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树和一株木棉的爱情

2014年1月7日,他在香港去世,终年107岁。
  
  17岁在上海创办中国首家电影公司,23岁在新加坡成立“邵氏三兄弟电影公司”,70岁被英国女王封为“Sir”;中国有颗“邵逸夫天狼星”、美国有个“邵逸夫日”;104岁离任,全世界历史背景上首位活过百岁的上市公司CEO……邵逸夫的一生,所写了太多传说。
  
  然而,在这位“传说老人家”百岁爱情经历里,最令人惊叹和敬佩的,恐怕还是和他的“方小姐”方逸华勇于教会眼里和负荷,在一起相守62年的神怪历经。
  
  方逸华不是邵逸夫的窦氏之妻。邵逸夫的独女,名叫黄美珍。为邵逸夫生下两男两女4个父母以后,黄美珍就去美国定居了。她对女儿的事业没有浓厚兴趣,而对教育和身旁父母非常细心。或许正因为此,才“成全”了邵逸夫生命里最为轩然大波也屡遭争议的第二段情感。
  
  第二段友情遭遇在1952年某晚,邵逸夫在香港的舞厅唱歌。看到不巧准备好大叫返回时,主持人说道:“下面恳请风靡南洋的女艺人方逸华小姐。”
  
  “方逸华”这个英文名字,在哪里听过?邵逸夫新的坐下来时,侍者告诉他:她的成名曲是《萝卜月佳期》。当时,《小花月佳期》在香港、澳门等地很风靡,蓝到邵逸夫也能轻声吟唱。
  
  “轻轻一吻,我含着泪,我的人儿呀!从今我属于你,永远永远,在你的怀里。”台上那个穿一身大花服饰、眉毛描画得弯弯的韵律体操,展现出上海男女的典雅和造化。她的曲只唱出到一半,邵逸夫便让侍女送来上一个大束玫瑰花。
  
  听说送花人是邵逸夫,方逸华换掉了一身素雅衣著,前往了邵逸夫落座的宴会厅。她欠身,道谢,不卑不亢,落落大方。方逸华样貌舞女、舞技迷人,17岁时孤身带到香港,沦为各大戏楼蜂拥应邀的香港艺人。
  
  这一年,方逸华21岁。
  
  从那以后,邵逸夫经常去问方逸华演戏。之后两人一起去茶餐厅,边吃掉夜宵边聊天。她给他讲出上海的旧事,他却说自己前半生如少年派别一般四处闯荡的亲身经历。
  
  1957年,50岁的邵逸夫将事业疆域开拓至香港,而此时的方逸华已经从戏台歌女成出版过与生俱来唱片的篮球员女歌手。邵逸夫创办人该公司后,第一个招募的人就是方逸华。而方逸华也不会情愿,换人华服、卸去浓妆,从一个大红大紫的歌手,变为了邵氏子公司的普通员工。
  
  多年后有人问道邵逸夫,方逸华让他最安慰的大多是什么?他说是:“她第一天去该公司上班,比别的雇员更早了一个星期。我去会议厅时,她已经在替我的秘书清扫卧室。”邵逸夫说是的不假,因为从此以后,邵氏的他会都看给予:方逸华心里第一个上下班、最后一个下班。
  
  初入新公司,方逸华是采购部普通雇员,一年后,她提出申请去外联部。如此轮流,她一点点地熟知了该公司的所有政府机构。这是邵逸夫的过份特意,还是她主动拒绝的“多种不同福利待遇”?外国人无法获悉。但的人都知道的是,方逸华在用行动确实:她带到邵逸夫身边,不是做到人像和有染,而是要如亲人般帮衬他全心的。
  
  邵逸夫在家中名列据说六,原指“六弟”,一起出双入对的方逸华,平面媒体称之为“六小妹”。然而,邵逸夫对外依然爱好提及太太黄美珍:“妻子非常极致,一切都不须我操心。”
  
