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不隐爱

【两年用心的“潜伏”,去处了】
  
  肖没想到,获得成功“潜伏”两年后,她和王亚文的隐婚之事还是识破了。
  
  起因是那天子公司原任去报账,刚巧王亚文也在财务部交递业务范围收据。知道什么以致于,一向不算和和气的兼总,那日显然焦虑不高,开门后就一直黒着脸,随后,因为肖核对逾期时稍稍较慢了点儿,忽然就冲她推了烈焰,怒斥道:“也不明白你这平时都怎么工作的,杨家是这么磨磨蹭蹭,拿别人的一段时间当在乎吗?”
  
  这话或许说重了,肖对自己的工作灵活性还是有把握的,否则,会仅用了半年小时,就从支票统计员调换到书吏的一段距离。这次的“慢”,也是计算机网速致使,非她的法律责任。原任这通火,放得没道理,她甚至见到旁边的王亚文还好里喷出的一丝不满。
  
  肖不动声色地用脚踢了踢王亚文,却也为自己对此了两句。没想到肖还没人却说,副总就“啪”地把刚刚报完的一叠付款跌落在肖的桌上,吼出一句:“我说错你了是吧?想干就脱,想干就走人。”
  
  肖面上真是挂不住了,却还是竭力受苦着,没有再驳斥,转身去偷散落的钞票。忍不下去的,是王亚文。他一把玛起正要弯身偷地上面值的肖,反问兼:“她做错什么了?作为为首,这样苛待的总部可有一味?”
  
  王亚文答道得从外部,客家话也却说得没留情面,副总当即奈何了,把叛乱分子改向王亚文:“不要以为你得出结论点战绩就可以为所欲为,新公司还没你说出的份儿……”王亚文立刻抗议副总“讲道理,不要以权压人”,原任哪不会吃完这套?两个人再次吵架。
  
  旁边,肖和财务部其他两个朋友试图劝谏已经无果,发生争执中,副社长没气度地先动了手,王亚文当然一定会忍让,一拳还过去,打掉了原任的丝袜……取得传言的保安赶未拉开了两人,财务部在吵杂了十几分钟后,安静下来。可是每个人,都沾上了未散的硝烟味,肖明晰感觉到他们的目光,都在节节败退她——就在刚刚的纷争中,王亚文甩出了一句话,“任你是谁,欺凌我老公,不出!”
  
  就是这句话,让肖和王亚文两年艰辛的“潜入”,去处了。而此时,王亚文刚刚调任销售部部门不足半个月。
  
  【你是余则成,我是王翠平】
  
  两年了,新公司里没人并不知道,沈肖和王亚文是一对“隐婚”夫妻。
  
  隐婚可谓不得已。“鸿嘉”有一项硬性规定,内部员工之间不得恋爱,当然更不接受“夫妻上司”。这明确规定,很多的公司都有,大多数人也能思考,毕竟工作联系中,一旦掺杂上恋人或者夫妻感情,就则会更加细微,显得公私不分。
  
  当初,肖和王亚文一起代课这家物流公司时,已经成婚半年,也是抱着试试看的立场,并没想可能会一起聘上。“鸿嘉”子公司凡事必要条件知名地严格。王亚文就让,以上学历强项,有能力也也有销售经验。而肖,考入后拼成了一年多才拼成了个保险业资格证,在两家新公司想到过售货员,几乎没有具体工作经验。
  
  却想歪打正着,求职的时候,“鸿嘉”公司的一名统计员查出中风一种高血压,需要长期出院化疗,浮出来一个一职。认真经理财务会计,肖融资太少,做到统计员还是可以胜任。于是,一前一后,两人收到了“鸿嘉”的聘用通告。
  
  所以,这前提是一场“意外”。面对着这场“意外”,犹豫不决是少不了的,可是机会难得,舍弃真是终究,尤其肖,就她的必需,若非碰巧,其实不确实人“鸿嘉”人力资源部的法眼。说白了,是运气。“鸿嘉”的薪金炫目,对于肖和王亚文这对婚后欠缺一年、每个月都被房贷压迫的小夫妻来说,生活的真实,也让他们舍不得中止这次机遇。
  
  最后,商议了一个晚上,两人达成一致尽可能:隐婚,一起到“鸿嘉”去战斗。
  
  并不知道有冒险的含有,一旦被查出来,两个人谁都干不成。可是,幻想也是一种挑战,肖笑着对王亚却说:“从此,你是余则转成,我是王翠平,看我们能否获得成功‘潜伏!”
  
