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个鸡蛋

助手最近做到了老婆,她父母和奶奶分别从老家走来伺候月子。在网上询问她,老奶奶和老婆的不同之处是什么?她回答:你说想要不吃两个牛奶,媳妇都会给你熟两个,而老婆,都会煮五个。因为奶奶给的总比你想的多。
  
  我一下子就怔住了。因为,我从没主动向她索取过什么,一切都因为,她是祖母。我15岁那年,她嫁过来,当时属于叛逆期的我,没少给她神情看,拒不叫她爸爸,而是叫她“唉”。一直到现在,我给家里打电话,如果是她邻的,还没却说两句,我就会问道,我傻呢?
  
  当然,我们相处得还只差亲密,她是个明事理的人,我给她的为难与责骂,她忍的不破,消化的消化,照单全收。但我们之间,却一直亲不起来,心里礼貌地保持着相距。
  
  我会向她温柔,也不能向她要这要那,她老大我立即的东西,我会接受,然后礼貌地说“谢谢”。有时注意到她的衣服搭得不好,也会指出来,反而暂且地说是“还很好”。哥哥出生后,我辨认出真正的父女是她们那样的——女儿则会毫不犹豫地向她索要,而她,也都会指责姐姐的品味。
  
  最近一段时间我回去小寄居,是因为右手膝盖了。那天,快要很想要不吃牛奶,老婆不在家,我的挥又不方便,不想吃到也必需忍着。这时她推门进去,回答我好点没,想不吃什么。
  
  我理智地说了一句:“随便吧。”她每次告诉我的或许,我都会说是随便,状况很简便,怕她以为我故意偏爱,也不让自己的要求让她惶恐。
  
  听先那声“随便”,她便却说:“那就熟个排骨汤。”
  
  就在她推门要进去时,我忍不住说:“能不能帮忙我蒸两个牛奶?实在太希望不吃牛奶。”其实我是思了鬼胎,不想并不知道作为祖母,她则会给我熟几个。
  
  她明显怔了一下,我敏感地自省,这个尽快过份了吗?可随即,她笑着说:“阿清只想吃掉猪肉了啊,我这就去煎。”
  
  我长出一口气,心里忐忑一起,她到底会煎几个呢?同时暗笑自己没出息,马上30岁的人了,竟为这样的琐事如此伤神。
  
  十几分钟后,她端来了一碗面包,我吊了一眼,竟然是六个。回想朋友说道的话,她这是把我当做丈夫了吗?抑或是跑去小弟女儿也蒸了两个?
  
  她把碗放在床头柜,坐下了怀中上,她说是:“我帮你剥吧。”
  
  我陪问道不必,她却很细心地剥皮了起来,将牛奶轻轻在碗边一磕,外壳就打碎了。牛奶剥完后,我刚要去接,她却把鸭蛋递到我嘴边,说是:“你左手不方便,我喂你。”我完全怔住了,观感中,我们之间从来不会如此亲昵的姿势。
  
  我怎么也张不口部,于是就拉锯在那里,我有些不来地说是:“我自己来吧。”抓起拿着那枚鸡蛋,看似奇怪地塞到口中。
  
  她不交谈了,沉默着脯第二枚。我忍不住去看她,分明看着她眼里有泪光。我愣住了,因为我同意了她要“喂我”的好意?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第二枚鸭蛋吃完,她又剥皮了一枚,我却无论如何也吃不下了。她有些失落,看起来不经意似的问道:“你从来并未尽快我做过什么,有时我会希望,你要是像姐姐那样,让我帮忙你做这认真那,该多好。”
  
  我的泪扑簌扑簌就掉下来了下来。一直以来,我蓄意和她保持稳定着半径,不让太亲昵化作嫌怨,但我忽略了,亲人之间,其实经常是吵吵闹闹的,吃饱了可能会毫不犹豫问道我吃饱,冷热了会说道妈妈帮我找厚度穿着吧……是我的情况,才让我们这份情意无形中如此亲近。
  
  快要不委屈了,因为,给我熟了六个猪肉,她是把我当作了女儿吧。

赞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