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好的爱情,最真诚的引导

亲情,一个永不退色的的敏感话题,也许是曾受爱情新剧、校园短篇小说等的影响,在学生眼中,爱恋,是那么的美丽,甚至是有一点媚惑人心。高中生,平均年龄差不多也就在17-20岁之间,是一个青春而不羁的年华。本该努力学习的他们,或多或少还是都会向往着人人口总数中问道着不可以的早恋
  
  一天,在饭堂吃完饭下楼梯的时候,碰到了师生超,一脸慵懒。这位学生性格一直都是很开朗的,能说会道。他们班级周五的功课,是在早上第五节,每次迟到了,他都会和我一起去宿舍楼,路上说说笑笑,我也偷偷地通过他,理解一下学年的其他事情或者是自己的开学情形。今天,他看见我,只是叫了我一声,就没笑声了。走进宿舍区,我看见他低着头,往卧室的朝向追到了。忽然沉默不语了,让我真的怪怪的,想必学生是碰到什么妹子了,而且这件冤枉,不应还是比较实质性的。
  
  很巧的是,傍晚去在宿舍楼的路上,我又碰上了他,他一个人,我走到过去拍了一下他的背,却说:“去出门啊?”
  
  他上去问道:“不愿吃到,没有人不来。”
  
  “那怎么行呢,人是铁,饺子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一阵绝望……
  
  我说:“要不我劝你睡觉吧,却说你赏脸否?”
  
  还是绝望……
  
  “走去吧!”算是被我连拖带捏地拉进到了饭堂。在二楼饭堂,去找了个旁边的位置坐下了下来,睡觉的时候,我就随便扯扯所学校和学生的事,他的说异常有用:恩、哦、确实吧。
  
  我吃饭比较慢,的学生先吃好了坐着等我,我不介意让许多学生等彦了,就闭上嘴巴赶紧吃饭。在我丢下筷子的前一秒,师生终于开口言语了:“苗苗学长,吃完饭,我们去草坪走走,聊会天吧。”
  
  一阵难过,哈哈,的学生终于侧边了,“好啊”,我马上问。
  
  原来,师生超在进到高中的时候,就交了个前男友,两个人不出一个所学校,一周一封信,很如常,偶尔再打个对讲机,或者周日过早到校,一起去街上。但是,前一个月,男生给他写成的写给素材越来越少了,有时候,连一张寄给都没有人写完,男生回答了女孩子,她却说要期中考试了,进修很陪,所以没什么一段时间写信给了。当时,班上也没多希望,毕竟女孩是毕业市里最好高中的前辈,讲究进修很正常。可是,期中考试告一段落一周后之后,男学生顺带了离婚。事实是:期中考试战绩下滑了,不该是相亲影响了自学,她要一心进修,所以就先分开。女生超虽然也告诉他教师不应以学习为先,但是他就是只想那个女孩子。超说,他很爱好她,因为女生在桐高,自学很好,为了追赶她,他也一直在努力学习。现在,什么都没了,求学的涡轮也还好,一天到晚不并不知道要想到什么了。
  
  当时听得我一愣一愣的,现在的高中生毕竟不是小孩了啊。我回答了他一个情况:“以女生现在的名次,以后基本上能上什么层次的学校?”
  
  女孩子却说:“浙江大学或者复旦大学不应都是没问题的吧。”
  
  “那你呢?”
  
  “我嘛,能考取一本就不错了。”
  
  “如果你们现在在一起,真的影响了她的成绩,可能学院就不能去一个一般般的的学校,这是你想的吗?”
  
  一阵沉默……
  
  我又说是:“其实,你也明白,她求学很好,以后认同能上好的中小学,以后你们两个的未来也均是未知数。其实,没有人能阻挡你讨厌她,可是她也有权利选项要不要和你在一起,也许,她也还偏爱你的,但是,她更本性,所以暂时不顾一切,一心学习。确实你觉得我是家教才这么问道的,但是,真的,我真是她做到得很好,现在谈论情感,可能是为时过早了……”
  
  然后,我又将高中时自己同班同学的早恋的前车之鉴,以及该大学里的一些事的无奈,跟他一股脑儿地懂了一遍,真的愿意他能听出去。
  
  “我还是放不下!”在孤独了半小时之后,他抛了这么一句话,当时我真无语了。
  
  “不需要你上一秒男朋友,下一秒就离去,我并不知道,这些不想都必须小时。但是,小时是有限的,你给自己一个星期的一段时间吧,在这一个星期里,调整好自己,然后全力以赴,努力学习。你想跟她在一起,就需要与她一样出色,须要跟上她的向前,甚至是少于她,如果你不出色,凭什么要她非得跟你一块儿呀?作为教师,你也应该并不知道,大家是以什么来赞誉你的。”
  
