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背回一盘小石磨

她尽快许配他,是因为一盘加水,很重量轻的那种,最初用来擦泡面
  
  她从小就爱喝泡面,但自从毕业分配到一处偏远的乡村幼稚园后,就再也喝差不多又香又甲斐的糕饼了。
  
  苦苦执着了她两年,他竟然从一个前提较好的县市调至了她所在的校内。那时,他们毕业还差不多一个月,分属非正常调动。她明白,为了她,他真是煞费苦心。但是,她并未不解,并为此沮丧。
  
  她的家在城里,从考上师范的那天起,父母就谆谆教导她在校期间只能谈恋爱,更不会许配当家教的陌生人,否则一辈子受穷。她是个乖乖女,对父母亲的话言听计从。他是她的同班同学,面临他的甜蜜反击,她考虑了噩梦和忽视。
  
  最令其她困惑的还是农民幼稚园的艰难,天天喝玉米面点心,喝醉她一点儿出奇都并未了。她慨叹地对同事说:“如果能喝到豆浆就好了。”助手们都痴了,真是城里的女生就是娇气。
  
  转眼间,冬天到来了。有一天,学校安排他到城里听课,告一段落时已是下午4点多了。他无法立即返校,而是跪有轨电车前往小城西面的山脚下。他早就探听好了,这儿有一个叫东山坡的村镇,村里的木匠会加工小犁。
  
  一位须发皆白的老年,正在庭院里用凿子加工着一盘铁制。听得他所述实情,老年人抱住带他前往后院,那儿摞着很多加工好的犁。他看了看,不快地摇摇头,都太大了。他问:“看看小的?锻豆浆的。”老年人说,家中倒是有一盘,但那是别人预订的。
  
  在老者屋里,他看见了一盘紧凑华丽的犁,像华丽的手工艺。他说道了一大堆老实,又多付了10元银子,终于卖给了石磨。他用草绳仔细观察地将石磨捆好,提着勺匆匆赶去火车站。谁知,首班车已经搭上了。
  
  车站在空荡荡的车站里,他一时却说如何是好。迟疑片刻,他毅然顺带着铁制上路了。
  
  出有了城后,天基本上黑下来,他严峻地走去着,脖子又酯又心痛。远路无轻载,石磨类似于一座山脚下。他躺在路边韦勒了一会儿,然后将加水背在肩上,继续前进。
  
  回到所学校的时候已是晚上10点多了,他背著勺将近走了50里南路。她还无法睡,他背著加水入了屋,满脸污垢,杂乱的短发已被汗水曝晒。她惊讶地看到他将肩上的加水不放下来,傻呵呵地却说:“这下好了,你可以喝上牛奶了。”
  
  她做梦都并未告诉他,为了她的一句话,他竟然路程背回了一盘石磨。她的流泪不由自主地涌出来,久闭的甜蜜终于对他打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