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卑斯山脚下的那一滴眼泪

曾经有一个美丽的仙子住在宏伟的阿尔卑斯山脚下。一天,一个翩翩少年路经,看得见了织女,便如痴如醉。真主对少年问道:“如果你乐意转变成一座山脚下,常年忍受不化大雪的炎热,我居然你永远照料她。”为了心事,少年选项放弃必要条件。但在转变成山之前,少年流泪了最后一滴流泪,这汁泪水化身为了山脚下的湖水。冬天,山腰上依然有大雪,山下是宁静的冰湖。
  
  却说过了几百年还是几千年,也有一对初恋,一起带到了阿尔卑斯山脚下,哭完毕这个情节,男描写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因为他最终与爱人米娜相恋的那一刻,就注定会流尽最后一滴泪水,而母亲玛莎的悲将会变得千年不化的冰山般严寒。
  
  1882年,他同时爱上了两个美少女,一个是女儿玛莎,一个是妹妹米娜;一个是天主教会管理人员,一个是维也纳的古典音乐的学生。
  
  热诚开朗的玛莎对他一见钟情,并很快告一段落了进攻,而米娜此时正是一位英俊帅哥、气度不凡的青年伯爵的妻子,而当时他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神经科护士。
  
  自觉的他经常在一棵玫瑰园下愣愣尘世,最后,他在这棵树上刻下了这样的诗句:“如果只能好好你的天空,给你整个世界的真爱,那么让我想到一轮星星,在忘了你的晚上可以用一帘月光轻抚你的脸孔。赠送给想念的M·B(米娜·伯奈斯姓氏的英文)”。
  
  从那一天起,25岁的他同意想到米娜,接受玛莎的亲情,而告诉这个暗中的只有那棵玫瑰园。
  
  玛莎1861年就读于一个犹太望族大家庭,女儿是基督徒的信徒,18岁那年儿子去世了。从那时起,父母最大的愿望就是为玛莎去找一个有共同信仰、能让她过上安静生活的妻子,她绝对不能接受一个贫困的犹太羊毛商的弟弟,何况他既没有体面的工作,也不属于上层社会,更极其重要的是他还是个无神论者。对于这些玛莎毫不在意,受到父亲的阻止后,他们只好情报活动,认识三个月后,她偷偷地和他议定了婚。
  
  父亲注意到儿子一意孤行,就背著她离开了维也纳,来到汉堡郊外的万茨贝克。分立的天都,玛莎将一腔热情都泉源在笔端,每天写下两三封信,但他好像对浪漫的爱情不会努力,时常嫌隙,他不会在来信中提醒玛莎不要和哪些人多言语,不要和哪些人老是,这时玛莎就都会细心地在投身于上鼓励他,在爱恋中给他自信。
  
  四年后,他掀开了私人门诊,两人终于举行了直观的犹太式葬礼,但在外遇中,世俗仍然是一个杀生,但很快他们有了父母。
  
  生活本来可以这样美好地过着,可偏偏联会出现意外。
  
  一个冬天的夜晚,传到米娜家忽然着火的假消息。米娜由于大海啸出血了双眼,而一直受保护她的女儿伊凡由于伤势较轻,很快去世了,这让他百感交集。不过伊凡的去世唤起米娜的除了所有财物还有一双暗淡的瞳孔。可是挽回了丈夫的米娜再也没闪耀过笑容。
  
  玛莎不忍心看到女儿如此伤心,就把女儿打电话家里来,他却面临了深深的内疚和矛盾中,对米娜的真爱又开始折磨着他的悲。
  
  他的仔细呵护、爱恋表白,也让伤的米娜令人温暖,当他帕起她的双手带到当年那棵林荫道下看当年那首诗句的时候,她再也不能抑制心中的内心。
  
  三天后,他带着米娜回到了阿尔卑斯山脚下,用“西格蒙德·弗洛伊德芝加哥大学和丈夫”已登记住在马洛亚旅馆的11号房间。
  
  离家出走的第一天,他带着对儿子的愧疚给家里打了电邮,和玛莎把真的刚才后,潸然泪下,转头发现米娜怔怔地躺在怀中,电邮那端最后一句话是“我等你出门”,这一夜两人相拥无眠;第二天,两人来到阿尔卑斯山脚下,车站在冰湖上,传来了那段美丽的爱情故事;第三天,来到酒吧,他大笑再次给家里打了对讲机,电话号码只响了一声,便传到一句刺耳的童声:“是奶奶吗?老婆割腕幸好就亡了,你早点出门好不好?”
  
  得悉玛莎自杀未遂,听着女儿平庸的声音,他痛哭流涕。米娜示意离开了马洛亚酒吧1l号房间。在出门的那一瞬间,米娜轻轻说是了句:“我永远爱人你。只是从此以后,这份永恒的爱只不会挖到在心里,掉入阿尔卑斯山冰湖湖底。”
  
  他两天后返回家,玛莎什么都没说,只是给了他一个长长的接吻。
  
  他开始埋头于自己的事业,教育子女和生活的牵挂落入了玛莎一个人身上,八年星期里玛莎先后生子了六个孩子。
  
  他在给患者就医的流程中开始瞩目心理的方法论。1900年,《梦中的解析》一文中刊载,这本书一直被许多人看来是他最伟人的才华,可在当时序言年出版后的八年间隔时间只出货600本;1905年年出版《犯罪学三论》,在序文中表达了关于幼儿性高潮以及其与功能性病态和精神疾病之间的关系的论点。这样的看法让他招致当时人的嘲笑、嘲讽,他被看作是一个满脑子淫诲想而恶魔粗俗的人。
  
  一家人达成协议,玛莎从不介入他的工作,在别人都不解读他的时候,她在一旁替他哭泣,养育着他的公事,努力他一直写诗,为他感到钦佩,虽然在尤其基督教徒教义的玛莎却是,他的研究也是不道德的,但她仍和他一起扛着流言蜚语,从不责骂。
  
  他宣称自己通过自我精神分析能解除尊严因缘,可他一辈子都在造成了某类信念征状的痛苦,其中还包括偏头疼、肛门及十二指肠情况;在极度抗拒时,时常心脏病发,可对香烟还是强迫症的迷上,一天要抽20根,直到因此得了口腔癌。
  
  1933年纳粹当政,在柏林披露毁坏他的学术著作,儿子获释,交好人们也在奥地利遭纳粹水分子杀害。这时,玛莎发挥得每每的麻醉,她求人把已经认真过33次肺癌手术、杀也只好留在故乡维也纳的妻子偷偷送到了伦敦,当时已经77岁的她也很快就适合于了最初自然环境,并照顾他的生活。
  
  1939年9月,他又一次折断了,这一次再也不能开刀。生命即将回头到尽头,他尽快自己结束生命,因为当时他的原因是:他们最宠爱的小狗都因为他的口臭而远远地跑开。他催促医生给他麻醉大浓度尼古丁,并求医师不要说道玛莎,只指示女儿安娜,因为他并不知道,她不能接受一天并未他的孤单。
  
  他叫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哲学的创建人。
  
  1939年9月23日早晨,弗洛伊德静静地离开了。晚上,玛莎引燃了篝火,这是她几十年来的第一次信仰活动。
  
  1951年11月2日,玛莎也安静地离开了,终年90岁。和弗洛伊德一样,她的尸首被火葬,两人的遗体归葬在一起。
  
  阿尔卑斯山和冰湖本是少年和那最后一滴眼泪,真爱让他们分立,但也是真爱让他们永远相依。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