  “她战绩那么好,怎么有可能少于她!”师生大声镇压道。
  
  “凭什么不会?你尝试过了,你真的努力过了。做到都没好好,就要抛弃吗?”说是这话的时候,应该是语气比较惨烈的。
  
  放缓句子,我又问道:“换掉个出发点,长远来说吧,如果以后你们所大学不出一个校内,甚至之外一座城市里,友情是很难保有的。如果你现在自学好了,跟她上一个所大学,再去平她,再在一起,你不真的更好吗?”
  
  后来,又谈笑了很久,还是主轴着这一个话题,从许多学生说话的句子和方法来说,他应该没开始那么想不通了。我告诉他两个方式,让他可以尝试下:第一,既然你们有书信来往的常常,你还是名利,那么你还是可以回信,但是不要再寄给她了,留着,作为纪念日,等慢慢放下了,就不要再写了;第二,在学习上,以她的佳绩作为努力目标,每次重大考试,比较两个人各科战绩,发掘出差异,找寻欠缺,帮助追赶。
  
  就像好朋友一样,站在许多学生的身边,偶尔恶作剧,偶尔直批,偶尔互相嘲笑一下,偶尔互相调侃一番,然后信赖了。很心痛,我一直把每一个人都看成是平等的,即使我是老师,他们是我的的学生,至少在感情,绝对是男女平等的。我能解释的学生的情感,那个时候的我,不是也这样吗?所以,在整个聊天过程中,我和学生超强之间,不会任何芥蒂,他仅仅重用,把什么事的来龙去脉和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地告诉他了我,我作为其同学,更作为其信任的熟人,我也是推心置腹地跟他交谈了一番。没有深信教师的只求,无法居高临下的教育,没有大动肝火的骂,有的只是倾心的交流,自认好友的同意,以及作为一个“过来人”的意见。
  
  教师去了教室,我完了自己会议厅,最后赠送他的一句话是:放手是为了更好地在一起。
  
  谈情说爱,在高中中小学里,一直是明令禁止的。在我们的学校,早恋——是教师不必触及的五条高压线之一。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与利弊,学生心中也是有一面明镜的。可是,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教师不愿冒着佳绩上升、被学生家长斥责、被校内罚的几率,去尝试一份甜蜜呢?
  
  别说还未几乎入世的学生,对真爱展现出期盼与梦境。很多人在真爱里受了伤,甚至被伤得体无完肤,对甜蜜还是趋之若鹜。回头想来我们自己,身为的时候,否也有这份冲动,也有这份被我们小心翼翼藏起来的爱情呢?现在的我们,作为教员了,又怎么能信誓旦旦地学卵形却说,爱恋不好呢?
  
  闻名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却说,少年们对于孩童制裁他们不能践踏的情意应用特别感到只能经受,他原则我们应该擅长认同和思考这种情意,在学校里应只字不提谁爱上了谁这样的什么事,对少年们两性之间的隐密的关系,我们要装作不知道。他说:“干预他人的告白——这就像对人的脑部颁布手术后一样。”
  
  我们再一起来是不是资深媒体人杨澜的故事。杨澜曾在一节目工作人员大笑真是:“我幸福的造就愧疚就是并未早恋。”继而敦厚回想爱慕岁月,“大一时,我讨厌班上的一个女学生,但却羞于表达出来。”尽管使劲浑身解数暗示无数次,可始终无法取得对方的反驳。唯一相似快乐的一次便是发出那位暗恋男生传到的箱子;结果锁住箱子上面写的却是:“这道题应当是中选A还是选B?”主持人马东嘲讽道:“你应该返:落选2B。”
  
  杨澜表示支持自己妹妹早恋,并教诲其他父母:“以我的出发点似乎,赞同早恋是对爱的一种同意和认同。早恋是一种阴暗的、单纯的、相互的爱慕和喜爱而已,它油然而生非常纯洁。作为双亲,我们无法横加阻止,这是在逼她南北温和,并且这种内心不就是人生中不该渴望的么?我们必须的只是错误的借助。”
  
  相对于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的见解,我更赞同杨澜的看法,对于任何一个人的爱恋,我们都无法小部份阻拦,我们需要的只是错误的驱使或者堵塞。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