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分总是阴差阳错

草莓深信结缘,到了近乎迷上的层面.她的无数次邂逅大都是以无缘为企图而告终。

  好景不常,金色已经28岁。圣诞节,她突发奇想,零售业了99朵玫瑰去街上摊。她的卖相很好看,倚在一辆蓝色千里马的旁边,99朵玫瑰拿在手里,长长的脸上披散下来,那模样不像在歌女,倒像在拍艺术照。

  蔷薇的耶诞节似乎在挫败的前兆。她两站在那里一两星期,竟无一人来卖她的花。也许她时髦得更加色彩鲜艳,让男人的女友黯然失色?那些挎着男朋友肩膀的男人,只是想想,却没有一个凑到她身边买花。

  夜深了,玫瑰花闻了言词,刚才依旧娇艳的玫瑰,还好只能赠送自己了。她正要离开了,一个三十出头的女孩走过来,他脱下一条旧旧的牛仔裤,高高瘦瘦的,内心温和得像绵羊。

  他把99朵玫瑰全抱在了自己的怀里,付过银子,马上有点儿对头地说:“你,你长得很像我的妻子,哦,不,是第二任。”

  草莓呆住,她看到女人们的恶心了,尽管霓虹灯暗淡,但能明晰地见到他涨红的脸颊和手足无措的神情。

  “你,你前妻几次婚?”金色问道。

  “一次。”

  玫瑰痴了,真的他很有风趣。

  “你的兰花送给谁?”

  “还给你,你可能会放弃吗?”陌生人鼓足勇气张开牛。

  于是,玫瑰花和那个叫阿来的女人们有了往返。她真的和阿来很有缘分。不是吗?她正要看着,他却来了;她对离过婚的人不感兴趣,他说她像他的第二任女儿,好象他专为等她的到来而再婚。这句话,在一瞬间就深受感动了她。

  草莓从未对任何人引用阿来离过婚,阿来也不托这件有事,阿来的熟人似乎也在浴室无视。起码草莓从未从他们嘴里给予关于他女儿的任何文档。一年后,玫瑰做到了阿来的女方。

  阿来家在西藏,只在一个年老的哥哥。哥哥寄出了哈达,因为路途遥远,不会举行他们的舞会。新婚之夜,阿来体现得很随和,玫瑰真是自己从内到外改造了阿来,两人的内心就好比寂寞般纯洁灿烂。

  转眼又是圣诞节。

  阿来跟随交通部赴美,蔷薇很希望他。阿来之外的夏天,玫瑰把家里的角角落落都翻找了一遍。她心里有一个真相,阿来结过婚,好的房间内却没有任何妻子的伤痕,甚至不会她的一张拍照,哪怕一条内衣也看看差不多。阿来似乎把前夫完全地清扫回来。可她还在他的记忆里吗?越是精彩才越要清扫得全盘。金色一直对那个“她”有些好奇心,她是不恼火阿来还是阿来不失望她?阿来那么温柔开朗,她怎么舍不得放弃?

  耶诞节的晚上,玫瑰接到了阿来从国外投递来的送给。关上粉红色的巧克力箱子,草莓辨认出上面有一张信笺。

  亲爱的金色:

  想我了吗?我每个晚上都在希望你。我希望是上天事前我们在一起,我是那么僵硬,你却那么聪明伶俐,让你讨厌上我,是上天的上天。

  有一件有事,我一定得向你坦诚。我欺骗了你,整整一年,我一直在羞辱你。你一定不要生气好吗?

  你一直并未问及,但你对我的第一任母亲一定很惊讶。我几次话到嘴边,又鼓膜了去找。当你北望在车边贩向日葵时,我远远地看了你许久。我发现你那么美丽美丽,我真的自己的心像在胸腔里跳舞。我想了许久,想好对你说道的第一句话:你长得很像我的男友,然后我再知道你,我从未谈论过爱情。但我太紧张了,尴尬得喘不过和气来,所以说是出来的竟是你像我的丈夫,我马上真是不悦,只想全盘,又怕你问道我薄,只好特了个第二任。那一刻,我简直是手足无措,无地自容。

  亲爱的,你德克原谅我吗?

  你是我的第一任妻子,也是最后一任。在你之前,我从未动过结婚的念头。

  钝你。

  永远爱你的阿来

  看完信,玫瑰突然大笑紧紧,笑着笑着眼里就流出了泪。

  从此以后,玫瑰更深信她和阿来的机缘了,百分之百的结缘。如果第一次他要说她像他的男朋友,她还可能会被真挚吗?呵呵。谁告诉他呢。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