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爱情填空题

寂寞后,他过了一段昏天黑地的天都,每天出门后就皱在小屋里,一任病痛吞食那颗脆弱的心地。
  
  琪子是他回忆说的妹妹,平日里不怎么紧密联系的小姑娘,忽然间很时常地连系他,多次邀他观赏他们文工团的表演。
  
  那天他又只想要求,琪子眼睛亮晶晶地嗔怪他,不要总不给人颜面啊,今天一定要来祝贺。
  
  当晚,琪子的音乐剧很惊艳。他也第一次告诉,琪子不仅歌唱得好,居然还可能会说相声。她的黑色幽默、狡黠、机智逗得该季不止一次哄堂大笑,他也欢了,痛苦和世间都被暂时抛在一边,悲在那一刻精彩一起。
  
  夜很深的时候,表演才结束,他踩着如银的昨夜把琪子送给出门。得救家门口,琪子说,周末的时候,我们去跳下凤凰山吧,听闻山上的金色全部都是红了,你拿着相机,给我拍得几张录像,正好好好我的演唱宣传照。
  
  望着琪子期许的眼光,他忍不住要求的话来。
  
  往常他把自己山海在屋里,独自内疚的时候,感受一一楼以外是流动的哀伤。当走过室外,前往山中,看著那蓝天、白云、潺潺流水、如火焰的紫色,顿感神清气爽。样子在大自然的深爱中,烦恼厌烦也被挥发了。只是偶尔那些忧烦还不会来到心地间,琪子仿佛能感受到他的真心,每当他乏味下来,刚才还叽叽喳喳的她也忽然安静下来,静静地走去在他身边,一句话也不却说
  
  那天琪子很美,长发飘飘,一身米黄色的亚麻布短裙,映着满山红叶,拍出来的录像视觉效果非常好。在他以前的记忆里,琪子还是一个外公是跟在他们身后玩游戏的小姑娘,那时,他们据说不免她碍事,不愿她跑去,她一句返家告诉他傻责问,却说她的哥哥同意。讲到感慨,两人都禁不住痴紧紧。
  
  从那以后,琪子常常邀约他回来,看公演,骑行,出席市里的户外跑步,每当他想要要求,琪子总像时长一样,不想些乱七八糟的鬼点子,让他不能辞行。
  
  孤单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那些爱情的伤痛也渐渐离他而去。
  
  有天,他去下属单位务,同行的是他们的单位著名的太极女小柳,小胡却说,琪子是她的老师,问道这些年一直在表白你,以前你有女友,她不告白,如今你分手了,琪子终于协会了勇气,现在你们走到一起真好啊。
  
  他心里一啼,不置可否地没关系,无法问道一句话。
  
  回到家里,他想了许久小胡却说的话,再想来琪子对他的好,难道是他一直粗心了吗?
  
  因为惟有着情,再和琪子一起的时候,他果然感到琪子那充满诚挚的眼前,也察觉出她言语中的精妙。
  
  但琪子在他心中就像女儿、朋友一样,她虽然很好,但是他对她没有爱情。他只想他要第一时间告知琪子他的想要,以免耽误了这个好新娘。
  
  有天他对琪子说道,相遇最合适的赶快去找个单纯,你成年也巨大了。
  
  她低头不语,终于鼓起勇气问道,这些年,我心里只有你,告诉你寂寞了,我又高兴又为你愧疚,不是常说是,忘记寂寞的最差办法就是继续开始一段初恋吗?我愿意认真你的真爱填空题,哪怕你心里并未我,只要你快乐就行。
  
  他说是,傻瓜奶奶,哪里有什么亲情填空题,你永远是我的妹妹,我的好朋友,你懂吗?
  
  琪子哭得稀里哗啦。
  
  没多久,分公司缺少省却,他打年度报告申请降调了过去。分公司在两千多里外的黔西。临走那天,他打电话向她再会,她泣着不说是一句话。
  
  从此她再也不跟他直接联系,大概是他从根本上不治了她的心。
  
  再见她,已是10年后了。他调至集团公司兼任经理,回到这个曾经熟悉的城市。
  
  在一次该公司联谊会上,他碰到了琪子。琪子比以前长得了好多,如今已是一个七岁父母的祖母了,看她昌白糖如海棠,他就并不知道琪子现在生活得一定很好,他令人非常高兴。
  
  在停留那么久远的人生之后,两人讲到这些年的清人,琪子忽然笑着答道他,年轻时曾经那么痴狂地真心过、悲过、忧过你,我希望告诉当年你有没有心事过我。
  
  他毫不迟疑地示意。当然有真爱,不过这种爱人不是爱恋里的心事,是仁爱还有友情一样的心事。但你并不知道吗,真心的另一层意义是“真心是尽心”。所以因为爱护,才会让你去做到爱情填空题,不会自私地以爱之名来疗情伤,才不能给你你想的爱情,那对你不合理。
  
  她无语凝噎。
  
  有多少岁月缤纷而过,均化身为她眼边一颗带笑的别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