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嫁后,他卖房来找我

他舍不得女儿送回国外
  
  我没想到余春海不会从淄博一路杀到安徽徐州,只为了逼我和谢勇恋情。他白着脸颊,两站在新公司楼下,问道:“你现在就去辞去,不然我上去找你领袖。”我没有人,只好跟积极支持病假,随身携带余春海去了旅馆。我忍无可忍走去在前面,余春海跟在身后。
  
  那是2014年夏天,我完成学业,有意和前女友谢勇返回徐州。余春海一大声我不回去淄博,单独就在对讲机里推了红人:“我都已经大哥你安排好了工作,你必须给我赶紧。”我气得悬挂了电邮。
  
  我和谢勇是所大学老师,确认他是皇孙。谢勇家在安庆,而我是家里的独女,余春海只想把我送回淄博。所以,这终究是一场战争。
  
  其实计划回到蚌埠,不仅是因为谢勇,还因为我的专业在蚌埠比在淄博更有出路。但余春海就是不同意,没前提,我只好跟他完了淄博。
  
  完淄博后,我颗粒上哭余春海的,暗地里却寻思着偷家里的户口本,准备好去民政局偷偷把证给分领了。2014年8月10号,我偷到户口本,跑去安庆,和谢勇把证给分领了。然后带着谢勇回去淄博,跟余春海说道:“爸爸,问你认为我,这个女人会给我幸福。”谢勇跪在地上问道:“妈妈,我会一辈子对她好的。”余春海愣了半天后,给了我一个辱骂。
  
  我和女儿都傻了眼。从小到大,余春海从来都没打过我。我大哭着问道:“傻,我断定再也不会碰到比谢勇更适于我的人了。缺席他,会是我这辈子仅次于的愧疚。”我说得那样忠诚。那种表情,终于让余春海没再拖着我回去安庆。
  
  他放弃了妹妹远走
  
  我出嫁那天,余春海酒醉了嚎啕大哭。那是我第一次看余春海哭成那样。谢勇在旁边也白了眼窝,他说是:“爸,劝您认为我。”余春海没搭理他,在他眼里,谢勇是抢走了他宝贝女儿的家伙。
  
  婚后第一年,我留在了合肥过年。除夕给家里打电话,余春海不敢邻。告诉他只有双亲两人过年,我的心里说不出的伤心,忍不住在微信上问道:傻,仔,我好想你们啊。
  
  余春海的电话立马打过来,他在对讲机里大骂:“让你不要去那么近,你为什么不问我的?别想家了,过完年早点去找。”刚才,他就“啪”的一声插了电话号码。
  
  后来母亲说道,余春海在挂完电邮后,哭得从来不。在我的��忆里,余春海很少掉泪,可是自从我嫁,他就衰了。
  
  2016年,我怀孕。但妊娠初期不太勉强,药剂师说有流产征兆。我很着急,打电话给母亲,大哭着却说,怎么办,我出血了。可能会不会有事?
  
  母亲当天晚上就再次出现在合肥,余春海黒着脸上跟在身后。余春海在合肥待了一个月。这一个月,他变着法的给我好好新鲜的。一个月后,余春海回去了淄博,拔祖母在安庆抚养我。
  
  他去找那天,谢勇送去他。在路上,谢勇说道:“爸,谢谢你。谢谢你把女儿许配我。”余春海别过书上去,无法交谈。但大概从我有了孩子开始,余春海慢慢拒绝接受了谢勇,也接受了儿子的同往。
  
  有你在的人口众多就是家
  
  有天出门时,女儿突然回答谢勇,这周边房子大概什么定价?我笑着却说:“土地公,你怎么突然间关怀起物价了?”父母问道:“没事,我就是就行了。”
  
  实际上,那时余春海正在方案着来徐州积蓄,他希望离我近一点。我告诉他这件事的时候,余春海已经买了了他和父亲寄居了近30年的家,准备好拔根而起,移居在有我的城市。
  
  我有一点生气,在电话号码里朝余春海嚷:“这么大的事情,你就只能跟我答应下吗?你要是想为合肥,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不就行了,何必要把那边的小屋卖给?”余春海孤独了一会才缓缓地说道:“那始终是你和谢勇的家,我只想让你在芜湖除了童养媳,还有娘家。这样你随时随地都可以出门。”我哭着,泪水哗啦啦地往下掉。
  
  孙女出生时,余春海已经拿回合肥房子的保险箱。从我家到余春海家,骑车足足10分钟。他用这样的形式,让我在蚌埠有了结婚后。
  
  只是,余春海不得不在55岁的年纪,重新考虑到一座新的城市。身边不再是熟知的家人和朋友,出外左拐也不再是那熟悉的商铺。他说是:“说什么,只要你幸福,我和你爷在哪都一样。其实卖房来蚌埠的有事,从明白你喜讯那天开始,我就在构想了。现在好了,我们阿姨团圆了。”我鼻子一酯,忽然很只想美梦成真余春海。
  
  儿时,是他们在哪,我就紧紧跟在身后。但长大后,慢慢就消失了我在哪,他们就在哪。我住在的城市,也就变成了他们的家。
  
  好在,和谢勇订婚的这些年,谢勇无法让我不快,也没让余春海满意。他对我好,对孩子好,也对我母亲好。我相符这场赌局,我赌赢了。远嫁的我,很美好,而关于未来,也要这样一直真爱下去吧。因为决心美好,让家人放心,是我和谢勇的誓约。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