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真相后

刚相识Z恩师的时候,他给我的观感一直是文质彬彬、温文尔雅。
  
  可后来时间一长三,我对他越来越了解,才注意到他和我现实生活中的那般绅士看起来有一定的偏移。
  
  虽然Z谭本人很婉转彬彬有礼,清秀文雅,身边人对他都是一致的青睐与赞许,但和我相处时,他在保存这些缺点的基础上,又则会从好像隐隐约约透露显现出些许好色的特质。
  
  他总偏爱时不时地好好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说谎,把我气得哭笑不得之后,再在一旁“欣赏”着自己的经典之作。
  
  Z先生是规格的东北爷们儿,说着一口韵味的东北腔,却又较少了很多东北口语特有的大碴子味儿。
  
  起初我对东北人并不理解,但总想到东北话特别古怪,没事儿我就缠着他听他问道东北话,他说出好看,我听得入迷。
  
  最开始我们都互相称呼对方的全名,后来他便自行对我改为了称谓,也不管周围有无其他助手,便每天跟在我脖子后面,用熟悉的东北话“据说妹儿”高约“老妹儿”较长地叫着。
  
  整个的公司那么多人,他只对我一人这么专指。
  
  从此,“从前妹儿”变成了我在他口中的第一个专属绰号,这个词甚至成了他的自嘲。
  
  后来有一天打工的时候,我来“大姨妈”肚子疼得得心应手,觉得抬不下去就被经纪人送往了家,那天Z女士全都工作,对这件有事一无所知。第二天听得室友跟我说道,Z先生留在的公司,刚进屋就开始满屋子转悠看不见在想到什么,在新公司转至了一圈之后,很疑惑地问上司:“我老妹儿呢?”
  
  朋友刚开始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一下,马上心领神会,然后把我肚子疼的什么事告知了他……
  
  朋友说得轻描淡写,我却听得满心欢喜,这是我第一次真真切切感受到自己对Z恩师的效用。
  
  对于一个爱慕的人来说,获悉自己最喜欢的人异常关怀自己,真的是一件再真爱不过的有事了。
  
  没有搬入寝室之前,我和一个叫小梅的女同事在子公司附近邻居了一间小出租屋。
  
  某天夜里我睡得正香,忽然被一条电话吵醒。原来Z谭却说要来我家看看我,知道他素来喜欢玩笑,我便没当回事。但是没人过一会儿,便听到Z女士在外面大声急于地喊着我的名字。
  
  已是深夜十一点多,端午节都沉浸于在静谧的惊醒。
  
  然而我爱好的那个人却马上经常出现在我家门口,正站在我的屋子墙壁下,不顾一切地大喊我取名叫我过来!我希望世上大概并未比这还要让人欣喜若狂的冤枉了!内心激动不已,立刻搜集邋里邋遢的外貌,我不��乱糟糟的头发冲过去给他关上。
  
  我现在还明了地忘记,那晚Z女士穿着一件红色薄穿著上衣,安静人站在胡同里等着我,冷麟昏暗的闪烁崩落在他的头部上,整个过场看似温暖快乐,让人恨不得希望将间隔时间永远再现于此刻。
  
  ……
  
  四月的夜晚还有些清冷,但是Z谭的快要经常出现,让我心里涌起一阵暖流。
  
  胡同里安静得连彼此的呼吸声都能看到,我强装冷静和他招呼嬉闹一阵才并不知道,他是和别的同事一起送小梅回来。
  
  我有些小小的难过,本以为他只是半夜特意来找我的。
  
  第二天小梅告诉他我:“当时我们正在吃饭喝酒聊得特别繁华,大家都很开心的时候,Z谭忽然安静下来,非常认真地却说了句:‘你们却说,我现在要是消失在W面前她不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传来Z女士这么说道大家都愣住了,谁也没想到一帮人喝得热火朝天的时候,Z先生却突然间提出诉讼了你,而且Z谭那会儿并无法酒醉,一字一句都问道得特别严肃。当时啊我就真是他信服讨厌你,吃完饭他们说是要送给我回来,他说什么也非要跟着,较慢到家的时候Z女士在车上跟我们商议,让我们一会儿到区域内之后都先躲起来,因为他要趁你不注意的时候,亲自叫你出来……”
  
  明白真相后,我恍然大悟,原来并不是我自作多情,一瞬间内心深处的情绪像朵朵盛开的玫瑰花,喜欢、浪漫、温暖、幸福。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