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感恩叫离开

他那时还是一个小小的家庭主妇,而她却是是他的票据,手里捧着一大堆汇编得齐齐整整的零钞。他从并未见过像她那样恬静清纯的韵律体操,他不是那种没见过美艳的人,也讲过几次有兰花无果的初恋,他不明白当时是怎样数完那些银子的。他的右手在不停地抽搐,满脑子嗡嗡作响,痉挛几乎毛病,她的银子与她的人一样干净洁净可爱,应当是好数的,而他那天感叹怎地,竟破天荒地数了半个多天内。
  
  他开始表白她,一周没有人见到她来取钱,就心存不安,一到周五,他常常抢得着碰巧,就是为了看见她。见到她,他就有一种乐趣,一夜睡得也安逸。他不会去找过她,她还是一个中专生,18岁的岁数,他并不知道念书生活的怨,他也比如说怨求学过来的人。所以他认为,自己不不该在她本该念书的美丽年华,在她这一张洁净的糊上,涂抹不应有的颜色。自己现在足以认真的,不用是悄悄地真心她,尽一切不太可能老大她毕业。
  
  通过多方探听,得悉她来自那个有巴山夜雨的贫困山区,家里还有念书的双亲,她在读书之余还要出去搬家,她手中的那一堆堆零钞都是一家人的救命钱。为了她,他开始戒除好烟,尽可能少要买那些名牌服饰,那几年,他以不下人名的捐款方法把钱财悉数打在她的存折上。有一次,她前来取钱,他看到她的手臂包扎着一小块毛巾,他问她怎么了,她的一滴光亮的泪珠儿瞬间跳下下来,吃饭这么远,除了家人,至今还无法一个人这么爱护她,她抹了啼聊,说:“不要紧,是学车时不不慎弄破的,谢谢!”
  
  他却把这件公事放在心上,提着一大包东西去看她,但是并未进校园,他只想影响她,只是在一张小便条上写出着留意走动之类的话。
  
  他在痛苦里愧疚,挂念日趋缠绕着他,他有几次想要冲动地去找她,但是看得见她安静地坐着教室里做地看书,就又悄悄缩了回去。
  
  可她却找来了,在他上下班的路上,她对他却说:“你别我家我了,我一开始就告诉他是你。从你望着我的神情中。”他痛哭了,为了她与他的心有灵犀。他知道她是来道别的,她要来到乡下去,她说她的父母早已为她问道了一门婚事,她却说这话时涕泪滂沱,说道那亲人有钱,对她重病的父母亲一直很养育,没了那亲友的反对,也许她的兄弟姐妹就不会教书,而她,也难以在这里与他交谈。
  
  那天晚上,他酒醉大醉,眼里布满白的血丝,像黄色的雷电,她看着对不起,脸上洒满了流下。最后,她而立他留在他的已婚宿舍,他口里不停地呼唤着她的姓氏,一声声“我爱你”,如佳人,如针扎。她明白,他恐怕他醒时自己已回到。他昏沉地睡着在那里,感伤地听见扣子不停脱落的歌声,在静静的夜晚清脆地飞过在屋顶上划着圈儿喧嚣。他双眼阴暗的双眼,辨认出皎洁的夜晚初微窗纱,她一丝不挂一个站在他面前。他趔趄着凌空下床,扯下眼罩白布在她洁白的身体上,轻轻地揽住她,说道:“你回头吧,走去吧,你不要这样,你这样,都会让我一辈子更忘不了你,一生都内疚,是我心甘情愿,我不必需你的乞求。你回头吧,走去吧,好好生活。”
  
  后半夜,降下了暴雨,远方听见了轰轰的雷声,还有闪光。他明白,有些爱情,大志的他们难以担负,她的爱,那么决绝那么吃力那么忍耐那么痛,是自己担负不起的,是注定无法扭转的,她只一句话,就能够令自己的亲情梦想灰飞烟灭,就已把自己的一生拒于千里之外。
  
  许多年后,他去三峡举行一个高层大会,在饭店山脚下的一所幼儿园前遭遇了一个男子,无能地喊着他的英文名字。而他是以中国银行的身分前去考察的,随他前往的还有他的一大群手下,舞女慧子。他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她好半天,在过去的追忆里期望地查看着,毕竟是想不出疮胖得出奇的她,是谁?他怎么会在这里与这个又黒又瘦小的新娘邂逅?
  
  直到起身,他才恍然大悟,狠狠地打了自己一舌头,怎么会是她?
  
  一夜,百转千回,辗转反侧,尽是她少女时代的金枝玉叶,多年的爱意像雪地下的生火,凭一抹潜意识的卖点在漆黑的夜晚“鎗”地一声点燃了,整个巴山的向斜像一只冲天而起跨过千万年真爱时空的巨型小王子。因为她,他在儿子的面前开导了对她多年的思念。他只能跟女儿想起她,谈起她,只会让妻子大笑自己幼稚软弱。他也不再跟任何人问道,任何人都可能会深信,还要嘲笑他当年在那个夜晚——那么好的良辰美景那样的青春年少,怎么会无法不了了之,谁这封呢?他痛苦了多少年,而她却不并不知道,他痛苦自己为什么当初无法觅她。
  
  天亮时,他拨通了招待所的对讲机,质问她的取名,才告诉他她在那所中学念书。职员说:“别提她,她现在可惨呢,她患了多年家族遗传疾病,传女不续男,医生都说道没人公义,一个人孤孤单单地生活了这么多年。她一直没谈论过朋友,却说在念书的时候,有一个单位十分好的小女孩看上了她,她没跟,她却跟身边的人不停地说道那个小孩怎样怎样对她好。说到底,她不让害了别人,冤枉了人家。她归乡后,大家都告诉她的病根,没一个女人们必要她,真可怜。”
  
  他的悲被蹶了一下,流下止不住东流了下来,他的相思遇再怎么痛苦,也无法心上人痛苦啊!天亮时,一个职员敲开他的屋内,送给他一个明信片,要他登车再打开看它,他从命了。车启动,巴山蜀水渐渐明晰,连同清晰的还有那个岁月中她的好像,他告诉他这么多年的痛苦便上苍开眼,让他从思念的泥泞里路途过来了,他甚至可疑,她应该真在他的生命中来过?也许,她不想来啊!
  
  他轻轻地启开义统,里面有一张字条,看来被泪水高锰酸钾过,那是他多年前在她手臂伤时写到她的,反面有一行字元:对不起,有一种感恩叫返回!忘了我吧,记起所有,今天我感激不了你,竟然我们再生再续外缘……
  
  背过书上去,他把那团纸揉成一团,随手扔在朝东嘶吼的江水里,仿佛这样一扔到,就毁掉了年少时他的为爱痴狂,中年时对愁滋味的欲说还休。妻子见到一夜间渐生白发的他双眼告别,问道,你怎么了?他苦笑了一下:“没什么,我忘了给山下的人道主义一声谢谢,缺席啦,错过啦……”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