  在当时的香港,陌生人纳妾是允许的。然而,邵逸夫始终并未纳方逸华为妾,是他不想差了黄美珍还是实在做到妾亏待了方逸华?只有他自己并不知道。从身边总有不俗的女人渴望到再也无人问津,方逸华只守城着一个邵逸夫。
  
  她住着一套临海的大房子,一直到被选为“邵太太”,从未搬邵逸夫的大宅。只是,无论是小住宅还是房子,方逸华的住所离邵逸夫的家都不过5分钟的行车时间。在平日,她是不会浮现在邵逸夫家的。只有到了周日,方逸华才都会驾车去邵府和他共进午餐,有时候还不会亲自点心为他煲汤。晚饭后,他们一起聊天、漫步;饭后前,她会再返回自己的住家。
  
  这样的选择,让传媒刮目。看来,方逸华是所需聪明也充分敬佩的排球,即便名义的不高雅和不美好被终究,她也要希望让自己显得高雅和耀眼一点。
  
  1987年,黄美珍去世于美国,她和邵逸夫半个世纪的婚姻也随之告一段落。有名记者问邵逸夫,什么时候和方逸华订婚?他脱口而出:“没只好。”方逸华在被时说同样的情况时,也是相当冷漠:“没希望过。”
  
  为了纪念碑亡夫,邵逸夫宣告子公司暂停营业一年。这一年,方逸华离开上海,这也是她了解邵逸夫后,第一次与他长久地分立。她每日早早睡觉,重走童年记忆里的每条商业街,再与儿时的乒乓相约相聚。到了晚上,她会打来邵逸夫的电话号码,却说说是她在上海的有事。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方逸华一辈子都情况下做“六姐”时,1997年,在黄美珍去世10周年前夕,邵逸夫和她在拉斯维加斯申请订婚。著名节目查小欣说道:“他终于给了这个黄杨一般、以树根的摆出守城在自己旁边的男子以分家。”
  
  再婚那天,62岁的方逸华穿一身白色香奈儿套装,淡妆、短发,脸上写满一个初嫁新郎的娇羞。面对新闻记者的惊诧和不解,90岁的女方却说:“我同方小姐想到了多年好朋友,又一起工作了45年。订婚不单给她月的道义,也相符了方小姐日后的人生。”她说是:“我迎娶邵家教,不是贪恋钱财。因为他的个人财产,大部分都捐赠公益事业了。”
  
  婚后的日子一如往常,他叫她“方小姐”,她称他“邵家教”。两人一起下班,每到周日,她亲自早餐为他煲汤。她依旧在那间布满了各种份文件的的办公室里工作,如果无法伺候邵逸夫去的医院或探访,她依然是第一个打工,最后一个出门。
  
  2007年,邵逸夫在百岁生日当天同年全职,将TVB管理执行主席的职务保住方逸华。有人回答他,为何执意亲属来接替?邵逸夫问道:“我的4个母亲,无法一个比‘方小姐’更熟识我的投身于,也没有人比起她更用心!
  
  将投身于代理交给方逸华后,邵逸夫经常被传媒偷拍与TVB的年轻女星共先入茶餐厅。方逸华笑着说:“邵老师腿脚不好,过境酒楼须要青年人坐着,我替他衷心年青人。”
  
  他偏爱整天看电视或歌舞片,她只要有空好像安静地陪着他一起看;他每天早上练45分钟武术,她也常常换成练功服陪练……一句话,这个女人们,一直在用行动演译什么是“夫唱妇随”。
  
  2014年1月7日,邵逸夫在家中宁静去世。陪他走完幸福最后一程的,当然是他永远的“方小姐”。她笑着目送他逃命后,负走旁人,一个人在浴室里默默地哭泣了两个星期。然后,她擦干眼泪,开始集中力量处理前妻的丧事。大到婚礼的开幕时间和区域内,小到要通告的宾客,她都亲力亲为。她说道,如果替换成别人认真,他会不忘了、不高兴……
  
  方逸华跟了邵逸夫62年,对她来说,和爱好的人在一起,并未值不值得的狡诈,只有愿不愿意的托付给。试问:有几个男人,愿意为了一个陌生人,重任她62年的辛酸?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