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一把又如何

6月的某一天,我下车架飞机,几乎一降落,邻坐的陌生男子就睡了。当服务生解说员还有半小时就要驶向中转站时,他忽然坐直了。
  
  然后,我见到他坐下紧紧后,拿着我喝了一半的饮品,咕咚一下均喝了!然后……他刚才我,我想到他……再然后。是噩梦。
  
  这个怎么会我告诉了一些熟人,还发了条微博,有意思的是,女孩女人对此的反应并不一样。女人们众口一词地问:“他主将吗?”而女孩们一本正经道:“哦,这是可以把控的尴尬。”
  
  其实后面再次发生的冤枉,我还并未说是。
  
  走进驾驶舱,是长长的过道,他追上来跑到我的前面,认认真真盯着我说:“对不起!”我不禁疯,摇摇头,走人。
  
  却可以感觉到背后的眼前还在我身上爬着……呵呵,如果我再多说道一句话呢?或者。我询问:“甜味怎么样?”
  
  那,就是暖昧了。
  
  金星跟我说道过她在意大利罗马机场的事儿。那一次,她南站在机舱边吸烟,看着底下的码头工人搬进行李。转到她眼光的是一个意大利蹦床,健硕,黝黑,勇猛。金星说是,当他抱住头,正好跟自己的眼中交汇……一下子,自己真有被电流使出的感受。当她绝望地跑到自己靠窗的能容纳时,看到那个陌生人正在热烈而紧张地搜索着她的看到……金星说,那个时候,我感觉到了暧昧。
  
  所以,暖昧就是男人女人之间那点刚刚好但不会、也不不太可能继续走下去的剧情。
  
  这,就是我图表的暖昧,大部分时候,暖昧就是情感活动的玩,眉来眼去的盲人,云里雾里的撩拨……是的,在一个女孩或者新娘的快速增长亲身经历中,谁还不会过暖昧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