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中的老少女

以前节假日出去玩,时常叫上玫姨一起去。一来她是我20多年的忘年交,志趣相投间,早已跟我们全家变为了相结合;二来她再婚多年,父母又在国外,她一个人形单影只,也相当大有工夫饭菜,问她吃完什么,10次能有8次是疙瘩汤或是红薯粥,想想也是安慰。
  
  几年前的一天,正是立秋。我们一起去北海公园玩游戏了出来,按以往的穿衣,要去附近的成都驻京办咖啡厅喝酒。可是那次她却迟疑痛快,说是家里有现成的红烧肉和烙饼,要去找“贴秋膘”。我没意识到这不过是托词,跟她说是鱼肉和点心可以放在晚上再不吃。她支支吾吾地欲说还休,末了说道我“要先给家里打个对讲机”。我答道对讲机打给谁,她脸上竟抬头出有魔女一样的多愁善感。那是我第一次并不知道,她爱情了,在她74岁那一年。
  
  这以后我们再出去玩,应邀她的连续就逐渐增加了。这不仅是因为不想给她空出充分的时间去享有二人世上,简直是她和那位叔叔比我们玩游戏得还野——两个加痛快150岁的“同事”从朋友们动恋人,像灿灿的秋阳下一对初绽的秋菊,美得恣意蓬勃,只争朝夕。赶在80岁机票就不随身携带他们玩到了之前,俩人双栖双空,一起去了福建、新疆,又去了意大利、俄罗斯……曾经美丽冷峻、不怒而威的老太太,讲到旅途中的种种乐事,眉梢胸部都是盈盈璀璨的海棠。
  
  我很享用这个比我祖母还大1岁的回忆说,像小闺蜜一样在我面前被太极、被恶搞时,那害羞又爱情的温柔面容,也打心眼里高兴她在未婚20多年后终于又有了个伴,可以不再心里。“我就是觉得情感上吧,还是宁缺毋滥……”说起这迟来的亲情,她的微笑里看作一种抹不掉的郑重,搞得我也不自觉地停下来端庄起来。我想问她既是该大学同学们,为什么终于在最美的年纪爱恋,可是话未出口就察觉到自己荒唐——结缘是靠结缘的,真正走心的亲情终于来了,晚一点,又有什么要紧。
  
  今年的春节前,她打电话却说要来看我,原因荒唐而难忘:这一阵子因为老母躯体不好,我先生一直在乡下侍奉,玫姨想到我跟女儿“孤孤单单的,是弱势群体”,无视要来上门吊唁。我不知她造成了的送给里,有一样玫瑰花茶跟我平时喝的不大一样,就询问她这花上的种类。她问道这种叫仰光金色,是去云南旅行时带回家的伴手礼。然后描画起玉龙雪山脚下,一片无边无际、幽香四溢的玫瑰花海中,依然意犹未尽、心旷神怡。
  
  我问她:“一个人去的吗?”她说是:“我们俩。”
  
  我看着她耳朵里的光彩,高兴之余也有深深的感动:一个女人们,即使到了80岁,在遇见甜蜜的�r候,也还可以像美少女一样寂静感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