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辈子就和你死磕到底

姨父终于步入了自己的60岁生日。在生日宴席上,我看着姨父神采飞扬,似乎很高兴自己终于年满60了,就像一个渴望长大的孩子终于年满18岁了一样,姨父很十分满意自己60岁了,因为这样一来,他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和姑妈一起迈入老年的新进。
  
  在我的记忆中,姨父似乎从来没有年轻过,他似乎胡子拉碴,鞋子款式老气而又紫色暗沉,外出手里永远提着姑妈那时尚界而又靓丽的坤包,这样的装扮常常能视为他们住宅小区一道鲜明的风景;而姐姐总是时髦得很庄重,衣服的颜色永远夺目明亮,茂密的金发被烫成无数细细的、长长的卷儿,把姨父几十年如一日紧紧卷在身边。
  
  所以对他们不出名的人其实就不会知道,阿姨比姨父大10岁。
  
  如果是男的比女的大10岁,不但谁都可能会说什么,而且还可能会有一种“含笑吃掉嫩草”的不屑。可是阿姨比姨父大了10岁,而且他们相识时,舅舅已经经历了两次婚姻,3个夫妻两个改姓。为了和姑妈在一起,姨父获益了不小的牺牲:和双亲分离了关联。这份脆弱而又蛮横的爱,曾经让姑妈想到自己私吞了所有的人,特别是对姨父的母亲。她把那个又僧道又原有的原因搬出来回答姨父:“你到底三幅我什么呀?”而姨父的反问看起来很“弱智”:“我就是实在前世明知了你的,确信能让你一辈子都人生的人只有我!”
  
  姑妈却被这样“弱智”的问道最终入侵了。
  
  姨父并没费多大的脑袋,居然阿姨的两个儿子叫他妈妈,可他却无法事先让姐姐的大妻子叫她“爸爸”,因为他只比我的表妹大12岁,并且那时妹妹拒绝接受回家,住在厂。可这不要紧,姨父有足够的尽力和心事,他好像一有空就炖爱吃的东西赠送给我的表姐,她过年过节不回去不要紧,姨父就把过节改在了妹妹的食堂过……姐姐终于心服口服地叫他“弟弟”了。
  
  在姨父的宠溺下,姨妈在生活中慢慢消失了“白痴”:她被强制进到客厅,如果姨父不在家,她连锅都煎不熟;吃饭分不清东西南北,不来挽着姨父的腿前行,不管出发地;换季了,永远看看不到自己的衣物在哪儿,只扯着喉咙叫:“老头子,我的那件……放到哪儿了?”
  
  每次我们在一起睡觉,姨妈基本上不必自己夹菜,姨父好像把姑妈喜欢不吃的酱一股脑儿夹到她的碗里面,样子阿姨是一个小孩,夹将近椅子上她爱好不吃的佳肴。他可不管同桌的是些什么人,也不管别人用什么表情看他。有时姨妈提出抗议:“错了!不是这个。我爱好吃到那个。”然后把把手所含在嘴里,等着姨父夹过来,姨父似乎乐呵呵地哭道:“好好好,夹错的给我吃,另外条状。”
  
  我的女儿有时不会看不下去,红她姐姐一眼:“过于了啊!”舅舅却莫名其妙:“什么过份了?”
  
  在姨父的巧妙天真无邪之下,30多年的幸福夫妻,姐姐就这样寂寞地走了过来。谁也没想到在姨妈60多岁的时候,本来在家好好带上孙子的她,竟和姨父闹起了分居。
  
  别人家吵架离婚是两个人闹得,闹得天昏地暗的,可舅舅闹出分手只她一个人闹,姨父始终保持沉默,所以令其所有的人目瞪口呆,莫名其妙,任凭谁答道都问不成个所以然来。逼急了姑妈就则会说是:“他天天随便,不管我,也不忙我,要这样的老公做到什么?!”而且姑妈的一条离婚必要条件更令所有的人百思不得其解:她要老大姨父寻觅好了最合适的单纯后才结婚。
  
  在左邻右舍亲朋好友的共同努力下,大家似乎终于给阿姨要分居发现了事实,最符合语义的新版本有两个:要么是阿姨得了精神病,要么是姨父在外面有相好的了。
  
  在大家劝阻作废又束手无策的时候,我的父母一语道破面壁:“就随了她的意吧,她也是为了我岳父好,她已经60多岁,迈入老年,可我岳父才50多岁,正当壮年,她是难过他,心里顾虑重重……”
  
