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一切,只是一场迷离的梦

有些人,我只能在幻中与她相逢,忧愁时分便只有孤独与不得志。背负了太多人的愿意,希望在明暗中协会飞翔,飞到那从无人香烟的人口众多。每当一个人回头在空旷静幽之地,漫步昨夜里、小溪旁洋洋洒洒的黑夜淅沥地崩落在小溪里看著它在小溪中漫射,听得着潺潺的流水和着几丝儿虫鸣,吞咽着微醉一山的液体。我的眼睛就总爱插上一丝淡雅的大笑。静静难得真夜的孤单与明净。失去兰花的白杨林遮盖它那强而有力的膀臂依旧在不远处傲然挺立,那竹林还置身着淡淡的浓雾……

  独坐下游那铺满淡淡黄叶的大树旁,哭流水,借着夜色,望着被夜风刮起的黄叶在那淡金色的重泻下先鼓吹旋儿,最后又遽坠于小溪里皮衣黑夜随山涧远逝。此时心头却浮现了陶潜描写的世外桃源。那闪耀的百花林,可具有这淡淡的夜晚纹理?可着这刚直奋勇的白杨看守?可看作这土石载满着忧愁悄然远去?可有这传递的轻翠明快虫鸣的夜风?希望罢!脸上的笑意就更舒展了。

  在这里虽不是隔世脱离的险境,但此时在这龙山的飘中,静夜下,却却实实只有我一个人,无法多余的宁静,只有淡淡的宁静主轴。山一制止了我那孤单的发稍。抓起,抚摸着这知道该他指何方的夜风在泛着光亮的小溪里激起朵朵波浪。那被天上所遮盖的内心宛如这水波深沉,不见底。我那颗飘荡于俗事中的悲,不觉这样一来这夜风吹到了广袤的明亮,随着虫鸣一直轻盈攀升。下降。到最后被最终的冰封。才发掘出这以前的一切,只是一场莫法特了的恶梦。(爱恋文中)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