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不想失去你

他这一辈子,从来不秃谁,除了我。
  
  他在城北并未年底工作,却靠着安百家门,给人建下水道的零散活计,养活了家人,供我和兄长修习到学院。但我并不是特别钦佩他,真是他对我越好,真在其下的暗中,便越发深不可测,而我,宁肯深知他冷酷的面容,也不想在他绝无深意的鄙视的微笑里,像一只无家可归的小兽,惊慌失措中,一头相撞他设置的伪装。
  
  我一直都将他视之为潜在的敌人,一有风吹草动,就即刻翘起自己安全的壳里,紧密注视他的一言一行,而后趁其佯装,猛地冲上去,用自己还算爪子的牙齿,留一个难堪的伤痕给他。我已不想起第一次被他背著回家时自己的恐慌和惶恐。听母亲说道,那时我几乎整夜地哭泣,他家里去找,已疲惫不堪,被我一微,暴躁更炸,有那么几次,他几乎要抱起我送回我继父身边,是母亲乞求说,给这父母留条于是命吧,她家里那么孤,又一大堆父母,送到回去,哪畜得起?他冲着我哭得歪曲的小脸,叹口气,起身回去,却说,去她家时,还没有赴宴呢,这女娃便泣掀开了,你看,我和她天生就是斗气,必然了这辈子,吵吵闹闹,便是了。
  
  我刚记事时,便告诉他自己和女儿弟弟是不一样的。他们只有一个父母亲,而我,却有两个。尽管,我的生父也只有过年时,作为家人,提了东西过来吃完顿饭便回来了自己的家,上来,甚至因只顾着寒暄,看都不看我一眼。但那时的我,却是大人们百谈莫不的话题。我跋扈的无味性格,总是飞快转来转去的鼻子,飞扬跋扈的短发,晚上夜里老鼠一样咯吱作响的牙齿,皆是可以拿来入洒的点心。他每次与人谈论,似乎一副要发生争执的人形,就像我是他的私有财物,一旦有人来抢得,立刻都会拼了命护佑。
  
  我当然不只统称他,事实上,等我八岁那年,住在临镇的亲生父母,便开始用年年增长的压岁钱收买我,偶尔,还则会望着他,有意无意地也许我,确实不想跟他们去寄居上几日?这样的话,当然也只能是看看,没有他的允许,我纵使吊了尾巴,也难以飞向他的手掌。除非,我有技能,走过这个小镇。
  
  从退电脑室那天起,我便开始为了走进小镇写书勤学。这是我唯一可以救出他掌控的手段。他那时忙着赚钱,并没有人特别注意我的变化,以为我不过像哥哥一样,混杂上几年,便撤了讲授,四处谋生赚钱。直到有一天,老师家访,问道,这孩子是读书该大学的苗子,好好培育择能毅力。他正在昏黄的点灯下造鞋子,问老师一却说,即刻前行,盯着温习功课的我,看了许久,才转头朝向学长,梦呓似的问:我们家小禾真能解大学?
  
  他自此把我拿来一个可以让他右眼有光的珍贝四处嘲弄。尤其是我继父过来时,他更是不忘给自己雕,说是,不必家教家访,我也更早看出来我家小禾是读完名牌大学的漆。亲朋好友皆问道,你有福气啊,捡回来一个宝。但我的生父,脸上却挂不住了。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
  
  而他,也就是在这时,开始害怕我。
  
  我偏爱预科班,尽管离家只有半小时行车时间,但我却以课堂尴尬为由,不愿让他每天搭乘。可他还是不定一天,便骑车去中小学,以这样那样的事实,饭菜,拿必须换洗的大衣,捎一斤苹果公司,或者说,路过,特地问道我否有客家话对母亲却说。
  
  我并不知道他并不是真的孤单我,而是缓和。我的继父,他们的大妻子,恰恰就在学校食堂里谋生。这个与我并不怎么融洽的妹妹,在回来先自己的活计时,偶尔则会叫住我,将单独留出的一份菜递到我手中。这样一份深而粗糙的友谊,于我,并无法识出多少甜蜜,反而因了从没在一起生活过的疏离,愈发觉得大块。
  