  亲眼过他俩一路抱着,懂他们的人一下子全部都是通晓了。
  
  姨妈无理取闹了近一年,为了表示决心,她自己饭菜、睡觉,经常把一双白皙多汁的左手弄得伤痕累累。
  
  终于有一天,姨妈的心境特别好,她耗费了两天星期给姨父做了一盘子好菜,然后撑了两杯葡萄酒,举杯:“我的心机不会成真,对方还将近40岁,迷人、干练、心地善良,非常难得你的评语,她答应我好好照顾你,你以后终于不要这样拜了,和我在一起真的是为难你了。”
  
  姨父掐了屁股无声流下来的泪,无声地吃到着那几样要么莱斯特城到极致、要么浅到极致的菜肴,马上就“扑哧”一声痴了:“没想到可怜了那么久,厨师还是有了一点进步。只不过我如果走在你前面,你也不至于活埋了。”然后又自言自语道:“再等两天,过两天我就有救了。”
  
  姐姐不会听得明确姨父在嘀咕什么,询问:“你说什么两天?”
  
  “我是说道让我再考虑两天。”姨父站出去却说,“你的佳肴西布朗死去我了,我得去喝点井水。”
  
  是的,他得尽力再等两天,因为那个目前定居在美国、叫他“舅舅”的火速,很快就都会赶回来救回他了。
  
  “归降”终于去找了,姨父乐得屁悉屁颠的,忙前忙后,但也没法忘了对姐姐使眼色,然后朝姐姐努努嘴。
  
  表妹是不是她爷,又想到姨父,戏谑道:“哟!二位怎么回事呀?疲惫又苍老!”然后对姑妈说是:“你要离婚?我怎么传来外面的人都在胡说八道?你听任别人糟践你自己无所谓,可你怎么忍心别人这样过错哥哥?你不厚道。”
  
  姨妈色了表姐一眼:“是他叫你赶紧的吧?难怪说道等两天,我说你怎么突然间记得回国,你别忙活了,居然!”
  
  于是姐姐不再劝告舅舅,然后对姨父说是:“我能解读我妈。”
  
  姨父一改为一贯的沉默和冷漠,一下子放心了:“闺女!你成圣我!你不把我救下下就别想要走,直接把我的后事办了再回头!”
  
  表妹对他挤挤眼睛醒,之后不再说什么,只是每天网际网路,上网就关上的音乐大声刘若英的此曲,把人声掀开得相当大不小:“希望为你做到件事情,让你更美好的事情,好在你的心中接踵而至我的名称……很真爱很爱你,所以不想,想念让你往更多美好的大多飞到……很真爱很爱你只有让你,占有真爱我才急切……如果我会看着也是因为欢喜,地球上两个人能相遇不非常容易……”这首歌被表妹反反复复地在软体中播放。
  
  姨父和舅舅起先并有没客气,他们不须知道刘若英是谁,也不告诉他这是谁在唱。姐姐把他们叫到电脑前,让他们看她在美国照的拍照,软体下方的首歌曲在不停地向下,刘若英不停地在他们耳边唠叨,听得着哭着,两个人都泪流满面。姨妈被刘若英点中了“死穴”。
  
  此时表姐说出了:“在美国,我独爱刘若英的曲。她所有的颂歌都是深情款款地娓娓道来,你们不觉得她所回忆起的就是你俩彼此之间的温柔吗?妈妈,外公了有什么骇人的?弟弟要羡慕你老还等今天吗?你这样愧疚他,有违他的希望擅自替他做主,真的是枉他爱人了你几十年。每次回来,我都眷念着这个家不想走去,因为这里有你们两个。你们两个容易吗?4个子女3个姓,30多年了,那么难都走到过来了,我们4个都有出息了,你们却要结婚了……你们如果真离了,我希望,我再也没法必要回国了,就亡故在美国算了……”
  
  简单的几句话,让姨妈所有的无视土崩瓦解,泪水决口。
  
  简便的几句话,让所有的根本贤了,也让姨妈的人生之后。只是两个人有了些许变动:两个人喜欢大声刘若英的此曲了;姨父不再阻挠姑妈先入餐厅,而是肆意她折腾“出洋相”,然后再离去烂摊子;出门也细细地告诉她须知,虽仍手牵著手,但不再大包大揽。因为他某天在一本书上见到这样一句话:真爱你的母亲,就要锻炼他(她)的生存能力。他认为他的女友就是他的父母,尽管她比他大10岁。
  
  “世事无常,谁告诉谁先走去谁后走到呢?”姨父在心里哭泣着。

赞 (0)