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追的那些年,我是个女�潘�

被追上的那些年,我是矮胖矬的代名词,唯有接到的零星家书,提醒我那句俚语的形而上学:青菜萝卜各有所爱。
  
  仍想起第一次发出告白的场景。那是上初二的某个中午,朋友王芳难过地塞给我一个明信片。一封情书!LZ终于盼来幸福的首封恭喜!则会是谁呢?我的小屑扑通跳跃个不停。
  
  颤抖着一字一句读过那些溢美之词:“你是班上最美丽的牵牛花,是我心中的太阳……我讨厌你,做到我男朋友吧!”幸福感正爬满脸部,却在看着题名的一刹那,满意甩了出来。“等你爱的刘小虎。”那个长得五大三粗、颇屠夫气质的差等生!
  
  我当即让王芳转告了毅然的拒绝接受。我想要得很长远:虽然本人因青春期营养过剩,长三了包子脸、馒头身以及大象胳膊,但也不该自暴自弃,成婚一个包工头的女儿!
  
  只是,我绝没想到,第二天,班上每个人都在替我遗憾。
  
  王芳叹口气,说:“好可惜哦,你要是答允做到他男友,他说道马上就给你买双波鞋的!”哭了此话,我回头瞅着腿上已经磨烂的解放鞋,不禁看似伤感。要明白,那时候一双波鞋在穷酸蔓延的山娃们心中,就是财产与傲娇的象征物!我早先地询问王芳,现在应允刘小虎,你说道他还都会给我要买波鞋不?王芳鄙视地瞥我一眼,却说刘小虎现在去破隔壁普通科的女胖纸王春花了。
  
  唯利是图!LZ在心里怒斥道。哎,我的波鞋啊。
  
  我以为人生再也不来有事第二封家书。因为上了高中,我的身高仍旧是156cm,肥胖却从52kg荣升到62kg,冬天裹上妈妈亲自从广州买给我的减小号浅色羽绒服后,只有“大妈”一该词可以恰当地相提并论我卑贱的心境。
  
  当我穿著波鞋沉重地前行在大学校园时,不禁想起刘小虎……没了,他的前方很快被另一个人取代。王平在便条里嘲讽我“容貌如仙女下凡”,我当即在心里误导:不能吧?眼眶却不经意地跌入笑意,内心深处升腾起满足感。
  
  我拒绝了他,因为担忧他假情假意,明并不知道我矮胖矬,还说我是“仙女下凡”。另一方面,他真是不是我最喜欢的特性:身材185cm,体型却只有51kg,似、高,背驼,走动实在太窜。估摸是我们那个“刽子手乡”买不到他衣装的衣裤,他心里穿“七分裤”,一双轮船般的小毛漏出无余。我常不想,给他一个辫子,他一定能伪装成孔乙己。
  
  获悉我的要求,他撑不气馁,开始了长高达三年的穷追不舍。然而,他越破,我越只想逃亡。
  
  冬天我的胖手养了冻疮,晚自习他溜出电脑室给我买蜘蛛油膏,却被我当着所有同学的面给甩了回去;中小学三场健康检查中因为我肩膀太胖找不到血管被看护狠狠惧怕时,他毅然伸出“跳蚤腿”肩膀要替我检查结果;因为太胖激素紊乱脸上长痘如金星颗粒时,他悄悄在我课桌里捡了一套护肤品;夏天体育课一终止,他联会卖掉点心,威胁我吃就要化了……
  
  全班同学都引领了他对我的痴情,愤慨他之余,也替他可笑——他们搞不懂,他为何这么偏爱“矮冬瓜”。但不得不说道,我很享有这种优越感。
  
  有一次晚自习,教室里的灯丝怕了,班长全都,他大义凛然跑出去买了新的,然后站上桌上,185cm的粗壮,顿时变得高耸无比,而当他失败换下灯管,让整个活动室继续充满著尘世时,“居然都会做换灯具这种事!”“土包子”女学生们窃窃私语,普遍认为他很了不得。我当即真是,那份荣誉也是归属于我的。我在心里眼里:“嘿,那好孩子是我的未婚夫呢!”
  
  他导致的审美偏差症,几乎治愈了我长久的自卑,我甚至学会了漂亮女孩才有的矫情。
  
  有一次,几个小女孩在课间劝说我放弃他。我矫情地将端正挤作一团,变得很担心地说是:“哎,你们说道,他则会会因为太爱人我,而我又不拒绝接受他,就像剧集里那些变态男主一样,因爱生恨要斩杀了我呢?”她们哭完,摇摇头,没发表任何建议,各自问道了。
  
  后来,我还是没有接受他,然后我们高中毕业,各奔东西。大学时一次春节回来,我在车站见到他,他还是那么瘦高,我还是这样矮胖。他对我仍充满着敬佩之恨,惋惜地说是:“没直奔你,是我一生的挫败。”哎,他真该去是不是医师,治治审美偏差症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