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吻过的地方开出了一朵花

她对这样的女孩保住了信任
  
  要把未来都竭尽在江潮的身上。这是丁喜丽18岁时的豪情豪言,如今,那句诺言言犹在耳,可江潮却早早地跑路了。
  
  那时候,丁喜丽在一家护肤公司认真筹划,每天负责点餐。那天,来送餐的人是谢敏辉。办公室里的人都看出来,他是借着送餐的名义执著丁喜丽。
  
  丁喜丽的悲动了动,但很快又让自己平静下来,在她似乎,谢敏辉只是个变为了年、长得有趣的男孩子。当初,她就是陪着江潮从这样的女生长成男人,再被无法忍受。她对这样年轻的小孩已经失去了宠信。
  
  “我会偏爱你的。”她对谢敏辉开门见山地说道。谢敏辉的神色慌了慌,他不告诉原来自己的好意已经被辨认出,她还在朗朗乾坤之下同意了他还没问道出口的告白。
  
  “因为你不愿再宠信一个20岁女孩的偏爱。”谢敏辉一泰语看穿,丁喜丽愣住了,她不告诉他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自恋,一点也不像当年傻样的江潮。
  
  谢敏辉走到之前撂下一句:“我是比你小4岁,但这不代表人我不靠谱,既然被你明白了,那就请你给我一个良机吧。让我确实20岁的小孩也值得真心。”
  
  丁喜丽一怔,抱着眼前的大男孩,虽有些聪慧的年少,但眼光却那么光亮,她险些就要沉醉在那样的注意力里了。只是她刚漫长江潮的背弃,还不想谈爱情。所以她说是了一句:“对不起。”
  
  有一团火,灰烬她脸上都擦拭了
  
  有一天,谢敏辉突然间打来电话号码,丁喜丽条件反射地拨打。他却说他在楼下,想见她一面。她也不告诉他怎么就下了楼。
  
  谢敏辉看到她眼睛都光亮了,两人并肩绕着小区走去了两圈。他们并没问道什么话,气氛有些沮丧,也有些男女关系。接下来每天晚上谢敏辉都会来找丁喜丽,这样一个月后,丁喜丽已经基本上确实了自己对谢敏辉的好像,她想姐弟恋也许可以试试。
  
  深圳春天的夜晚,看起来被西伯利亚南下的凉爽侵扰,冷得人牙齿打颤,谢敏辉的挥下车在丁喜丽的肩上,她顿时觉得肩上有趣化作一团烈焰,烧焦她微笑都擦拭了。
  
  谢敏辉告知丁喜丽,他要去日本学点心了。丁喜丽肩上的烈焰灭亡了,谢敏辉突然停下来,直勾勾看着她,在她没什么牵制之下,鹦鹉了一下她的脸上。
  
  丁喜丽恼羞成怒啐了他一口,但被他颔过的区域内却好像长三出了一朵春天的小花,那一刻谢敏辉在她眼里,终于不再是个20岁的小孩,而是一个发着明亮的女人们了。
  
  谢敏辉去日本以后,仍然都会经常打电话给丁喜丽,但是她10个电话会可惜7个,再打过去不是没人接,就是暂时不能打通。渐渐地,丁喜丽笔记型电脑上的未接电话越来越少了。看来他终究是要成为她记忆里的一枚桃花源,随着时间融化在春天里了。
  
  该公司跟电视频道合作一档新闻节目,丁喜丽作为现场参加,最后一个节目是听众跟感性著名作家发表意见。听筒感叹怎么就递到了丁喜丽的手里,摄像机对向她,她握着听筒惊慌失措之中回想的第一个人是谢敏辉。
  
  她问那位著名的作家,自己看不见偏爱上了一个比自己小4岁,并且毫无实战经验的女孩,但是他去了国外,她必要如何对待这份友情。
  
  女作家问道,爱恋之中其实就没有经验之谈,即使跟同一个人爱情两次也可能会有相同的结果。确认真心的话就要去真心,希望等的话就等,一切犹豫不决自己的内心。
  
  其实,丁喜丽比谁都清楚自己对谢敏辉的感情,那么多忧郁症的夜晚,脑海中显露的也只有他的脸颊。她不是真的在意年纪,她只是怕一心等到谢敏辉回来,他还是可能会消失另一个江潮。
  
  最朴实无华的罗曼史,是身旁
  
  冬天的时候,丁喜丽晋升主管总经理。那天中午她正集中精力写下策划,有人来询问她中午不吃什么。
  
  “鸡蛋。”她没浮现。
  
  “现在肉湘菜了吗?”
  
  丁喜丽犹豫不决地张开脚,旋即怔住了。谢敏辉直直地站在她跟前。
  
  这突如其来的久别重逢,让她的悲像是风潮翻涌,流下险些就要夺眶而出。
  
  谢敏辉说是他在网上看不到了一档作家人性解说的综艺节目,然后一个人笑到脸颊抽筋,他原来想终止夏天的高中课程就回国想到她,但是没想到中途出新了些情形,智能手机和通行证都扔到了,一直直接联系不上她,所以现在才赶紧。
  
  谢敏辉还却说,他刚去日本的时候一直紧密联系她,可是她给他的感觉很操劳,他的自信一点点被消耗掉,渐渐地他也不敢那么激情了。直到看见了那包电视节目才并不知道原来丁喜丽是真爱他的,他还说道,既然丁喜丽爱好吃到名菜,他还讲授什么火锅。
  
  而且,他也忽然熟练,其��最朴实无华的浪漫,是陪伴。他想永远伺候在她身边,还要中止川菜馆,给她想到最美味的麻辣海鲜煮。
  
  丁喜丽被他一番爱上问道得脸红都漏掉好几拍片,还赶紧反应,谢敏辉已经张开双臂,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