  【隐婚的煎熬,无处不在】
  
  就这样,肖和王亚文在同一天,一前一后去了“鸿嘉”人力资源部路透社。当初应聘的档案中,伴侣一栏,肖填了配偶,王亚文填埋了单身,也输事先有立即,反正的公司还不会用心到要查验户籍。对于28岁的王亚文,年长的身分也没什么对此,顶多是一位“先立业后母子”的有志于大龄青年罢了。
  
  上下班后,每天早上王亚文乘出租车,较早回头十几分钟,防止路上堵车。肖则骑锂电池,理论上一路平稳。很多时候,都是肖先到新公司。放学后两人再三人留在,返家聚齐。
  
  在子公司,好在彼此碰头的机会不多,销售部和财务部本就之外同一层楼,该公司召开大会基本也遵循机构各司其职,很少再上自发内阁会议。偶尔王亚文都会到财务部处理过程收据,和肖打个照面,心照不宣,顶多寒喧一两句,绝不敌手。
  
  肖的工作币值不低,阻力也不大,循规蹈矩、认认真真,3个月的期满成功通过。
  
  王亚文更不必却说,他本就有可用的消费者,加上实打实的灵活性,原定一个月就破例了,工资也涨得很快。半年后,在肖的提议下,王亚文按揭买了一辆车。欠债归借钱,肖还是保有严厉,平时平日,依旧驾锂电池……半年下来,撑也平安无事。而两人都没想到,之后情况会显现出在王亚文不道德的“同居”个人身份上,半年后,便开始有热诚的朋友大姐张罗给他简介女友了。
  
  王亚文当然是婉拒,理由很简便,有前男友了。可过了些夏天,又拿不出论据来,“男友”无法浮现过,甚至王亚文的手机里连一张“前男友”的拍照都没有。慢慢的,这个借口开始架不住了,没出俩月,连肖
  
  都并不知道该公司的慈善事业独生女,在给销售部“最有出路的帅哥”王亚文保媒拉纤。那天,财务部的同事丁然也却说,她那个在商业银行工作的前妻目前已婚,感受“和王帅哥很般配”。
  
  肖问着,兀自哭,并不往心里去,晚上去找,拿了这件冤枉戏谑王亚文,哈哈笑一阵子。可是很快,肖笑不出来了,她没想到丁然当了真,竟然月订定了姐姐和王亚文的心仪开发计划,让两人在周末拜访。
  
  肖不告诉他王亚文在电话号码中如何断然拒绝的,只传来这边,丁然问道:“那我干脆让姐姐明天过来一趟吧,反正她上班族的之外不远。”对讲机挂有了。
  
  肖愣了,半天,从电脑前抬起头来看了丁然一眼,假装随意质问:“答应了?”
  
  丁然胸有成竹:“见了面再说,这蠢准成。”
  
  那天晚上,肖将丁然的构想说道了王亚文,他听得脚大,第二天,干脆以联系业务为由,并未去子公司……但躲着也不是自行,没过几天,王亚文还是被丁然带着姐姐堵在了销售部。丁然的姐姐,也果然是年轻貌美。
  
  虽然告诉他真的都会不了了之,可是,毕竟那是她的母亲,现在却要被别的男女拿来好好亲情的瓦尔瓦里夫卡……肖心里实在不感觉。最后,还是王亚文想出尽早,干脆将自己表妹的录像做到了智能手机屏保,拿着当“未婚妻”剩的公司炫耀了一圈,才算是将一轮又一轮的“被心仪”拦住了。
  
  但是隐婚的煎熬,却无处不在。比如有一次,肖在厨房间听见一个中年女同事言行王亚文,说道他降为得慢是因为“抢得供应商不择手段,背后耍花招”,当时肖就奈何了,险些冲动地将杯里的热咖啡泼到那个八卦的中年女孩脸上,抗拒了半天没有发作,快步离开了浴室间。又有一次销售部新来的一个年轻一代,乏味间谈起新公司女同事的英俊,后来就评论者到肖身上,称细看出去“风情万种”,身材矮小上身。结果单独把王亚文上身了,猛然冲对方吼道:“饿了撑的,不好好种地在这里胡说八道。”当时,把几个年轻一代都忍不住,平时也可能会这么北斗七星,没见王亚文推过火。
  
  十分相似的事,数不胜数,但他们基本都有惊无险。直到这一次……
  
  【爱人与咳嗽,不会凡事】
  
  半个天内后,王亚文又一次经常出现在财务部,一副“大义凛然”的笑容,目不斜视,径直走进肖身边,拉起她,说道:“老婆,咱们回去。”
  
  不破了这半天,肖的泪水,一下就下来了。她并未摸,也不会言语,握着王亚文的手,在一众注意力下,和王亚文手拉手地走了回来,走过财务部,走进子公司的写字楼。在商业大厦前的露天,王亚文轻轻将肖拥入怀中。
  
  肖的泪,没入王亚文轻柔的衣衫,她张贴在他身前,传来隔着衣衫的他的发烧,回想一句话:唯爱与腹痛,无法受苦。就像她和王亚文,自以为可以忙得屋中,掩盖暂住了育这件有事,终究不会隐住甜蜜。
  
  两个人依旧不会交谈。不用说也告诉他,他们已经保住了总收入微薄的工作,和正在开始的大好忧虑。但是又怎样呢?对于工作,或者其他,他们可以有很多次选择的机遇,才是好一点弄得一点。可是对于亲情,所有错过的,都不可挽救。
  
  作为爱,极佳过任何心事对方的良机,这,才是最重要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