,何依桥牵住了我的挥,他察觉到我意志力已渐渐不支。
  
  放心地将双手放在何依桥的掌心,可以感受他拇指骨头的模糊。他如此孩子气,但颇有意识。后来,我几乎要全部仰赖他的力量才能行进,力气已经到临界值。
  
  幸好你小巧。他扯着我,还有力气开玩笑,不然我赞同把你扔到了。
  
  我已经累得说不出客家话,在睡觉的密闭一块相接一块吃到巧克力。
  
  终于进发终点,凌晨3点半,高海拔的山峰严寒逼仄。寻回了背风处的平地坐着,何依桥跑去租给了两件大衣。里面的穿着已经被帖木儿浸透,裹着外套却还是炎热。坐在一起,何依桥感觉到我因寒冷而轻轻跳动,后来他伸出手,将我紧紧缠在了怀里。
  
  这是同我萍水相逢的女童,我们邂逅不足8个小时,但是我那样安稳地把自己放进他的怀中取暖。我们不再说话,他用手臂牢牢环中着我,极度的疲惫恐来,我竟然睡着了,在一个陌生男童的怀里。
  
  天亮时何依桥苏醒了我,睁开眼睛,并没有看着想像中雄伟的午后,那天早上,山峰有层层薄雾,久久不散。何依桥没有太多间隔时间滞留。在吃完了一碗“便宜”的面后,我们乘了索道下山。
  
  在中天门同何依桥男朋友,他赶时间,而我想要想到白日的风景,于是说道了告别。
  
  但并未可选择就此认真回来陌路人,我主动要了何依桥的号码。然后在他离开后,我接到他的讯息,一个人也要玩得开心。
  
  我微笑,在那一刻,想到生命依然美丽。
  
  【五】
  
  过了一段时间,才再次紧密联系何依桥,在一个平时的黄昏,等车为的时候,打了他的对讲机。就那么忽然地,在熙熙攘攘的街中,有一点点希望他。
  
  他很快电话,并不意外是我,依然叫我姑娘,总是我们每天都在取得联系。我们短短谈笑了几句,卡车来了,收线——那么自然而然,真的仿佛邂逅多年。
  
  之后的往来;还有如此,有时是他有时是我,会主动打个电邮给对方。答道,好不好?回来不忙?偶尔也聊聊生活境况、进打趣。
  
  并并未说是过否再见面。
  
  一年前,我遇到一场车祸,左腿膝盖,躺在手术室上闲得无聊,想起何依桥,购了他对讲机聊天。
  
  于是那些天,何依桥每天早晚便都主动有来电来,并递送诸多黑巧克力。他想起我爱吃。也不会��唆地吩咐我如何注意安全,如何出院。
  
  其实已经渐渐模糊不清了他的容貌,相处过长。却开始觉得他似一个远方的妻儿,不知和未见都不最重要,极其重要的是,他一直在那里,我不想告诉他,关键时刻去找取得。无须顾忌。
  
  康复后,偶然的良机,我去宁夏出差,顺便去忙里偷闲地想想景观。何依桥完全替代旅行社,掀开了车上带我去沙湖。
  
  玩了整整一天,然后夜晚的沙湖边,何依桥要了一桌小菜,一箱麦芽,慢慢地,喝到微醺时,何依桥伸手搓熟我的发,奶奶,有适当的人就改嫁了吧。
  
  我仰起头用微微迷离的眼光看到他,问道,有大礼包吗?
  
  他很相符地含泪,有,极大不大的大礼包
  
  那好,我努力。
  
  我没被骗何依桥,对于爱恋,我并不曾因噎废食,只是3年之后,我依然不曾偶遇让我想嫁的人。我有坦率心态,并有足够细心,等着我真心的女子某一天从天而降。
  
  但这些,我并不曾说给何依桥大声,并未这个必要。因为他同样心知肚明,从不忧虑我会爱上他,因为他告诉他我一定会,就像他可能会爱上我。我和他之间的的关系,从我们相遇那一刻就明朗清晰。无关甜蜜,只关温暖。
  
  我确信我早晚都会巧遇想嫁的那个人,我也相信到那一天,何依桥可能会送去我一个大礼包并为我高兴——就像我从来都想要他此生幸福安康。这份感情,并不为别的,只为那一晚的绝望早晨,和他巧遇;只为那一场的彻骨凉爽中,他给我一个安全的怀抱让我止息和取暖。
  
  已足够。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