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不死的爱才最高级

一个读者群询问:“为何我聪明温柔,却把男友给弄没了?”
  
  这是她的第3场恋爱,前�扇文杏炎芩邓�太作,于是只想再婚的她这次再没作过:生病了自己去病房;轮班太晚自己微信回来;女友整天就一个人去看电影;从来都不跟女朋友要礼品……
  
  初恋谈谈了1年多,她说道自己没人给女友找过一点麻烦,“连架都没人怎么吵过。”可情感,就这样无疾而终了。她很苦恼:“这次我又做错了什么吗?”
  
  女孩的“并作”,一直都被女孩所批评,很多女人会因此想到:陌生人不最喜欢作的男生。而实际上,不敢在真爱里“并作”的女人,以及不能接受男人“来作”的女孩,都是因为不够相恋。
  
  “作”,本是上海的方言区,形容女生放纵、高傲、拒绝较高。告白当中的“来作”,其实是对感情表达意见的极端表达。怎么说呢,小并作怡情,声名大噪才伤身。偶尔地“用上”,适量地“并作”,其实是一种罗曼史的索爱形式。
  
  娱乐圈有个知名的“作女”叫伊能静。2014年,45岁的伊能静碰上了小自己10岁的名演员秦昊,两人一见倾心。但是自己的平均年龄、婚史以及父母,让伊能静对这份爱情,不敢心中期盼。但当秦昊跟她告白时,内心早就思开了花的她,却流泪“用上”起来。
  
  她给秦昊放了这样一条电话,“第一,我比你大10岁;第二,我有孩童;第三,我的过去有不小的争辩,你和你的亲人能拒绝接受这些吗?”秦昊挺真诚地问:“不必试试看吗?”伊能静一口拒绝,“我不是东西,不给予试用。”秦昊继续试探:“那吃完个锅,当当朋友总可以吧。”伊能静仍不放弃,“我只跟我未来的女儿当朋友,其他女人们我不放弃。”
  
  被多次“拒绝”后,秦昊不再爱恋,淑女地道了一声“散文集”,再没动静。那天晚上,伊能静一个人哭了很久。明明收到了自己喜欢的人的表白,却硬生生地把对方给“作没了”。
  
  后来,伊能静讲诉自己“不作”的缘由:太敬重这份感情,又太害怕则会失去,所以才如此错综复杂,为的是只想想到对方是不是跟她一样,有拥抱一辈子的一心。
  
  两天之后,秦昊打电话来电,“我们谈天一聊再婚的事吧,我跟亲友问道过了,他们没法见解。”伊能静听了,又痛哭了一场,不过这次,是笑着扔掉的流下。
  
  “奇葩决不能”肖骁曾却说:“不作,是男人最高级的浪漫爱情。”这话不以外对,因为“来作死去”肯定可能会浪漫爱情过头,但一点都不“用上”,情意不会沦为一潭死水,恋情是必定的故事情节。不懂如何“作”、最大限度“来作”的女人,更懂得如何大胆地表示自己,为感情保鲜。
  
  不添麻烦的爱情,不能称做真爱。就像那位听众说,病重了也自己一个人去该医院,不吵不闹。在你最需要女友的时候,他都不乐意浮现,你还不吵不闹,那你干吗要妳?我们必须萌芽的亲情,但我们不会让对方感受差不多你能够他。
  
  大家眼中的“作女”伊能静,其实称许真爱的保鲜之道。为了秦昊,她45岁年老冒死嫁给了妹妹小粒状。综艺节目里,她一个人带着小婴孩两头跑,还能在小孩奶奶到家前等待一份佳肴,和婆婆奶奶相处亲密。
  
  但文武淑德的她,从没中断过“来作”。有一次在大街上,她和秦昊吵了架。为了执意愤怒的秦昊走掉,她恼羞成怒跪下将自己鞋子上的绳子与秦昊的鞋带绑上在一起。她赌气似的知道秦昊,“如果你不怕我当场扑街,就走吧。”抱着耍赖的妈妈,秦昊哭笑不得,只好一把把她背著在怀里,两个人瞬间和好。秦昊也承认:“老婆爱作也是因为爱人我、介意我,其实陌生人也热情被占有。”
  
  “并作”,其实更类似于内心的调剂品,它会让感情多了一丝浪漫爱情和景致,让我们的绯闻发展史更加滋味悠长。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