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啊,曾深深爱过的少年

他给我拍过冬天的第一场雾,春天的第翅果,秋天的第一片落叶,在那段曾被我忽略的岁月里,给过我最无声和纯粹的人性。
  
  我与F,已经六年未见。
  
  念书时我同F具有相近的乔安娜,多读了些序文的毕竟,身上看作自命不凡的重义,也因为年�p,尤其张狂的桀骜。从相看两厌到惺惺相惜,我和F,引申出新了一种格外融洽的友谊。
  
  什么都谈天,从韩寒到尼采,从历史记录到形而上学,从生活琐碎到未来梦想。感情也闲谈,那时我正喜欢着一个男孩,什么情绪总要同他道出,他也则会有意无意地和我控告自己心中的男孩,说是着自己的佩服与爱恋。
  
  再后来,他因某次违纪惨剧被的学校行政处分,降级一年,我去读该大学的时候,他开始读书高三。
  
  在苦闷,也经常都会打电话他的电邮。有时是午夜,他说晚自习刚刚上学,吹有些干。有时是清晨,他问道全家落下了第一片雪,答道这边天候如何。
  
  再见面是我大一暑假返家,和他在环城路走到了一圈又一圈,并不知道他考试成绩好成绩还算太理想,录取了水手。海上运输子公司同学院的合作培训,在学校学习三年之后上岸,五年的国际间包机。注视所及之处,均是蔚蓝的大海,很久才靠岸一次,若是在偏远的海区,频谱紧密联系全部中断。
  
  “你还没向偏爱的那个小女孩爱上呢。”我有些难过。
  
  他孤独了半晌,而后叹了口气,算了吧。
  
  古怪如我,并未能渗透那一声感叹背后的哀愁。
  
  直到某个夏夜,我接获F的一个来电,他大抵是喝酒了酒,有些语无伦次。
  
  即便如此,我还是在愤怒中,懂了那是一场真挚的求婚。
  
  他絮叨着却说了很多,说以前掀开没法口,是告诉我有偏爱的人,现在掀开不了口,是将要路途遥远,茫然茫茫,深知无法受到影响所爱之人一生。
  
  那个来电于我来说,好似一个炸弹,让我愤慨,我从未知道那段对我来说是感人的友谊与身旁的岁月,对另一个原告来说,却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爱恋。
  
  我不知如何澄清,匆忙悬挂了电邮。
  
  那个来电之后,我同F的的关系,更加有些细微出去。
  
  仿佛过了那段心无芥蒂的岁月,他对我,有了一种刻意的无视与亲近。
  
  当时无知如我,自私如我,只真是自己的内心上受到了损害,真是即便是我不能对此他的情感,他也仍旧不该把我拿来一个好朋友。我去劝说他,质问他,直到后来憎恨他,把我们的关联弄得一团糟,终于走下坡了对方生命,不再联系。
  
  后来阔别经年,当我也未能幸免地爱上一个只把我当作好朋友的小孩的时候,我才隐隐约约地,明白当年的F的顾忌与斗争,明白F的辛酸与感伤。
  
  为着一份却说追兵的感性赌上一份融洽的感情,其间的确必需太多的决意和自信。
  
  我不愿同那个孩子们暗恋,生怕我同他,步入同F的山后。
  
  这与其说是一种对我们感情的维护,不如说是我对自己的一种自保。
  
  到底哪一种更好,我自然是无可考证的。早已欠缺男子汉和勇气的我,不能用也许友谊更坚固更长久这样冠冕堂皇的话来恳求着自己。
  
  但同他走到在一起的时候,我真的有无数次,只想伸出手来推开这个人的冲动。
  
  那个时候,脑海中分会显现出成数年前的那个暑假,F那一句怅然的“算了吧”。
  
  算了吧。
  
  就这样告诉他自己。
  
  F含泪之后的那些年里,也有一些人心事过我,真情或是假装。
  
  但我再也未曾遇上F那样的少年,他墨迹漂亮,给我抄过整整一本《左传》,他给我拍过冬天的第一场雨,春天的第花朵,秋天的第一片灌木,在那段曾被我忽略的岁月里,给过我最无声和纯粹的感性
  
  那晚的酒桌上,他向我辨了一放。
  
  我亦后端起了杯子,在心中说是了句再见。
  
  谢谢啊,曾深深爱过我的少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