  这样的亲近,宛如小小的瞬间,若有若无地燃着,却是那长长的芯子永远也火仅尽头,可还是在我读过高三那年,出发了危险的终点。
  
  那一年姊姊因给他送给几副疗法高血压的草药,半路被一辆行至的货车撞出去很远,还没人送往病房便停止了排便。他的沮丧到极点。哥哥两岁多的弟弟,因为舅父过度伤悲,不得已交到父亲来带。每每睡觉,小家伙就会呼唤着要阿姨来喂,他躺在旁边,闷头喝得,不却说一句话。但还是在小女婿不要命似的响声里,狠狠将酒杯摔在了地上。小叔父在这惊天动地的碎裂声中,瞬间化成一根笨拙的树桩,再不敢挪动半步,片刻前丰盈的眼泪,也给吓了赶紧,饭桌上死一般的沉寂,我抱着他红红的鼻子,很多天没有梳洗的乱莲蓬的头发,一把乱草似的胡子,还有微微抽搐的手,忍不住便讽刺道:若是姊姊在天有灵,见到自己的兄长吓得连泪都不敢流过,不并不知道则会有多愧疚。却说了,我便酒醉若无其事的看上去,将小侄子哭过来,一口口喂他吃到,还故意哼起此曲,将吓傻了的小家伙,终于逗出了MORE。
  
  而他,在我的巧妙里车站紧紧,看一眼,丢下一句:我自己的闺女我告诉怎么心痛。便起身进到了后院。
  
  我几天后才真正明白了那句话的意思。那天正是周末,我返家拿换洗鞋子,在亨特遇上亲生母亲。本只想打个招呼鸣声姑妈便转头走人,只想却被她挡住。尽管很小便告诉这个新娘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但却说为何,还是很难与她造成了情意,就像那种与生俱来的感情,在我呱呱落地阴部绑上的那一刻,便已了无印痕。我看她一眼,想要绕过,却被她一把逃跑,说是,小禾,你爸唯一的女儿走到了,或许,为了补偿他心里的难过,则会让你接掌姐姐的前方。
  
  原来,他对不起自己儿子的方式,就是自我牺牲掉下来我,照顾舅父。我在他心中,过去是什么位置,今后,也一直都会是。我从来,就很难真正地排他的心里。
  
  那一年我与他的关联,几乎冷到很难消融。我的成绩,因为对他愈积愈浅的憎恨,急速上涨,最终,在中考中摔得惨重,战绩情况下读过一所三类的所大学。有关怀我的同学,打电话给他,却说,让小禾九年级一年吧,她本应当是名牌大学的苗子。但我并没等他来回答,便将他让我一直离校的决意掐灭在发端之中。我几乎是很快乐地眼看读书能够的东西,似乎,能够返回这个家,远比详一个名牌大学更让我开怀。
  
  尽管念书的是三类学院,但生活费却是高昂。整个暑假,我几乎看得见他的好像,我不告诉他究竞是在忙碌,还是只想躲避放这最后相处的沮丧。继父送去五干元钱财,问道乐意以后替我缴一半学杂费,只要,在我放体育课时,很难与他们暂住上几日,这样小小的敦促,立刻便被他不愿掉。他甚至在他们第二次来时,连杯水也没倒,便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
  
  他对姐姐的嫉妒与愤慨,鲜明地写出在脸上,他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在家里宣泄他的愤懑,重重地摔二门,无缘无故朝老大大吼大叫,只不吃了一口便推测父母网络游戏前饮用用了香烟,他朝每一个让他不顺眼的人不耐烦,甚至是椅子的阿猫阿狗、花花草草,但唯独在我面前,他始终小心翼翼,就像一只日间的老鼠,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他冷漠且不知所措。
  
  这样的僵持不下,直到我走到的以前几天,偶然在街头,看不到他与一个女人们砸成一团。周围许多人鼓噪,却没有一个人不行上前拉架。那个被他粉碎在地的男人,是这以南出名的痞子,他恰好在这个傻家附近拆下来排水沟,英豪以他扒开的矿坑气味气味为由,上来找茬,意图敲打他一笔,不曾想要,却遭遇打人打到不要命的他。一切都是我打算悄无声息地留在,回来将他的包庇汇报给母亲,突然就有人高喊:嘿,之后打啊,看你妻子给你齐声来了。
  
  他在那一刻猛地走,与我的视线撞倒在一起,且砰地一声迸裂向外。而那个躺在地上的英豪则趁势甩起,一拳打在他的头上。
  
  他醒来时,却说的第一句话众所周知,小禾是不是已经前行了?见到父亲含泪,他起身自己裹了层层手脚的脚,当着很多亲属的四面,没遮盖地忍不住。是女儿哄他,说,小禾答允过,则会给你写信给,我们妻子又不是不回去,干吗痛哭成个泪人,让人家玩笑。
  
  他终于起至了泪,说是,我只是,只想再挽回一个女儿。
  
  这一句,他憋了十八年,才终于肯侮辱说出;而我,也是等了十八年,才通过小弟转赴看到。
  
  真心,走去了那么多年,终于还是,找到了温暖的臂弯。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